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9 chapter11  

2011-04-29 19:46:1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服力Ⅱ

第十一话“说服力Ⅱ”
——Persuader Il——
   横砍的刀从蹲下来的奇诺头上掠过。几根黑色的短发在空中飞舞。
    低下身子的奇诺将右手的黑色刀子往上挥。她瞄准刚刚从自己头上往左挥的手腕,双脚用力一蹬好让刀尖能构到目标。
    结果,奇诺的刀划过空无一物的空间。就在她知道自己的攻击失效的那一瞬间,便立刻往后眺。这时候她脚下的土地扬起淡淡的沙尘。
    奇诺一面注意对方,一面重新摆好架势。盖到手腕的皮手套发出紧握的声音。
    奇诺穿的灰色运动外套于手肘跟肩膀缝了衬垫,下半身是绿色工作裤。足登方便行动的胶底运动鞋,眼睛戴着防风眼镜。额头流下来的汗碰到防风眼镜镜框后又慢慢散开。
    与奇诺对峙的,是个体格健壮的巨汉。年届中年的他,棕色短发的发际线已经开始向后退了。他戴着深色墨镜隐藏住他的目光。藏青色的短袖衬衫包住他肌肉发达如钢铁般的肉体,两只手臂就像原木那么粗。短裤下露出的是粗壮的双腿。他的装束虽然轻便,但脚下套的是厚袜跟黑色短靴。
  男人的右手握着细长的暗银色刀子。
 “嗯,懂得低下身子闪躲,还不错哟,奇诺。”
    男人用温柔的语气对她说道。他的表情就像坐在自家沙发上那么沉稳,呼吸也没有一丝紊乱。
    “谢谢……”
    保持对峙姿势的奇诺盯着他,语气生硬地回答。然后吐了一两口气来调整呼吸。
   就在那两个人所在的道路旁边——
   “得到赞美就该把心中的喜悦表现出来啊”
   用支架撑住的汉密斯,语气没有一丝紧张地说道。
   穿过森林的道路笔直延伸。停在路旁的汉密斯后面,是一间以苍郁的森林为背景的小木屋。所有的窗户都微微打开,晾在平台上的被单随着初夏的微风飘动。旁边的马厩有一匹马,以平和的眼神看着那两个人。
    “好了。”
男人话一说完就像猫一样地把背拱起来。他的左脚轻轻往后退,两膝略弯,然后把右手的刀移到身体前面。刀子看起来很像真一刀,不过是硬橡胶做成的训练用刀,只是在刀刃部分涂上银色而已。   
“............”
    不发一语的奇诺再次握紧自己的橡胶刀。她握在不长不短的位置,也一样迅速摆好架势。
    男人脚擦着地接近,奇诺则盯着他墨镜后方的眼睛。
    奇诺没有后退,她跟男人面对面摆出架势,并等着对方继续接近。
    男人轻柔地挥动右手,刀尖则轻轻划了个圆圈。男人一面柔软地移动上半身,一面又拖着步伐接近一步。
    正当两人的距离比旁边的汉密斯全长还要短的时候——
  “——暗!”
  奇诺边短促吐气边扑上去。她从左脚往后拉的姿势用力往前跳。并且伸出刀尖,打算从男人的右手手腕内侧砍下去。
    男人弯起手肘把右手往后拉。并且弯曲左膝让身体蹲下,同时把身体往左前方倒,让右手由外往内弯。这时候把刀伸向前方的奇诺右膝。
    “喝!”
    “喔~”是奇诺的吆喝声与男人佩服的声音。
    奇诺大大弯着右膝把脚抬高,准备做出侧踢的动作。男人的刀子命中奇诺鞋底的橡胶。这时候男人的刀子被奇诺踢飞,滑到马路跟森林交界处。
    奇诺利用踢腿的反作用力以左脚为主轴往后翻了半圈。就在这个同时,男人也回到刚刚的姿势并往后退,跟奇诺保持一段距离。
    “喔,不错嘛!”
    汉密斯还没说完感想,奇诺已经冲向手无寸铁的男人。她把左手搭在握刀的右手上,把手压在腹部锁定对方的心窝。
    “喝啊!”
    她发出吆喝声并露出拼命的表情,打算整个人冲撞那个男人。
   “这样有机会赢吗?”
