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11 chapter1  

2011-05-06 12:59:2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话 连线之国

第一话“连线之国”
—Stand Alone—


  一辆摩托车(注:两轮的车子,尤其是指不在天空飞行的交通工具)正奔驰在冬季的道路上。
  那是一片寸草不生,有好几座棕色岩山峰峰相连的大地。那条道路仿佛是缝补各个岩山之间的空隙似的,一路蜿蜒而下,一直连接到远方。
  摩托车在结冻的硬土上前进。后轮两侧挂着箱子,上面摆着包包,而包包上面还绑着睡袋和装了水及燃料的铁罐。
  天空是清澈的蓝色,圆滚滚的太阳在北方略低的位置发出微弱的光芒。时间已经过了中午,而且渐渐接近傍晚。弥漫在这个世界的空气说有多干冷就有多干冷。
  “好冷哦……”
  摩托车骑士穿着上下两件式的厚质料绿色御寒衣,置于腹部位置的左轮式掌中说服者(注:Peasuader=说服者,是枪械。在此指的是手枪)则插在枪套里。
  那人戴着附有毛里,能罩住头部与耳朵的御寒帽,眼睛戴着一片式黄色镜片防风镜,脸上还缠了好几圈的布,因此根本看不到表情。此时只有微微的光线照着摩托车与骑士的右侧。
  “气温从白天开始就骤降了哟,需要告诉你现在的气温吗?奇诺。”
  摩托车询问着骑士。
  “不,不用了。那只会让我觉得更冷而已。”
  叫做奇诺的骑士立刻回答,隔着布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倒是差不多快抵达‘目的地’了吧……还没看见吗?连汉密斯也还没看到?”
  奇诺边说边放慢速度,骑过有点角度的弯道时,后轮稍微打滑还扬起沙尘。
  过了弯之后——
  “还没看见呢!”
  正如叫做汉密斯的摩托车所说的,在漫长的直线前方,只有一模一样的弯道而已。奇诺再次加油门。
  “我们接下去要去的国家——”
  汉密斯停顿了一下。
  “不,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好像已经称不上是“国家”了吧?”
  然后又把话说完。
  “正确来说应该是‘国家遗址’吧。只是那么说比较麻烦,因此称之为‘国家’也无所谓——四年前被人民放弃的那个国家,目前已经没有人居住。这些情报都是过去住在那儿的人提供的,所以绝对不会有误。”
  “那些事情我倒是没听说哟,奇诺。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放弃那个国家呢?”
  “喔~我有问过那个人……理由很奇怪。”
  “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那个国家不吉祥’。”
  “什么?”
  “那个国家的人民虽然在那里已经居住了很久了,但某一天来了一名自称是‘旅行占卜师’的中年妇女,于是众人就请她做个占卜。结果她说‘这个国家的建筑物及道路的规划会引起灾噩,最后会导致国民遭遇不幸。总有一天大家都会坠入地底!会下地狱!’”
  “就那样?只为了那个原因?”
  汉密斯相当惊讶地反问,奇诺则点头回应,然后又说:
  “那个人说‘那个国家的人们都很相信占卜师的话,因此非常伤心。后来觉得搬离那个国家比重建还要来得简单迅速,所以就全体各自移居到不同的国家去。因为那个国家的科技水准比其他国家都还要先进,所以人民不管到哪个地方都很爱欢迎,因此结果算是皆大欢喜呢。’”
  “唉——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呢。有那么轻易就断定他人不会不幸的人,也有那么轻易就舍弃自己国家的人,甚至还有不畏寒冬并特地绕远路,就为了看那种国家的人。”
  汉密斯用不知是讶异或佩服的语气说道。
  “这个嘛,你说得没错啦!不过,只要那个人能得到幸福——也就是说‘只要能让我们觉得幸福’,或许那么做就是对的呢!”
  奇诺如此回答。
  紧接着又过了,一个弯道,一座岩山随即从他们身旁被抛到后方。
  然后那个国家的遗址就位于险降坡的下文。
  它就在盆地底部,以石砌的圆形城墙环绕着。那是一个占地广大的国家,一幢幢与大地同样颜色的屋舍,有如精密模型般排列在高耸的城墙里。

 

  “我们要入境了哟!”
