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2  

2011-04-21 12:06:5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话 爱的故事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8 chapter2 - MāηDīё -

这座刚迎接冬季的山里,有一条路。
在一连串缓坡的群山里,树叶洒上秋意的纤细树木稀疏伫立。放眼望去只见单调的棕色,感觉相当乏味。
上午的阳光相当耀眼,美丽的蓝色晴空与森林产生相当鲜明的色差。但是偶而吹过的风,却让人觉得又冷又干。
道路像是把群山缝合起来似的,以水平的方式爬上山坡。路面上没有落叶,更使因空气干燥而紧实的泥土裸露在外。至于宽度,大概仅够一辆车行使。
这时候,有一辆摩托车正往前行使。
那是一辆后轮两旁都装了箱子,上头摆了旅行用品的摩托车。它在干燥的道路上,一面扬起薄薄的沙尘,一面奔驰着。前进的方向差不多是正西方。
骑士身穿棕色的长大衣,过长的下摆则卷在两腿上。她戴着附有帽沿跟耳罩的帽子,以及四处班驳的银框防风眼睛。
她在转弯前松开油门减速,边看着前方边倾斜摩托车车身,进入直线之后又立刻加速。就这样越过一座山头之后,不一会儿眼前又出现另一座山。
摩托车走着走着。
“啊……”
那名骑士开口发出声音,不过却是有气无力。
“你怎么了,奇诺?”
摩托车问道。叫做奇诺的骑士小声地回答:
“肚子好饿哦——”
“既然这样,就快停下来休息!要是你空腹饿倒的话——”
听到摩托车的抗议。
“知道了、知道了,你又要说骑摩托车是一种运动之类的,光是骑车就很耗力气了,所以早就该——你这些话我已经听到耳朵快长茧了哟,汉密斯。”
奇诺如此回话。叫做汉密斯的摩托车则语气无奈地回答:
“谁叫你要明知故犯!”
“这都要怪那个国家,不应该灭亡的。”
奇诺一面转变一面说。接着又继续:
“不然,我原本预定要慢慢享受许久没碰的美食说。”
“请节哀顺便,奇诺。虽然那里看起来才荒废没多久,但是状况真的蛮惨的。而且连半点食物都没有,只有散布四处的白骨跟尸体。”
“最羡慕你了啦,至少还能从废弃车辆收集一大堆燃料。……也因为这样,害我得忍受好久没闻到的燃料味。”
“真是苦了你了。”
“谢谢。而且,这座森林的果实还真少……我还在想说,有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填饱肚子的动物,所以从刚刚就一直在注意呢。”
“有的话就要一枪射杀它吗?可是,别说是鹿了,连只松鼠都没看见呢。”
“是啊……”
于是,奇诺跟汉密斯又继续沉默地往前行。
时间差不多接近中午,当他们好不容易爬完眼前的坡道,要越过坡度缓和的山峰时,眼前突然出现一大片盆地。
而且,里面还有人。

 

“他们是谁啊,奇诺?”
“不晓得……”
奇诺跟汉密斯慢慢走下坡道,原本在山区的他们已经来到了盆地。那是一块不见任何草木的干涸土地。
路的前方聚集了许多人,而且超过数百名以上,仿佛快把盆地中央都淹没了。其中,还有类似帐篷的物体。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不是很快乐耶。”
“会是难民吗……”
汉密斯与奇诺说道。汉密斯也同意奇诺的说法。
聚集的人群像黑色绒毯似的掩盖住盆地。也因为人太多的关系,根本看不见他们脚下的土地。道路朝他们中间继续延伸,只见黑色人群里依稀可见棕色的细线,而人群的后方地面有个正张着口的大坑洞。
奇诺跟汉密斯继续下坡接近他们。
不过,眼前那些人个个都摸样可怕。
在寒冷的气候中,所有人却都衣衫褴褛,而且每个人都像生了病似的消瘦,脸颊凹陷、骨瘦如柴。肮脏的脸庞,更凸显出眼神空洞的一双大眼。那些人啥事也没做,不是坐着就是闲躺着;甚至有人只是躺在地上呼吸,几乎动也不动。而搭建在四处的帐篷里面则是挤满了人。
奇诺把汉密斯停在那团人群的面前。
“哇塞,这到底有多少人呢?”
“不晓得……位于左边斜坡的帐篷,好像跟其他的不太一样。”
距离稍远的南方斜坡上也搭有帐篷,看得到有人出没。
“那看起来好像是军队,不仅身穿制服,还有人佩带说服者呢。”
汉密斯说倒,然后问:“现在怎么办?”
“如果要沟通的话,希望他们是一群讲得通的人。”
奇诺说道,汉密斯也表示同意地说“那当然”。
奇诺敞开大衣前襟,披着它继续骑着汉密斯前进。大衣一面随风缓缓飘扬,她们也一面接近衣衫褴褛的人们。
大部分的人都用呆滞的眼神望着她们,其中也有人站了起来,几乎都是成年男子,而且手上还握着棒状物。
他们走到马路上,并拦住奇诺的去路,瞪着慢慢接近的摩托车。
看到前方那些人的摸样,汉密斯说:
“我觉得他们好像想攻击你耶,因为你看起来一定很好吃!”
“那就伤脑筋了。”
奇诺用她一贯的口气回答。
“要不要打他们两三拳?”
“刚刚我不是说过肚子饿吗?——非常喔。”
“喔,你竟然还用倒抓鸡来刻意强调。”
汉密斯说完之后,两人沉默了几秒,不过在那短短的时间内,那群男人们转而走向挡住道路的黑色人群。
不久后,奇诺问汉密斯:
“……呃——你是说‘倒装句’吗?”
“对,没错。”
说完之后,汉密斯仍意犹未尽:
“你反应变得好迟钝哦,看来你是真的肚子饿了。”