   汉密斯喃喃说道。从奇诺跟男人的距离来看,要想刺杀他需要三步。
  男人在奇诺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咧嘴笑了出来,第二步的途中以反手的方式从短裤的口袋中拔出另一把橡胶刀。第三步的时候右脚跟身体则配合她的攻势大大往后退,然后拿橡胶刀往冲过来的奇诺右侧腹刺下去。
    “嘎!”
    侧腹被橡胶刀刺中的奇诺,被自己的力道反弹出去。她的身体在空中飞了两秒左右便落在地上,滚了三圈之后,整个脸还撞上路边的杂草。
    “哎呀呀!”汉密斯发出泄气的声音。
    “咳咳!”
    不过被奇诺的声音盖住。奇诺一度对着杂草吐大量的口水。然后痛苦得一面呻吟一面在路上打滚两三次。她的头、脸跟身体因为沾满灰尘而变成棕色的。
    没流一滴汗的男人捡起被踢飞的刀子并放进口袋,然后站在汉密斯旁边等奇诺站起来。
过了约三十秒,宛如地上一块破抹布的奇诺慢慢站起来。她拍拍身上的灰尘,擦掉脸上与汗水混在一起的泥土,并且摘下防风眼镜。
“............”
    她没有先梳理蓬松又沾满泥土的头发就走到男人面前,然后向他低头说:“谢谢你的指教。”
    “嗯,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
    男人隔着墨镜露出笑容。
    “我有仔细看过你最初的低身闪躲。原以为那样可以有效攻击喉头,不过却让我闪开了。然后是用脚弹开下盘的攻势,你从一开始就打算那么做吗?”奇诺点点头。
    “是的。我知道第一次的攻击砍不了你的手腕,就预测接下来你会攻击我膝盖后方。于是想说只要把刀子踢掉就可以试着从正面攻击。”
    “相当不错,后来呢?”
    “后来我打算用以前教过的手段,就是利用体重猛然刺下去。给你致命的一击……”
    “你没想过我可能还藏有另一把刀吗?”
    “……我没想过。”
    “那也算是你这次的败因之一呢。”
    男人干脆地说道,然后”啪“地拍了一下他大手的掌心。
    “今天的练习全部结束,我们下次再练。我后天会再来,不过。真正的战斗可是没有下一次哟!”
    “你又‘死’了对吧?如果是真正的战斗可是没有下一次哟,奇诺。”
    “知道了啦,汉密斯。”
    奇诺与汉密斯目送男人骑马离去。奇诺跟训练的时候一样全身脏兮兮的,不过缠在腰际的枪袋里的说服者是一挺大口径的左轮手枪。
    等男人消失不见之后,奇诺拔出腰际的左轮手枪。左手迅速地扳起击铁,在腰部的位置开了第一枪。子弹命中吊在距离不远的树枝下的平底锅。接着她又连续开了五枪。然后发出五次铅弹穿过钢铁的声音。
“嗯——虽然你气得要命!不过都有命中呢。了不起!”
汉密斯如此说,不过——
“............”
奇诺不发一语地把左轮手枪收回枪袋。
   枪声彷佛是暗号,从小木屋走出了一名把银色长发梳成一个发髻的老婆婆。她穿着围群,腰后还挂着装有短式左轮手枪的抢袋。老婆婆从平台和蔼地对奇诺说:
 “你又‘死’了吗,奇诺?——那么去洗把脸换个衣服,然后来喝茶吧。”
    一张原木制的桌子摆在小木屋宽敞的平台上。这时候被单已经收了起来,绳索也卷了起来。
    天上飘着片片白云时而挡住太阳,时而让它露出脸,老婆婆与奇诺则分别坐在茶杯前面。
    “好香哦。”老婆婆开心地说道,然后拿起白底画有蓝色洋葱的杯子喝茶。
    她看着一脸怅然若失的奇诺,把茶杯放回盘子上。
    “我没有赢……”奇诺喃喃说道。
    “截至今天,我已经输了五十四次。死了五十四次。”
    老婆婆把手肘拄在桌上,十指交叉地抵住下巴。开心地看着眼前头发还残留些许泥土的奇诺。
    “训练真是不错。否则就需要五十五个奇诺陪我喝茶。”
    “光想像有五十五个奇诺就觉得乱恶的,不过有这么多奇诺来帮忙刷轮胎的话可就方便多了。”
    用绳索拉上来停在平台边缘的汉密斯说道。
    奇诺完全没把汉密斯的话听进去,只是盯着老婆婆看。
    “我赢不了他……我有一天会赢那位使刀者吗?”
