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4  

2011-04-22 11:51: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话 获救之国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4 - MāηDīё -

   有一名叫奇诺的旅行者。
  奇诺非常年轻,却是个不输给任何人的说服者高手。跟奇诺一起旅行的伙伴是一辆摩托车,叫作汉密斯。他的后座是载货架,上面堆放了许多行李。身为旅行者的奇诺,就这样造访许许多多的国家。
  有一次,奇诺跟汉密斯来到了某个国家。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4 - MāηDīё -

 
  在长满高耸入云的巨树,抬头看会让脖子酸痛的茂密森林里,有一道仿佛刻意隐藏其中、覆满藤蔓的绿色城墙。当时的季节适逢春末夏初,既不热也不冷,微风吹拂相当舒适。
  「跟传说中的一模一样耶,奇诺。」
  「嗯。要不是有人指点,我们绝对找不到的。」
  接着,奇诺在城门请求入境三天的许可。
  卫兵说:「敝国非常欢迎难得造访的旅行者」,于是很快就给予她入境许可。此时,城门嘎啦嘎啦地打开。
  穿过城门映入眼帘的,是跟刚才的森林截然不同的平坦大地。只见宽广的农田跟牧草地,还有一群群缓缓栘动的家畜。这国家的占地虽广,人口却相当稀少,看起来是个科学不甚发达的小国。由于正值傍晚时分,因此从零星分布的木屋烟囱升起袅袅的炊烟。
  「这国家看起来好像不错呢。」
  汉密斯说道。奇诺也赞同它的说法,然后就开始寻找投宿的旅馆。
  来到建筑物较多的市中心之后,奇诺询问路人旅馆的地点。但是这个几乎未曾有旅行者造访的国家,并没有所谓的旅馆。身穿农耕用的服装,外表悠闲、待人亲切的居民们纷纷围过来,并且好心出借一间类似村公所的大型木造建筑物给奇诺暂住。奇诺总算得以在暌违许久的被窝里睡觉。
  隔天早上。
  「真是的,有够吵耶——」
  平常不猛敲一番是叫不醒的汉密斯,竟然被大马路上的噪音吵醒。
  绑在电线杆的扩音器,用超大的音量播放着奇怪的音乐跟声音,而且完全听听不懂内容在说些什么,只是不断重复语调怪异、听起来像咒语般的话。至于背景音乐,也是怪到让人想看看作曲者长成什么德行。
  奇诺照往常习惯随着黎明同时起床,并老早做完说服者的晨间练习跟体操,甚至也冲过了澡。因为没有餐厅的关系,只好拿携带粮食当早餐吃的奇诺说:
  「好棒的国家——这样早上我就不需要叫汉密斯起床了。」
  「別开玩笑了啦。对了,这是什么?啊,终于停止了。」
  「不晓得是什么。过去我们去过不少国家,也看过不少事物,但是这种声音倒是头一次遇到。所以,现在我们就出去看个究竟吧。」
  于是,奇诺跟汉密斯便离开建筑物到外面观光。不会儿,她们就被人群团团围住。
  在这些人的包围下,首先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穿在身上的奇怪服装。所有人全穿着奇诺在过去造访的国家之中未曾看过的服装,也不晓得是谁为了什么目的要他们这样打扮。
  接着,他们开口说话,并且接二连三地询问奇诺这个宗教仪式做得好不好。
  「宗教仪式……是吗?」。
  奇诺被他们问得一头雾水,于是他们解释给她听。
  他们正在进行宗教仪式。由于这种宗教仪式在许多国家广为流传,而且信徒也很多,因此他们想先询问旅行者中成员。就算不是,过去也应该在某地国家看过,于是又此起彼落地询问:
  「我们进行的宗教仪式是否正确?」、「让其他国家的信徒看到的话会不会丢脸?」、「我们的做法是否能够更接近神明?」等等。
  「奇诺?」汉密斯问道。
  「呃——」奇诺开口说话。
  众人的眼光全集中在她身上。
  「真是非常遗憾,我生长的国家很小,所以没看过这种宗教。而且我旅行过的国家都只是暂时歇歇脚而已,因此对他们的国情了解得并不透彻。抱歉,让各位失望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奇诺的说词跟刚才完全不同,但是汉密斯并不多做表态。