  奇诺边说边骑着汉密斯慢慢穿过敞开的城门。这座位于高耸城墙上的大城门,是用一整块岩石雕琢而成,相当壮丽。目前这座城门呈现半开的状态,上面还积了沙尘。
  奇诺骑着汉密斯进入这个被傍晚的夕阳映照的国家里。她直接横驶过城门前的广场,来到大马路之后朝国家的中央之处前进。
  道路两旁栉比鳞次的建筑物都是石砌而成,大约有五层楼高。窗户是有木板钉成的,不过感觉都很牢固。
  奇诺与汉密斯在夕阳余晖中,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慢慢前进。汉密斯的引擎声在建筑物之间回响,接着消失在空中。
  “这里相当美,只不过变成废墟之后,历史的痕迹也随之消失了呢!”
  汉密斯说道。“的确如此。”奇诺也表示同意。马路上没有一点垃圾,干净到好像人们昨天才消失似的。
  “我懂了……是那个的关系。”
  奇诺说着,便把汉密斯停在十字路口前方。只见一辆发出低沉声音的小卡车,正横越十字路口。仔细一看,车轮旁边不仅附有打扫用的刷子,车体后面还轻轻洒着水。驾驶座上并没有人,圆形方向盘正自行慢慢转动着。
  “哎呀!”
  汉密斯略为讶异地说道:
  “奇诺,上面没有人驾驶,后来这个国家相当进步呢!”
  “听说他们留下了足以管理营运国家的系统跟机械,而且电源还是开着的呢!”
  奇诺回答完汉密斯之后继续往前行。
  “为什么?”
  “听说是届时若有人想定居在这里,就可以直接住下来了。”
  “真贴心——啊,灯亮了耶!”
  当汉密斯说话的时候,位于道路两侧,以及立在人行道边缘的街灯一一亮起。灯光像是穿过马路似的一路追过奇诺他们。
    “作为国家的机能还存在着。虽然提供情报的那个人说,如果我想定居大可以住下来——只要不害怕下地狱。”
    “怎么办?都已经到这里来了,奇诺你应该不会害怕‘下地狱’吧?”
    汉密斯戏谑地问道,奇诺回答说:
    “说的也是……住在这好像也不错。只要把汉密斯随意地倒在路旁,清扫车就会把你视为废弃车辆清走呢——”
    “劝你不要那么做,曾经有个伟人说过,‘不珍惜摩托车的人会下地狱’哟!”
    “既然那么可怕,那就算了——今天就先找个适当的休息场所;睡个觉再说。明天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四处逛逛,大后天早上就出发离开吧。”
    奇诺看到路旁有一栋格外豪华的建筑物,于是进屋里查看。那儿似乎是百货公司,在商品所剩无几的宽敞楼层里有间仓库,她把散置在里面的床铺拉出来。
    吃完由携带粮食代替的晚餐之后,依旧穿着御寒衣的奇诺把左轮手枪连同枪套充当枕头,并且在床垫上裹着冬季用的厚睡袋。
    “光是能避开寒冷的风跟地面,感觉就差很多了呢——晚安,汉密斯。”  在空无一人,寂静又寒冷的街道,只有井然有序的街灯绽放光芒。  而上空则是比街道显得多姿多彩的满天繁星,凑热闹的闪闪发亮。
  隔天,奇诺在黎明的时候起床。  今天天气晴朗。在寒冷刺骨的空气中,奇诺只用湿布轻轻擦拭自己的脸,然后反复做着不至于流汗的轻度运动。
    她用固态燃料烧开水,喝了杯加了较多砂糖的热茶。当她轻声地吃着携带粮食的时候,汉密斯也醒来了。
    奇诺感到非常意外。当汉密斯回答她“我偶尔也会早起哟”之后又问:
    “那么奇诺,今天预定的行程是什么?”
    “花一整天观光跟……”
    “观光跟什么?”
    “寻找可以使用的物品。”
    奇诺答道,汉密斯隔了几秒钟问她:
    “那该不会就是你入境的目的?”
    “嗯,那也是其中之一。”
    “该说你是小家子气还是吝啬?不过我也找不到其他适合的形容词就是了。”
    “这些我都不否认。”
    奇诺答道。
    奇诺跟汉密斯把行李堆好,然后就奔驰在空无一人的市区里。
    除了偶尔会跟自动清扫车擦身而过,再来就看不到其他会动的物体。天空中没有一片云,这个寒冷的世界也没有任何生物。
    在国家的中心位置有一处人工湖泊。在冻结成冰的湖面旁边,有一座大型公园,那里有国民在最后留下来的石碑。
    石碑上详细又确实地刻下他们当初舍弃这个国家的理由。但是背后有一段用油漆潦草写下的字:“对不起,我完全无法明了。路过的旅行者笔。”
    接近正午时分,奇诺发现这个国家的北方郊区有一栋不断冒着热气的巨型设施,于是在汉密斯的要求下进去里面参观。
 结果发现那里是发电所,它仰赖原子能的力量持续发电。奇诺甚至擅自使用起气派依旧、至今仍然能使用的浴室。
    “你老毛病又犯啦,奇诺?”