 

“对不起,请让路好吗?”
奇诺说道,并且把汉密斯停在黑色人群的最前方,挡在路上、瞪着他们的那群男人前面。不过,她并没有把引擎熄火,仍旧跨坐在汉密斯上面。
“……”
男人们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用他们瘦得像鬼一般的脸看着他们。
“各位——小心粗鲁骑士奇诺会碾过你们哟!”
汉密斯说倒。奇诺嘟囔着说“太过分了”。
不久——
“……随便什么都行。”
其中一名男人有气无力地说道。
“什么?”
“随便什么都行……请分一点食物给我们……就算只有一点点也没关系……我们大家肚子都饿了。”
对于那个男人的要求。
“我也饿了。”
奇诺立刻回答。
然后,她把手伸向右腰。从大衣底下露出的手中,早已握着一把掌中说服者。那是奇诺称之为“卡农”的大口径左轮手枪。
看到那把说服者,男人们叹了口气,就不敢再说话了。
过了没多久,突然响起尖锐的枪声。
声音是从人群中央发出的。男人们回头看了一眼,随即脚步蹒跚地闪到路旁。只见一辆四轮驱动车,正朝着奇诺他们这边驶来,车速快到仿佛想把路旁的人们全都撞倒。坐在上面的,是四名身穿绿色军服的士兵。他们还拿着手上的说服者,朝空中开了好几枪示警。
四轮驱动车停在把“卡农”收回枪袋的奇诺面前。其中一名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告诉她可以跟在他们车后,直到通过这条路为止。奇诺用手势回答“了解了”之后,四轮驱动车就转了一圈改变方向。
搭载手持说服者、纪律严谨的士兵,四轮驱动车跑在难民夹道的路上,奇诺跟汉密斯则跟在它后面。这两辆车的模样,映在几百双眼神呆滞的瞳孔里。
通过人群的一半左右,出现一条通往南方的弯路。四轮驱动车立刻弯了过去奇诺也跟着转弯。再次穿过难民群后,不久道路就变成缓和的上坡道。穿过整群难民,便来到刚刚看到的帐篷前,一道以原木围成的栅栏。
这条路设有进出的栅门,数名手持说服者的士兵在那儿看守。当四轮驱动车接近,涂成红白相间的横棍便往上升。当奇诺通过之后,就马上降下。
那里是军队驻扎的营区。绿色的帐篷等间隔地排列,士兵有些站着戒备,有些则坐着休息。停放在一旁的车辆及卡车的旁边,则摆放着燃料桶。
奇诺把汉密斯停下来,摘下帽子跟防风眼睛。在士兵们的注视下,从四轮驱动车副驾驶座下车的男人慢慢走向他们,奇诺对他轻轻点头敬礼。
“哎呀——真是太危险了。要是旅行者你拿一块糖果给他们吃的话,可能会被拥上来的人群拉扯致死呢!”
“我想也是。”
“由于我们只能在保护同伴跟装备的情况下动用武力,要是旅行者遭到攻击的话,我们是无法出手相救的哟!”
“是吗?不过你们还是帮了我好大的忙,谢谢!”
奇诺向那个男人道谢。
“没什么。我们只不过是在定时巡逻的时候‘碰巧’遇到你们而已。——只能说你们的运气比较好。”
那男人睁眼说瞎话地说完之后,便带着奇诺跟汉密斯到其中一顶帐篷。它只由营柱跟屋顶构成,独自搭在较远的位置。
里面有几名制服上缀满装饰及勋章,年龄及阶级也较高的将校围桌而坐。
“我们‘碰巧’遇到路过的旅行者,于是把他们带了回来。”
“是吗?辛苦你了,上士,你可以退下了。”
上士敬完礼离开之后,奇诺便开始自我介绍,也介绍了汉密斯。
其中有个人留着左右尖尖翘翘的胡须,散发出身份高尚的气质。他介绍自己是部队长,也是一名将军。然后又说,他们是这附近某个国家的军队。
“发生过什么事吗?”
汉密斯简单地问倒。从目前所在的位置,可清楚看见栅栏后方斜坡下盆地底部,以及那群难民。
“你是指他们吗?嗯,我就回答你吧。”
将军一面抚着胡须,一面说道。接着又看着那些难民说:
“这附近有许多小国家,原本他们是离这里不远处的某个东方国家的百姓。”
“我们昨天有路过那里,而且的确都没半个人,状况蛮惨的呢。”
“这样我解释起来就方便多了。——近几年来,由于这一带的夏季气候过于凉爽而无法耕作,导致欠收的状况破了有史以来的记录。加上那个国家的官员们怠忽职守,完全无法解决粮食危机,最后使得国家走上灭亡一途。虽然有能力的人可以逃得远远的,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因为束手无策而沦落为饥民,并且聚集到这个盆地。”
“嗯嗯,那个邻国是否有意伸出援手呢?”
“嗯,可以的话,大家当然愿意那么做。但是我国跟其他邻国都一样欠收,实在是没有余力帮助他们。”
“原来如此。”
“我国跟邻国为了避免他们涌进国内,逼不得已只好决定把他们限制在这块盆地里,然后像这样派遣军队,定时轮班监视他们。”
“他们会怎么样呢?”
奇诺问道。将军回答:
“就是坐以待毙了。像现在每天都有许多人死于饥饿或疾病,不久之后或许会演变成一天内死几十个人,等到春天的时候,这里可能就没半个人了吧。至于我们的工作,就是负责把尸体往大坑洞里丢,并且从上面撒石灰而已。”
“原来如此。”
奇诺说到。这时候,微微的冷风吹起,不仅吹动她的大衣,还顺势往下吹过盆地。
“对了,旅行者。”
将军面向奇诺,并且用略带坏心眼的眼神看她。
“什么事?”
“差不多快中午了,我们也准备要开伙——要不要一起用餐呢?”

