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10 chapter1  

2011-04-30 21:40:1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名称:奇诺之旅

本卷名称:第十卷

访问之国

第一话“访问之国”
——0u0 0f the Question——


国营日报?街头访问特别篇


确定未来方向的年轻旅行者——奇诺。职业?旅行者。


    本单元以街头随机访问路人,介绍其生活方式为主要内容。这次刊载的是特别篇。
    受访的是上星期入境之后。停留三天就离开的旅行者奇诺。
    本报记者碰巧遇到正准备出境的奇诺.并顺利访问到她。让我们来看看年轻旅行者四处旅行的理由及想法为何?
    启程旅行跟年龄无关——看到奇诺时更加深我如此的想法。
    据说奇诺在年仅十二岁时,就决定离开生长的国家。
    “在我的国家,十二岁以前都算是小孩子,但是年满十二岁之后就会被当成大人看待。对这种制式规定感到反感的我,决定出来旅行,而且年纪可能也刚好适合呢。我在生日
那天做了这个决定,而且下一年的生日还没到,就已经冲到外面的世界了(笑)。”
    这就是年仅十二岁,就自行把原本是一堆破铜烂铁的摩托车(注:两轮的车子,尤其是指不在天空飞行的交通工具。)修好并骑出来旅行的奇诺。对现今本国的孩子来说,要
叫他们学习这种行为实在太残酷了。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教养方式也会不同,但是培养一个人订下人生目标,并朝着它勇往直前的勇气,永远都不嫌早。
    但话说回来,当初你父母没有反对吗?
    “当然是极力反对啰(笑),不过他们的个性都是一旦决定了,就一定会贯彻到底的类型,所以当我坚持自己所做的决定之后,他们俩也就支持我到底。现在仔细想想,我还真的是遗传到他们的血统呢(笑)。”
    于是,奇诺就离开国家踏上旅程,不过要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突然展开长途旅行,当然是太勉强了,因此她刚开始不断重复先到附近的国家,再回自己国家的做法,没想到即使是这样的短途旅行,也不是进展得很顺利,更何况她年纪还太轻。正当奇诺为称不上是旅行的“失败旅行”感到挫败烦恼时,正好在森林里遇到一位让她尊为“师父”的老人。那是个偶然的邂逅。
    “当时我正为了自己不够独立而感到苦恼,于是就跟着师父生活了一段日子,我在那儿学习了包括枪法在内等各式各样的技能。”
    了解自己有必要对各方面都做好相当程度的准备与训练的奇诺,就在那里过着修行的日子。
“不过,现在仔细想想,我会遇到那个人该不会是……”
奇诺的心中至今仍有个疑问。自己可以遇上那么好心的人,真的只是偶然吗?搞不好是慈祥的父母因为担心孩子,而拜托认识的人帮忙照顾呢!
    “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不过,也无从得知了。”
    令人遗憾的是,奇诺的父母在她接受训练期间,不幸在一场火灾中丧生了。据说奇诺在接到消息之后,就断然放弃回去故乡的念头。
    “我就是在这时候下定决心要远行的,加上师父也答应让我‘出师’了,要我尽管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我才做这个决定的。从我十二岁的生日开始算,时间已经过了三年呢。”
    后来正式踏上旅程的奇诺走遍各个国家,又不断往新的国家迈进。在这样四处旅行的日子里,到底都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你是指旅行中需要担心的事情吗?应该是能不能吃饱吧(笑)。旅途中我主要都是吃携带粮食,但是只要一发现看起来像是可以吃的水果就立刻冲上去(笑)。”
    人类果然不吃东西就无法活下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请理直气壮地放手去做。
    “除此之外,我也常吃鱼呢,我会把钓到的鱼烤来吃。像现在这么寒冷的季节鱼肉不容易腐臭,真是天助我也。我还曾经把鱼挂在摩托车上,结果在行驶的过程中被鸟叼走呢(笑)。”
    看来,透过旅行,能感受到人类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呢。
    “每当看到浩瀚的大自然所创造出来的美景,我就会觉得出来旅行真是太棒了,不过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在旅途中遇到的其他旅行者。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看我还很年轻,会主动询问我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或有没有吃饱什么的,甚至还有人把手边所剩不多的粮食分给我呢。”
    旅行者是一群很有伙伴意识的人们。或许正因为他们都是远离同胞独自生活的人,所以会更加亲切对待境遇相同的人们吧。但是在这里,希望国人务必要了解一件事,那就是旅行者之间有时候也会发生争执的。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当我提出最后一个问题时,奇诺开心地笑了。
    “我打算继续旅行下去,不过在那之前,我大概会先回故乡一趟,然后在那里当老师,如果可以的话啦。我想把自己在旅途中所学到的事物教给其他对未来充满不安的孩子们,如此一来他们就不需要刻意出来旅行了。更重要的是,只要留在国内生活,就能够活用那些知识呢。”