  身穿奇装异服的人民,听完她说的话无不感到失望,不过他们随即又振作起來,还很乐观积极地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请你务必在我们国家了解这个仪式。」接下来到吃午饭之前的时间,奇诺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这个宗教有多了不起,以及一些让人摸不着头绪的教义跟奇特的仪式。至于汉密斯,早就已经先去见周公了。历经苦难的奇诺受邀到一间大房子,跟许多人一起共进份量十足又免费的午餐,因此让她觉得心情好多了。
  在饭后的午茶时间,一名中年欧巴桑如此说道:
  「我真应该尽早接触如此安定人心的宗教呢!」
  于是汉密斯问:
  「咦?那它是什么时候在这个国家传开的?」
  答案非常令人意外。这种宗教足在短短的十年间在这个国家普及的,一名传教士來到这个国家,不一会儿就把 这个宗教在人民之间传开。而那位传教士并不想要垂手可得的富裕生活跟权力,他至今仍住在国境外的小屋子,过着偶尔跟信徒代表见见面的隐居生活。
  「要不是那个人,我想这个国家铁定完蛋的。不,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一名男人如此说。
  「这话是什么意思?」奇诺问道。
  于是那个人就代表众人解释。十年前,这个国家曾经面临没有农作物可采收,家畜繁衍不出后代的惨况;加上持续不断的恶劣气候,更让人民得了奇怪的传染病,让小孩子都不听大人的话……诸如此类的情况接连发生,简直是一个黑暗时代。
  「有那么夸张吗?」
  汉密斯不由得这么说,但是人民个个都正经八百的样子。
  正当全国蔓延着倦怠跟绝望,而且弥漫着家不成家、甚至全国人民都快集体自杀的气氛时,那个人物出现了。
  衣衫破烂、做旅行者打扮的传教士说:
  「既然这样,就请你们照我说的去做。——你们的灵魂宁静的。」
  于是那个人开始布道。原本人民信仰的都是不知何时流传下来的当地宗教,但是大家在这时候毅然决然地拋弃那个拯救不了自己的旧宗教,转而信奉新宗教。大家拼命祈祷、举行仪式并祭拜神明。
  「然后,奇迹真的发生了哟。」
  从此以后,不仅农作物生长正常,家畜也大量繁殖,传染病消失,气候回归平稳,小孩子也都变得非常听话。国家风调雨顺,人们的身心也都恢复健康。
  「原来如此。」
  正当奇诺如此说完,正想吃茶点的时候。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好了!」
  一名男子脸色慘白地冲进屋里。
  「虽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千万不能这么慌张哟,神正看着呢。」
  其他人冷静沉着地告诫男子,不过……
  「其实是!传教士说说说说说想跟旅行者单独见面!」
  「你说什么?」
  「什么?」
  「有这回事?」
  「怎么会?」
  所有人变得惊慌失措。
  「他几乎不跟非信徒代表的人见面,这可是一大殊荣,你绝对不能有失礼的表现!」
  奇诺跟汉密斯在众人的叮咛声中,前往传教士的家。她们尾随男子驾驶的卡车,在国内一路奔驰。穿过了农田、越过了牧草地,忙着农事的人们还向她们挥手打招呼。
  「等一下,你们沿这条路直走就到了,至于我就带路到这儿。千万不要做出任何有失礼仪的行为,真的拜托你们。」
  与带路者分开之后,奇诺跟汉密斯便走进位于这个国家郊区的人工森林里。
  接着,她们看见一栋小木屋静静伫立。正如带路者所说的,那儿就是传教士的住处。
  当奇诺关掉汉密斯的引擎,有个男广走了出来。
  那是一名身穿普通衬衫及长裤,表情安详的中午男子。他的脸部轮廓跟身材都很削瘦,头发往上推剪得很干净,脸上也没有留什么胡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4 - MāηDīё -