    “你也泡太久了吧,奇诺。”
    “不是已经泡够本了吗,奇诺?”
    “你是不足溺死了啊,奇诺?”
    “再泡下去你会水肿的哟,奇诺?”
    可见她泡了相当久的澡。
    之后发现了粮食的储藏库,于是进去里面一探究竟。里面还保存着国民当初舍弃国家的时候没带走的大量谷物。
    “拿定了!”
    “小偷!”
    奇诺提起重重的一大袋,询问汉密斯要不要载。听到汉密斯回答“如果不介意后轮会爆胎好几次就没关系”,于是她又乖乖放回原位。
    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奇诺发现到开采油矿并精炼成燃料的设施。
    “拿定了!”
    “拿吧!”
    她把放在那儿的燃料倒进汉密斯的油箱跟燃料罐里,而且是能装多少就尽量装。
    傍晚,在除了奇诺与汉密斯以外空无—人的城里开始放起音乐。位于街角的扩音器传出和缓的旋律,外加——两次“夜深了,好孩子快回家吧”的广播。  来到住宅区,奇诺挑了某公寓的一楼当作今晚住宿的地方。她把汉密斯推进杳无人烟的客厅里,接着破坏了好几张蒙汇薄薄‘—层灰尘的椅子当柴火,在没有一丝灰烬的暖炉里升起火来。升好火之后就试着打开走廊上的电源开关,当屋内的灯一亮,暖气装置也跟着启动。
    屋内摆了一台荧幕四周围着木框的电视机,奇诺也打开电源把玩看看,不过荧幕在出现沙暴般的画面两秒之后就没声音了。
    “算了,睡觉吧!”
    奇诺把大型沙发当床铺使用,在暖和的屋内穿着单薄地钻进睡袋里。
    “嗯,今天过得挺有趣的。”
    “是啊,也好久没到这种空无一人的国家了呢!”
    “我们明天就出境,晚安汉密斯。”
    “晚安,奇诺。”
    隔天早上。
    奇诺在出发前想找些能够卖钱,或者用得上的物品。
    “嗯,奇诺你今天也在当小偷呢!”
    当她在这公寓四处寻找的时候——
    “嗯……?”
    竟发现一具上吊的尸体。
    尸体就在他们昨晚住的房间的隔壁房间,那是——间狭窄的置物间。他就垂吊在绳索上,脚几乎快碰到地面,看起来就像一个站着低头沉思的人。这具看似中年男性的尸体穿着正式的礼服,尸体因为干燥的气候而没有腐烂,整个是干巴巴的。
    房间的墙上还遗留着自杀者死前写的文字。
    “他写些什么啊?”
    汉密斯询问走回来的奇诺。
    “嗯,上面写‘我不想离开这个国家,也不想下地狱。因此我希望能够独自启程到天国,如此将毫无牵挂。  ’——就这样。”
    “这样啊——不知道那个人是否实现愿望了呢?”
    “不晓得,不过——”
     “不过什么?”
    “他留下了这种东西,就掉在附近呢!”
    奇诺从口袋拿出来的,是差不多像书本那么大的折叠式机械。奇诺坐在汉密斯旁边,把那个东西拿给他看。那个东西的颜色是黑色的,打开的上盖部分有一个荧幕,前面附有键盘。
    “你觉得这会是什么?”
    “因为有类似天线的零件,应该是能够随身携带的通讯终端机吧,我想应该可以透过荧幕进行文字情报的交换哟。”
    汉密斯答道。奇诺问他“要是随便操作会不会爆炸啊?”结果得到“或许吧”的答复。于是奇诺先按下电源键,接着在键盘上随意地按了按钮。闪烁的荧幕动了好几次之后出现疑似日期的数字,然后就静止不动了。
    “接下来不管按什么都没用,你知道怎么使用吗,汉密斯?”
    “那个我真的是没辄——话说回来,也找不到人可以问。”
    “我看算了。”
    奇诺关掉电源,然后折叠起来,裹上布并收进自己的包包里。
    “那个你要怎么处理?”