 

“非常好吃,我好感动哦。”
只有屋顶的帐篷下,将校们跟身穿黑色夹克、脖子围着餐巾的奇诺坐在长条形的桌子前。桌上摆满了供将军及高阶将校们享用的豪华午餐。
这天午餐的主菜。是淋上蔓越莓酱的多汁厚片烤火腿排,还有水煮香肠加酸菜。配菜是在寒冷的空气里不断冒出蒸汽,热腾腾的水煮胡萝卜加绿色花椰菜的烫蔬菜沙拉,上面还拌了刚做好的沙拉酱。另外还有名为“德国石头面包”的军用裸麦面包跟瓶装无盐奶油,以及苹果、梨子、葡萄等水果,在配上装在茶壶里的热茶,跟用来加在茶里的金黄色蜂蜜。
受邀共进午餐的奇诺,爽快地说:“那就不客气了!”,便跟着他们坐上餐桌,将军说:“那么请不要客气”,见到食物便眼睛发亮的她也果真毫不客气地吃起午餐。停放在后面的汉密斯,则是沉默不语。
“……很高兴你这么喜欢。”
被她的食量吓到的将军,笑得很假地说。
从奇诺他们目前坐的位置,可以清楚看见斜坡下方那群因饥饿与绝望而受苦的难民们。美食的香味,随着风传送到他们的鼻腔。
“将军先生,这个黑面包,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呢。”
“那真是太好了,等一下我会把你的赞美转达给制面包部队的。”
“那就有劳你了。”
将军询问切下一大块火腿排送进最里的奇诺:
“对了,旅行者——旅行期间最需要也是最常具备的情感,是不是‘冷酷’呢?”
吃完火腿的奇诺回答:
“不是的。”
“是吗?那不然是什么?”
“是对自己的爱情。我学到无论面临什么状况,爱自己都要胜过爱别人。这火腿非常好吃。”

 

“那我们先告辞了,旅行者你慢用。”
“谢谢你,将军。”
大胡子将军跟其他将校都吃得差不多之后,便离开了餐桌。不过大部分的碗盘都残留着食物。
现在,只剩下奇诺跟另一名将校继续用餐。
那是一名略胖的将校。他的身体跟脸都胖嘟嘟的,身上的军服看起来似乎很紧。
他的动作缓慢,却很仔细地把自己碗盘里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嗯?喔喔。”
他察觉到奇诺的眼神,于是轻轻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然后说:
“我正在努力不要让东西剩下。”
把自己碗盘里的食物全吃光的奇诺,一面用餐巾擦嘴巴一面看着他。当他把最后一朵绿色花棚菜送进嘴里,边把整盘的东西扫完了。
“我知道这算是自我满足——”
他开始对慢慢喝着茶的奇诺说:
“不过,看到眼前不断有人饿死,而且自己又无能为力,那至少也该把眼前的食物全部吃光才对。”
“原来如此。”
奇诺回答的语气并没有特别感动,也不带任何讽刺。
“但是,也因此害我来了这里之后变胖不少。不晓得旅行者你有什么不让自己发胖的诀窍呢?”
听到他的询问,奇诺一面说“这个嘛……”一面思考,然后说:
“只要骑一整天的摩托车,就不会发胖了。”
她如此回答。

 

两人喝完茶并对所有的食物表示感恩之后,便起身离开餐桌。
一个人回去执行任务,另一个则继续她的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