    没问题的。如果是奇诺,一定可以实现当老师的梦想。我们坚信距离你当“老师”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如果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我一定会很自傲的,还会跟学生说:‘老师曾在某个国家接受过访问呢’(笑)。”
    ※         ※         ※         ※         ※
    “你好,奇诺。今天就有劳你帮忙了。”
    “没问题……请问,可以访问汉密斯吗?”
    “是这样的,原则上我们只打算访问旅行者奇诺而已。至于摩托车汉密斯先生,这次就麻烦你不要做任何发言。”
    “知道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汉密斯你就暂时闭嘴吧。”
    “知道啦——反正能要的东西都要到了,接不接受访问我就无所谓了。那不然我睡觉好了,等访问结束再叫醒我吧。”
   这样也好——呃……那么请开始问吧。毕竟我也收了不少谢礼,所以一定会尽可能有问必答的。”
    “啊,谢谢你的配合,不过我会避开谢礼的话题,啊哈哈。毕竟这是国营日报,我们就当做是在城里偶遇,然后你愿意免费接受我的采访好了。”
    “我知道了。”
    “呃——那么我们开始吧。再次提醒你,有关今天这个访问,我们希望奇诺能尽量畅所欲言,我们会把你在旅途中所发生的事情写成报导。只是很可惜,今天就要出境的奇诺.将无缘阅读这篇报导……”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请不要太在意。”
    “能听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那么,因为这个国家的人对不常出现的旅行者,总抱持难以形容的崇拜,因此只怕连再小的事情都会想知道。”
    “我只要照你提问的问题老实回答就行了吗?”
    “是的,请你务必帮忙!因为大家都想了解旅行者真实的生活情形,我会把你的回答一五一十地记载下来。如果遇到你认为‘实在是无可奉告’的部分,也请你直接告诉我,我是
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知道了。”
    “那么,首先是个老掉牙的问题,请跟我们说奇诺的旅行是怎么开始的。你是什么时候出来旅行的?怎么会想要出来旅行呢?你家人没有反对吗?”
    “呃……在我十二岁生日以前,我一直住在我出生的国家,上学读书,过着平凡的生活。”
    “这样啊,这么说你是十二岁时出来旅行的?”
    “我想应该是。”
    “好早哦~真叫人讶异呢。那么,你旅行的理由是什么呢?”
    “这个嘛……因为那个国家的小孩子一旦长到十二岁,就必须接受准备脱胎换骨当大人的‘手术’。”
    “‘手术’……?这是一种形式上通过仪式的名称吗?”
    “咦.不是的。我听说真的会把脑袋剖开,然后在大脑某个部位动点手脚。这样的话,就会变成即使面对厌恶的事都能笑脸以对,对社会有所帮助的‘成熟大人’。”
    “这、这样啊……”
    “然后,本来我准备接受那个看似理所当然的手术好变成大人,但是就在手术之前,我跟偶遇的旅行者谈过之后,就对这件事抱持着疑问。”
    “所以你是受到那名旅行者的影响,所以动起想去其他国家看看的念头啰?”
    “不是的。我马上跟父母亲表明,说我不想动手术,结果他们立刻大发雷霆,说我有那种想法是错误的——”
    “还被骂了啊,看来反抗传统果然需要勇气呢。”
    “是啊,结果我就因此被当成不听父母话的‘废物’,并且面临被赐死的下场。而那名旅行者为了保护我,还当着我的面被我父亲刺死。”
    “......”
    那时候我本来死定了,正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现在正在睡觉的汉密斯——就是被那名旅行者修好的破铜烂铁提议我逃走,于是我就跳到摩托车上冲出我从小生长的国家——所以,离开故乡并不是出自我个人的意愿……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做的决定。”
  “……………呃……那个,看样子——还真是重大的决定呢......真的很重大——后、后来你就像这样继续旅行,是吗?”
  “咦?不是的——后来我因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四处徘徊,连吃的东西都找不到,我还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森林里呢。就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师父’并得到她的帮助.于是跟她生活了一段期间。我在那儿学习了包括抢法在内等等各种技术。”
    “原、原来如此,多亏有她亲切的指导才造就出今天的你。”
    “是的。只是她都会趁我熟睡的时候,毫不留情地用BB弹打我.”
    ”…………后来,你就开始旅行?”
    “当然不是马上就开始旅行。我跟那个人一起生活,每次听她讲以前旅行的故事就很想去旅行,根本是到了心弛神往的地步呢。”
    “这么说的话,你是在那儿遇到了什么促使你出来旅行的契机啰?”
    “这个嘛……算是吧,可以那么说啦。在发生‘那件事’之后,我想出去旅行的念头就越来越强烈了。”
    “原来如此,那是什么事呢?”