   「……你们终于来了。请跟摩托车一起进来吧。」
  男子语气平静,而奇诺也照他的话做。进去小木屋之后,她用脚架把汉密斯立在桌子旁边。
  男子请奇诺坐下,自己也坐在她对面。他双肘撑着桌面,十指交叉的手摆在脸的前方,然后用严肃的眼神直盯着奇诺看。男子开口的第一句话是:
  「你听说了吗?」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4 - MāηDīё -

   听完这段活,稍微了解意思的奇诺问:「什么?」
  是,关于我宣传的那个宗教。」
  男子如此说道,这时候,汉密斯总算了解了他的意思。
  「果然是随便唬烂的。」
  汉密斯毫不避讳的发言,剎那间让男子震了一下。汉密斯继续不客气地说:
  「果然没错!」
  「我还没说哟。——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奇诺说道。
  「可是,你敢说了的话我就杀了你。你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个国家,我绝对不允许。」
  「我没有说哟,汉密斯也是——」
  「搞不好我会说呢。」
  「到时候我就把他留在这里——」
  「不会吧?那我绝对不说,我怎么可能说呢!」
  男子叹了长长的一口气,然后有气无力地说:
  「是吗……那就好。」
  后来,双方安静了好一阵子。
  「你想说的话就是这些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们要回去继续观光了。」
  奇诺打破沉默说道。男子点点头说:「对」,于是奇诺从椅子站了起来。可是男子却马上改口说:
  「不,我的话还没说完」。
  男子把额头贴在撑住桌面、十指交扣的双手上。
  「全都是我胡说八道胡诌的……我不过是想到什么就随便说出来……天哪……」
  「……」
  奇诺不发一语,低头看着这名乖着头开始独自的男子。而停在她斜后方,名叫汉密斯的摩托车问:
  「大叔,你既然不是『传教士』的话,那以前是旅行者吗?」
  「是的……我曾经是个旅行者,四处流浪……十年前我到这地方的时候,并不晓得这里有一个国家。」
  「你为什么要说谎?是想欺骗这些人民吗?」
  「不是的……当初找是真心要帮助他们,想说能帮一个是一个。我在路上遇到一名满脸倦容的女孩,我对她说:『这是我的祖国的祝祷词,听过之后会让你舒服些的』,然后就教她我随便乱掰的咒语……我祖母在我小的时候,也常常用这种方式鼓励我。所以我想说,如果她能因此转变心境,何尝不是件好事……」
  男子继续说下去。正如男子所预期的,当女孩不断复诵这些发音怪异的言语,也慢慢削弱她沮丧的心情。结果,女孩就把这些单纯出自心理作用的言语,在家人之间广泛宣传。
  最后,那个因为贫穷生活而深感疲倦的家庭,便去拜访当初暂住在奇诺目前睡的那个房间的男子。
  那时候我就此罢手……并解释那其实是在骗他们……」
  想不到男子又乱掰出一些咒语,甚至编出以他小时候做的柔软体操为范本的祈祷仪式。
  「那个家庭回去之后教给他们的邻居,便在他们的村庄里开始流行起来。」
  于是原本只流行于小村庄的宗教仪式进而传遍全国,许多人纷纷前来向男子求教。
  「我并没有打算说实话……」
  于是,男子又对仰赖自己的人们瞎掰:
  「我来宣扬在我的国家及大多数国家里,让许多人因此得救的x x x教吧!这样,你们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他拼命对这国家的人民宣扬他当下偶尔想出来的教义,有时候是教他们自己不眠不休想出来的仪式,有时候是教他们自己有生以來头一次创作的宗教歌曲,有时候是要他们穿上自己旅行途中经过的国家的庆典服饰。
  「……他们竟然会这么单纯。……居然是这么愚蠢。」
  男子的额头继续靠在十指相扣的双手,念念有词地说。
  「原来如此。这故事相当有趣,不过——」
  汉密斯说道。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你是希望奇诺带你离开这个国家吗?希望我们帮你逃出这里吗?」
  听到这个质问,男子抬起了头。原本一直缄默不语的奇诺,看到男子的脸之后感到有些讶异。
  「才不是呢!」
  说这句话的男子虽然泪眼汪汪,但脸上却绽放着笑容,而且笑得非常灿烂。
  「我不想离开这个国家!这辈子都不会离开的!」
  这时候,他放下原本紧扣的双手,转而紧握拳头,并坚定地这么说。
  「咦?——为什么?」
  「那是因为——」
  男子露出笑容,正准备回答,但是话说到一半就没再说下去。他把握紧拳头的手放在桌上。
  就在奇诺跟汉密斯露出讶异的表情吋,他的双眼开始滂沱地流下眼泪。眼泪滑过他的脸颊,落在膝上。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我……我在这个国家得到了救赎……」
  男子一面哭,  一面断断续续地说。
  「我……其实是被迫出来旅行的……我无法忍受自己生长的国家……只因为我出身卑微……就必须过着忍受遭人辱骂、瞧不起的生活……我忍无可忍,就——」
  男子从桌子上举起双拳,然后视线朝上,张开双手,仿佛要把天空抓下来似的。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4 - MāηDīё -

   结果,我火到了这个国家,这个需要我的国家!——也是拯救我的国家!」
  奇诺跟汉密斯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男子边哭边在天空的模样。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我在这个国家得到了救赎!」
  过没多久,奇诺转身推着汉密斯走出木屋。泪如雨下的男子根本没看到她的背影。
  「啊啊……我不相信什么神明……可是!可是!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拜托让这个国家保持现状!请不要夺走拯救我的这片土地!请让它永远永远保持现在这个样子……神哪,找求您——」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