    “拿走哕。”
    “我就知道。”
  奇诺骑着汉密斯朝两侧城门而去。  就跟当初来的时候一样,她穿着御寒衣,戴着防风眼镜,然后用布裹着脸。   偶尔还在微明晨光映照的街道上,跟认真清扫的车辆擦身而过。   不久后,从街道左右流逝而过的公寓之中,出现一整排看起来很像是学校或医院的大型建筑物。宽敞的街道前方看得见高耸的城墙内侧,正当奇诺准备握紧油门加速的时候——
    “左后方好像有什么怪怪的东西耶!”
    汉密斯突然这么说,于是奇诺便松开油门但没有煞车。汉密斯靠着短暂的惯性运动慢慢滑行之后便停止。奇诺一而回头看向位于左侧的大型白色建筑物,一面问汉密斯:
    “你说‘好像有什么’,是什么啊?”
    “该怎么说呢,是从未见过的,像是把鸡蛋埋在地面的低矮巨蛋型水泥物体,是很不可思议的建筑物。找是刹那间透过那些建筑物主间的缝隙看到的。”
    “那去探个究竟吧!”
    奇诺回转汉密斯的车身,往回骑了—段路之后便进入建筑物所在的区域。他们穿过类似停车场的空地,通过建筑物与建筑物之间的小路。
    “看,就是那个。”
    他们来到了有如汉密斯所说的水泥隆起处。在宽广的中庭花园中央处设置了很像足坟墓,或是类似纪念碑的大型巨蛋。那儿还建造了宽度足够容纳一辆车往下开的斜坡,然后在斜坡的前方还有一道紧闭的铁门。
    奇诺把防风眼镜拉到御寒帽上面,再拿掉脸上的布,口吐着白烟说:
    “这是什么啊……?是坟墓吗?再往前走看个仔细好了。”
    奇诺慢慢骑着汉密斯,顺着斜坡往下驶去。当他们一停在铁门前面,位于旁边的扩音器立刻传出沉稳的女性声音:
    ‘欢迎光临。’
    刹那间奇诺吓了一跳,接着回答:
    “啊,你好。这里到底——”
    奇诺正准备问“是什么地方”时却突然被打断,那声音自顾自地说:
    ‘如果想跟我的主人见面,请在原地稍待一会儿。如果没
 事就请离开吧!’
    “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耶?”
    奇诺与汉密斯互相提出自己的疑问,但还是没有离开那个地方,结果——
    ‘我的主人想跟访客见个面,请进。’
    在声音一说完的同时,铁门也静静地往旁边敞开。呈现在已开启的铁门前方的,是类似电梯的四角形空间。那是似乎连汽车都停得进去的大型箱子。
    “怎么办,奇诺?”
    “什么怎么办……我不懂你的意思。”
    “它刚刚提到‘主人’,这不就表示有人在这个国家?”
    “可是,这个国家明明——”
    没有半个人才对。正当奇诺想那么说的时候——
    ‘啊啊!请请请!请进请进,欢迎大驾光临,旅行者!摩托车先生也请一起进来!’
    他们听到跟刚才的声音明显不同的年轻男子声音。
    “…………”
    奇诺以低速骑着汉密斯进入那个四角形的箱子,然后将引擎熄火。这时候他们背后的门也慢慢地关上。
    “这么做妥当吗?奇诺,搞不好是陷阱哟!”