    “呃——我前面不是有提过,在我出生的国家遇见了后来死在我面前的旅行者吗?某个因缘际会让我见到了他母亲。”
    “天哪!发生了这么凑巧的事情啊!”
    “是的。因为他可以说是为我而死的……所以我一直惦念着要是遇到认识他的人,一定要跟对方道歉,这个想法一直在我脑中盘旋不去。”
    “那么,你们碰面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
    “我转告了她儿子的事之后,她就跟我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
    “我懂了。是当时他母亲的仁慈促使你重新看清自己踏上旅途是吧?”
    “不。后来他母亲对我下毒,甚至想趁我倒地的时候把我勒死。”
    “咿…?”
    “结果,我开枪杀了那位母亲。”
    “......”
    “我回到师父那儿之后,对自己到底该如何是好烦恼不已。然而在听过师父旅行的故事之后,我还是很想出去旅行——”
    “原、原来如此,所以你就找她商量对吧?”
    “没有。要是问了她之后,她却持反对意见,我怕我的决心会动摇,所以就骑着汉密斯自己跑出来了。当时我还未经允许带走很多东西,要是回去的话她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这、这样啊——我非常了解,促使你出来旅行的……契机了。呃——接下来是有关旅行途中的日常生活......”
    “是。”
    “请问在你决定前往下个国家旅行的时候,你会优先考虑以及最重视的是什么事情呢?”
    “吃的事情。”
    “原来如此,是先确定是否有食物可吃啊?这的确很重要王呢。你平常都吃些什么呢?”
   “前往下一个国家途中主要都是吃携带粮食,不过只要发现能吃的动物,我就会立刻开枪猎杀并肢解。大部分都是兔子或鸟类,虽然森林里有很多鹿,不过一个人吃一头鹿分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不会杀它们。倒是小鹿吃起来分量就刚刚好,肉质柔软又美味,所以我都是杀小鹿而把母鹿赶走。”
    “这、这样子啊……是烤来吃吗?”
    “是的。我还是觉得吃肉比较能够提振精神呢。”
    “这样啊……”
    “像现在这种寒冷时期就有助于防止肢解的肉块腐烂。这可帮了我不少忙呢。我还会把鹿或山猪的后腿放在汉密斯上面载着到处跑呢,虽然汉密斯很不喜欢我那么做就是了。不过这种时候就得小心来自空中猛禽的偷袭。”
    “原来如此……食物的话题就先说到这里,请问旅行途中最令你觉得辛苦的是什么事呢?”
    “这个嘛……应该就是颠簸的道路啦、严酷的天候啦、长时间不能洗澡啦、还有刚刚提到的食物问题。虽然有许许多多不便之处,不过让我觉得最麻烦的应该是——”
    “应该是什么.?”
    “活生生的人类。”
    “什么?你是指其他人吗?”
    “是的。”
    “旅行途中遇到的其他人……就我的观点来看.应该能让你难得闲话家常一下,或交换旅行的情报,不是会带来许多方便吗?”
    “没镨,的确是那样。”
    “应该也有彼此都是旅行者的伙伴意识吧?”
    “是的,不过在我遇过的人当中只有一半会有这种意识!剩下的那一半就很危险。他们野蛮地想抢走我的东西,还想对我做什么不轨的行为……那种人自然而然会流露出诡异
的笑容或举止,因此多多少少看得出来,所以我还能事先保持警觉。其中有些人一看到我有所警戒就会乖乖放弃,但也有人不肯轻易死心。”
    “那么……要是真的遭到袭击的话……奇诺你会怎么做呢?”
    “我会反击。”
    “……呃——具体来说是怎样的反击?”
    “要是等对方的说服者指着你,或准备瞄准你的时候才开枪,你的小命就不保了。”
   “…………会、会被杀啊?”
  “是的。当双方互相用枪瞄准的时候,是不太可能手下留情的。加上我的‘卡农’口径很大,用的又是极具破坏力的子弹.就算只瞄准对方的手脚,伤口也会非常吓人。我猜对方
应该会失血过多而死亡吧。”
    “可、可是……趁人不备就开枪射击对方,未免太过分了吧……”
    “不那么做的话,死的人会变成我。”
    “话、话是没错啦……还真是辛苦你了……呃——倒是你刚刚还特地强调‘活生生的人类’是什么意思啊?”
    “也就是说,如果遇到的是死掉的人类就完全不构成问题了。像有时候会在路上遇到死在路旁的尸体。他们有的是旅行者.有的并不是。”
    “那种时候当然就是替他们默哀,并慎重埋葬对吧?”
  “不,我不会那么做,反正他们迟早会被野生动物吃掉。”
  “我看到旅行者的尸体,最先想到的是——”
“是什么?”
“是有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
“............''
    “如果是没什么用的物品就留在原地,但有时候会翻到一些贵金属或宝石、携带粮食、武器或子弹,还有其他应该能卖钱的东西。”
    “那种时候……难不成,你就把遗物搜括一空?”
    “没错。太大件的物品当然不能拿,因为实在不想被别人误认为自己是杀人劫财,因此只好舍弃特征较为明显的物品,譬如说戴在手上的戒指——之前我还曾遇过有旅行者一看到尸体就先看他的牙齿,如果有镶金牙,就会敲碎死者的下巴,把金牙全取下来,然后熔成金子再转卖。不过我实在不想做得那么绝。”
“......”
“访问完啦?奇诺。”
“访问完了。”
“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快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