    “这时候好奇心战胜一切。”  当门一闭上,箱子就开始往下降。过程平顺到没有发出任务运转的声音。  电梯持续往下降了几十秒。  “想不到挺深的呢!”  汉密斯说出他真正的感想。  好不容易停止,原本紧闭的一头……原来是白色墙壁的部分,则慢慢地开启。
    映入眼帘的,  是一处室内空间——那里是人类生活的空间。
    里头摆放了椅子、桌子及橱柜等生活用品,墙壁上还挂了画当作装饰
    角落布一台安装在台子上的电视机,而耀眼的照明灯具则从高高的天花板垂吊而下。这儿的宽敞度跟居家品味,都跟一般家庭的客厅没什么两样,只是这里连一扇窗户也没有,整个室内放眼望去都是墙壁。
    “欢迎光临,旅行者。”
    此时,房间中央站着一名年轻人。
    他是个身材细瘦,看起来大概是二十出头的男子。身穿一件白色长袖衬衫,并把衣摆放出来,下着一条长裤。他有…—头蓬松的灰色短发及消瘦的脸颊,脸色苍白到令人不禁联想到病人,但是本人却神采奕奕地以小跑步的方式跑向奇诺他们。
    “呃——你好,我叫做奇诺,他是汉密斯。”
    奇诺向对方打招呼并且做自我介绍。
    “你好,你是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吧。”
    “是的,欢迎光临——首先两位请里面坐,  我去端茶过来。”
    奇诺遵照对方说的话,把汉密斯推进屋里。如果从室内往刚刚敞开的白色墙壁看去,那不过是一般家庭的墙壁而已。此时它无声无息地关起来了。
    奇诺用主脚架把汉密斯立在小圆桌旁边,并且脱掉上下两件式的御寒衣。因为房里非常暖和,因此她连黑色夹克也一并脱下,身上只穿着衬衫,然后坐在椅子上。枪套则依旧挂在长裤的皮带上。
    此处紧邻着厨房,里面另有一间看似寝室的房间。这里看起来就像是把普通房屋的一楼直接埋在地下的空间。
    男子在厨房泡茶,接着装进茶壶里端了过来。他在圆桌上
 摆放自己用的马克杯,以及客人专用的全新茶杯。
    男子边倒茶边问:
    “奇诺你们是不是打算从西侧城门出境吗?如果是那样,突然叫住你们会不会造成困扰叼?”
    奇诺先是肯定再否定,接着回答:“反正还有时间,只要能在今天之内出境就可以了。”
    “是吗,那就太好了!”
    男子坐下来并招呼奇诺喝茶。奇诺问:
    “这茶的香味好特别哦,请问是什么茶呢?”
    并且观察男子的反应。她等回答了“这只是普通的茶哟”的男子喝过之后才跟着喝。然后奇诺说出“茶很好喝哟”的感想。
    “哎呀~已经好久没有客人到这儿来,我好开心哦。”
    听到男子这么说,奇诺说:
    “我有很多事情想弄清楚……”
    “我想也是呢。你应该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独自居住在这样的地底空间吧?我当然会告诉你!我可是巴不得想告诉你呢!嗯!”
    男子以孩子般的笑脸及语气说道。
    “首先,说到我为什么会独自在这里生活——”
    “嗯。”
    “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我生病了。”  “你说,生病是吗?”  “是的。而且,还有传染给别人的危险性。”  “那么,也就是说你是被关禁闭啰?”  听到汉密斯的问题,两个人都沉默了一阵子。  过了一会儿奇诺说:  “……你的意思是‘隔离中’吗?”  “对,就是那个!”
    说完之后换汉密斯沉默了。
    “没错,就是那样哟!”
    男子不断点头,随即又连忙摇着头说:
    “阿啊,不过!奇诺你不会有事的哟,因为你并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这种病不会传染给外国人。因此唯独跟外国人的接触并没有被禁止。”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病啊?”
    汉密斯不客气地询问。男子立刻开心地回答:
    “就是只要稍微照到阳光,我的身体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才会像这样窝在地底生活。奇诺你在旅行的期间,没有听说过类似这样的疾病吗?”
    奇诺皱着眉头说:
    “是听说过,不过——从没有听说那是会感染给别人的病耶!”
    “在其他国家或许不会传染,但是在这个国家却会哟,而且只限这国家的人呢。如果要说为什么的话——”
    “究竟是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传说哟!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祖先曾受到日晒的折磨,当时的首领就拼命祈祷:‘就算这辈子看不到太阳也无所谓,请老天爷降雨吧。  ’结果祈祷奏效了,也下起雨来,但是首领却变成一晒到太阳就无法活命的体质,而且连他的家人也受到感染,使得全家人只能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生活。而首领的孩子就是有一次跑到外头去才死掉的。这件事让首领非常伤心,不过,从此以后这个国家就不曾再因为日晒而造成损害——这就是这个国家流传下来的传说哟!后来也正如这个传说所述,这个国家偶尔会出现像我这样的人!这要是传染给别人就糟糕了,所以才被隔离起来!这样你明白了吧!”
    看着男子自信满满地解释,奇诺喃喃地说:
    “这个嘛,原来如此……”
     “既然已经知道传说的由来,也知道那个病不会传染给奇诺——”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从八年前就独自在这里生活呢!”
    男子打断汉密斯的话,眼神闪闪发亮地说道。
    “刚开始虽然很辛苦,但现在我一点都不觉得苦哟!  当然啦,饮料跟食物都会经由电梯送进来!而且都是我最爱吃的东西呢!啊,也有一堆刚开始虽然很讨厌,但现在却敢吃的东西哟!譬如说葡萄干就是其中之一呢!而外面一年到头都很寒冷,但这里却很暖和!‘舒适’这个名词应该就是专门形容这里的生活吧!即使待在这里一整天都不会觉得无聊哟!至于原因我等一下再说明吧!”
    男子似乎对于有人可以和他说话感到很高兴,甚至连奇诺没问的事情也自顾自地滔滔不绝。
    “这个国家都没有人来看你……也没有人打电话给你吗?”
    “没有哦!因为要是被传染到就惨了!”
    奇诺不发一语地看汉密斯一眼。
    “…………”
    “交给你了!”
    汉密斯简短回答。
    奇诺再次面向男子,用有点愁眉不展的表情说: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尽管问,尽管问!”  “那我要问了。”  然后奇诺询问津津有味地喝完茶并把马克杯放下的男子。  “你知道这个国家——除了你以外并没有其他人这件事吗?”
  男子在听完奇诺的问题两秒后便“噗哧”地笑了出来,接着又足足笑了二十秒。
    “啊哈哈哈哈哈!又是这个问题啊!有意思!旅行者真的个个都很有趣耶!”
    对方一边说一边捧腹大笑,接着又笑了二十秒之久。
    “…………”
    奇诺没说任何话,只是静静看着他的反应。
    等对方控制住笑意之后。
    “旅行者每个都这么说,上面该不会在进行什么让我大吃一惊的计划吧?啊——好好笑哦!”
    男子一面用手指拭去笑出来的眼泪一面说道。
    “很遗憾,那件事我就不予置评了。”
    当汉密斯用平常的语气回答,男子笑着说:“我想也是,我想也是呢。”
    “大概是从四年前开始吧,只要我邀请旅行者来这里,大家的确都会这么说哟!说‘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半个人’或是‘你不知道吗?自己被留下来了哟!’等等。加上他们每个入都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害我每次都不禁噗哧大笑呢!”
    “…………”
    奇诺依然没有说话。
    “然后呢?然后呢?”
    汉密斯开心地回应。
    “其实你想骗我是行不通的,如果基于好玩的心态开开玩笑倒是无所谓啦——不过因为我都‘没有上当’的关系,所以大多数的人到最后都放弃说服我,但其中也有人因此而生气呢。甚至有人蛮横地说:我就让你眼见为凭,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还真的有点乱来呢。不过那个人后来也死心离开了。”
    奇诺开口说:
    “你说你绝对不会相信‘这个国家已经没有人在’这句话
 对吧——”
    “啊哈哈!那当然!我怎么可能相信呢!  ”
    “理由是什么呢?如果不介意,可否告诉我呢?”
    “果然又转到这个话题—厂!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其实很简单哦!”
    男子话一说完就立刻站起来,他伸手拿起摆在房间角落的电视机上头的摇控器并开启电源。
    刹那间,电视里跳出一个画面,那是在宽敞的会场中聚集了——群年轻男女,以及一名年长的男性背对着黑板说话的画面。
    ‘也就是说,把这些数值代人这个公式——’
    “我讨厌上课。”
    男子立刻按下摇控器的按钮切换画面,这次是某个身穿礼服的女性在音乐会的会场里弹钢琴的画面。
    “…………”
    奇诺不发一语地看着男子的动作。男子切换十几次的频道,每一次都会出现不同的画面。像是踢球的体育节目啦,料理节目啦,或是黑白电影等等。
    男子最后停在钢琴演奏的频道,他一边看着生动的演奏——边说:
    “要是我也会弹钢琴,应该很有趣吧!”
    他喃喃自语地说道,然后笑脸盈盈地转头看着奇诺跟汉密斯说:  “怎么样?电视节目从未停止过哟。”  奇诺问是否有现场转播的节目,男子说:  “没有,这个国家从来就没有那种节目,电视播放的全都是事先录好的。”  “这样的话,那该不会只是靠机器不断播放事先录好的影片吧?这样就不需要靠人控制啰!”
    汉密斯说道,但男子笑嘻嘻地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之前也有旅行者说过同样的话——不过,那个旅行者后来看过这个之后就默默离开了。”
    男子随即站起来,走进厨房正对面的房间,然后又马上走回来。这时候他手上拿着跟书本差不多大小的折叠式机器。
    那机器是淡蓝色的,打开的上盖部分有一个荧幕,前面则连接着键盘。
    “啊,我看过那个。”
    汉密斯说道。奇诺拿出捡到的机器并排摆在桌上。
    “咦?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旅行者身上有这个东西呢!今天真是个幸运日!奇诺,你怎么会有那个?这可是代替国民的身份证明,照理说你应该不可能拥有的。”
    “这个东西掉在尸体的旁边,于是我就带过来了。”
    一听到奇诺的回答,男子又噗哧笑了约十秒钟。
    “奇诺你比其他旅行者更有趣许多呢!有办法这样正经八百讲笑话的人,老实说真的是超级少见呢!”
    “对了,那台机器是做什么用的?”
    汉密斯问道。男子一面说着“对了对了”,一面打开自己的蓝色机器。结果原来电视荧幕上的钢琴演奏画面立刻切换成其他画面,并同时出现仿佛把画面填满的横向文字。
    奇诺把自己的机器摆在桌上,看着电视机的画面,然后问:
    “那是什么啊?”
    “你觉得呢?”
    男子半开玩笑地说道,但回答的是汉密斯。
    “应该是利用那个终端机操作的情报通讯画面吧!”
    “正确答案!了不起!还省下我不少说明的时间呢!这是这个国家创造的杰出沟通工具。人们可以借由这个机器跟住在这个国家的所有人‘交换’文字情报。电视机只能够接收情报,
 但这个不一样,是双方面的通讯。”
    “这样啊——奇诺,你听懂了吗?”
    “大概了解。”
    “其实也可以直接使用机器内盖的荧幕,但是电视机的比较大又方便——奇诺你们看得见上面的文字吗?要不要再靠近一点?”
    男子话一说完,电视机的台子便朝奇诺他们靠近。台子下方附有轮子,它伴随着马达声慢慢移动,接着在圆桌的附近停住。
    “然后,要往上升啰!”
    男子卡哒卡哒地敲着键盘。台子上的四角形箱子安静无声地往上升,差不多到足以把头部支撑在圆桌上的高度才停下来。
    奇诺跟汉密斯盯着荧幕看。
    上面有《欢迎》跟《请选择类别》的大型文字。
    “我想让你们看看这个,从这里挑选类别之后就能加入聊天。”
    那下面列出上百种类别,像是《有关这个国家的政治》、《讨论人生》、《烦恼之咨询》等大范围的类别,到《烫青菜加沙拉酱》或《最近的皮带很紧》等小范围的类别等应有尽有,范围真是多到吓人呢。
“你是说,如此一来现在就能在这里透过机器跟‘别人’聊天?”  
奇诺问道,男子回答“一点也没错”。  
“实际操作给你看最快了。干脆到我常去的《闲人大集合》开一个旅行者的主题吧。发言者可以选择使用起名或匿名,但是要是让大家知道我生病的事情,可能会惹来一些麻烦,所以还是匿名好了。顺便一提,这还可以搜寻文章的主题哟。”  
男子话一说完、就用声音听起来像是连在一块的超快速度不断敲着键盘,操作的手指头甚至看起来像有三十只呢。
    “他明明就会弹钢琴嘛!”
    汉密斯喃喃地说道。
    文字以猛烈的速度在荧幕上窜动。
    《现在有一位骑摩托车的年轻旅行者来我家玩,请问谁有兴趣吗?》
    这样的文字浮现在荧幕的黑色画面最上方,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我有哦!》
    《找我吗?》
    《好羡慕哦,怎么不来我家呢?》
    《谈一谈吧!》
    《如果是真的就很棒呢。》
    《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是唬烂的,我可是会发飙哦!  虽然我现在是闲闲没事啦。》
    《别那么多废话,继续说下去吧。》
    《真羡慕!》
    《麻烦尽可能说得详细一点。》
    《是女的吗?正不正点?》
    一口气增加了不少文字,从下面出现的文字不断把上面的往前推。
    “很棒吧!这些人都是这个国家的‘闲人一族’喔!每一句回答就代表一个人的意见,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就有这么多人和我连线交谈呢!”
    青年开心地说道,还用快到看不见手指头的速度敲着答复的文字。
    《我现在就要解释了,请各位拭目以待。》
    只见荧幕上的大量文字以猛烈的速度往上跑,而男子则在
 一瞬间就把那些文字全读过,还确实地回答。
    把有关奇诺跟汉密斯的事情大致说过之后,男子半开玩笑地说:
    “好了,要不要试试看?”
    接着他打了一段文字,主要在说明奇诺也跟其他旅行者一样,骗他说“这个国家除了你以外并没有其他人”。
    结果回了好多文。
    《我差点没笑死!那现在在这里的我们又是谁?》
    《一定是死人!哇哈哈!》
    《这我早就听说了!旅行者一向有说谎吓人的习惯呢。》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说那么容易拆穿的谎呢?》
    《遇到旅行者的你该不会是住在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乡下吧?你四周都没有人吗?如果你是处于有机会让人家用那种谎骗你的环境,那就太猛了。》
    《搞不好你是个窝在家里都不出门的人,没想到家里却来了个旅行者。如果真是那样,那你偶尔也该拉开窗帘吧。外头可是有更美好的事物呢。》
    《大家还真是闲闲没事耶—》
    《你不也一样吗?》
    《不要吵架啦。》
    《今天是非假日哦,大家都不用工作啊?》
    《你提到了不该提的事情……》  《我在摸鱼哟!》  男子向参与聊天的所有人道谢之后——  《那么各位,我要再回去跟旅行者聊一聊,所以我得暂时下线了!之后再慢慢回答你们哟!》   接着就下线并关闭电源。大量的文字从荧幕上消失,电视也自动回到原来的位置。
    男子转头对啜饮着完全冷掉的茶的奇诺说:
    “你看,怎么样?我跟这么多的人连线交谈,你还想骗我吗?”
    奇诺看着满脸笑容的男子答道:
    “……不了。”
    这下子男子笑得更开了:
    “看吧!还有——”
    “还有什么?”
    汉密斯问道,男子回答:
    “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不会觉得无聊的理由了吧!纵使我待在这里,不过跟大家都随时保持连线。虽然偶尔会跟他们吵吵架,但我们都一起在这个国家生活着!所以不可能会感到寂寞哟!  ”
    “对了,还要再来一杯茶吗?”
    由于奇诺跟汉密斯都没说话,因此男子开口询问。
    奇诺用“我得马上出境了”的回答婉拒,然后把自己捡到的机器递给男子询问:
    “有办法让我也能使用这台机器吗?”
    男子轻轻点头地说:
    “当然可以,你请等一下。”
    他把类似电线的东西跟自己的机器连接,然后操作两边的机器好几遍,过了几十秒之后说:
    “搞定!如此一来不管是谁都能够使用它了。从此以后它就变成旅行者你的东西,接下来只要照着画面指示操作,就能像我刚才那样加入聊天了。”
    奇诺接下对方递过来的机器说:
    “谢谢你,我等一下会试试看的。”
    接着就把它收纳在汉密斯后轮侧边的箱子里。
     “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
    奇诺问道,男子爽快地答应:“想问什么尽管问。”
    “那么,首先是——这个机器能够跟这个国家境外的人交谈吗?”
    “不,那不可能。只能跟在这个国家里的人交谈哟。”
    “原来如此。”
    奇诺点了一下头说:
    “像这样子的‘交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很不可思议的是,差不多就在旅行者们对我说谎的同一个时候——”
    男子笑着回答:
    “是四年前哟。”


    在寒冷的空气中,奇诺骑着汉密斯来到西侧城门前。
    在敞开的城门正前方仍然是一大片广场,那儿排列着打扫干净的长板凳,还有沉默已久的喷水池跟干涸的水池。
    奇诺停下汉密斯并把引擎熄火。
    “怎么了?”
    奇诺一面听汉密斯的发问,一面踢下侧脚架并从汉密斯身上下来。她从箱子里拿出那个机器,摘下手套按了电源开关。
    就在机器启动的时候,汉密斯喃喃地说:
    “关于那个机器啊~”  “下面有注明制造的年月日,仔细一看是六年前制造的。”  “这么说的话……”  “照理说应该那时候就能够进行那种‘交谈’才对。”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等小型荧幕出现文字之后,奇诺找出刚才男子发布的主题。
    里面有男子针对旅行者的事情所回答的一大串文章。像是旅行者来了,还谎称这个国家并没有任何人,但自己并不相信,而且自己也没受骗的主旨。
    “…………”
    奇诺看了一下荧幕上的文章内容之后,再用笨拙的手指开始敲键盘。
    “你要做什么啊,奇诺?”
    奇诺喃喃地说:
    “我想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然后花了一些时间敲新的文章上去。
    《我刚刚也在西侧城门遇见正准备出境的旅行者,大概跟你说的是同一个人。她说“居然没能够骗过你”,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不甘心呢。》
    那台机器的旁边已经没有半个人。
    机器就孤零零地放在空无一人的广场长板凳上面。
    打开的内盖荧幕上,出现了男子对奇诺的文章所作的回应。
    《我想也是!》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