    老婆婆笑容满面地点头说:
    “会,你会赢的。奇诺,你会赢的。只要发挥自己的知识与经验,还有技巧的话,你很快就能打赢他的。”
    “可是……”
    “在那之前所尝到的败绩,可是比胜利还有价值呢。”
    “……是。”
    “要是你打不赢那个人,就无法像我以前那样四处旅行哦。',
    “............”
    隔了两天。
    天空笼罩着灰色的云层,连天空跟太阳都看不见。强风持续地吹,云也不断流动。草木随风摇摆,森林发出沙沙的声响。
    身穿运动外套的奇诺正在马路上挖洞。她用铲子挖着不会很大也不深的洞。
    “奇诺,没有人这样啦!听到了没有?”
    停在小屋旁边的汉密斯拼命劝说,但是奇诺依旧视若无睹地挖她的洞。这时候并没有看到老婆婆的人影。
“奇诺?奇诺?”
“只能够这么做了。”
奇诺边挖洞边说。
“那么做很卑鄙耶,你的作战计划太乱来了啦!”
“就算被说卑鄙也无所谓,如果是旅途中。真正的战斗。”
“是真正的战斗又怎样?”
“命没了就没有下一次可言呢……”
“话是没错啦,可是用这种方式取胜好吗?”
    奇诺挖好洞之后就把圆锹扛在肩上进小屋里。这时候她盯着汉密斯说:
“命没了就没有下一次可言!”

 

在风速越来越强的时候,有个男人骑着一匹马从路上过来。
奇诺站在路的正中央等待使刀男的到来。她戴着防风眼睛跟手套,手上拿着橡胶刀。
    骑在马背上的,是连阴天都不会摘下墨镜的男人。他把马停了下来。
    “你好,今天也请多多指教。”
    看到说这句话的奇诺及她防风眼镜下的眼睛,男人开心咧嘴笑着说:
    “你今天脸色不错哦。”
    说着他下了马,并把爱马牵到马厩里。
    男人走回马路上,与摆出大力金刚架势的奇诺保持一段距离对峙。他顺手从口袋拿出橡胶刀。在手中轻轻转一圈再紧握住。
    “准备开始吧——嘿!”
“是。”
在沙沙作响的森林里,男人曲膝摆出架势。
奇诺却从她站的地方退后三步。
“?”男人略歪着头表示不解。
    她往后退的地方有一根折断的树枝。奇诺的脚没有踩下去还刻意闪过。
    下一秒,奇诺放开手上的刀子。在刀子落地之前,她的右脚刻意踩那根树枝,而且非常用力。
    “什么?”
    男人发出惊讶的声音。只见那根树枝化杠杆,然后从路面的泥土飞出某样东西。用布跟土包在洞里的大口径左轮手枪慢慢回转,飞到奇诺的右边。
  “——唔!”
   男人做出不符合他庞大身躯的冲锋动作,只见他肥大的脚部肌肉踢着泥土往前冲。
    看到对方的举动,奇诺不慌不忙且面无表情地把右手放下。原本在空中的左轮手枪现在就在奇诺的手上。
    奇诺用大姆指拉开击铁,瞄准直冲过来的男人厚实的胸口,然后扣下扳机。低沉的爆裂声响起。
    随着白烟飞出的子弹命中男人的腹部。
    “咕!”
    男人看起来好像没受到任何伤害,但是他停下脚步。这时候用厚实的腹肌挡住的橡胶制子弹“啪”地落在男人脚边。
    男人与奇诺面对面保持几步的距离。男人咧嘴笑了出来,而且是非常开心的笑容。
    奇诺开枪了。第二发跟第三发都正中男人胸口的心脏位置。橡胶弹百发百中,命中之后便散落在男人身旁。
    当最后的枪声消失,现场又再次出现风声。
    “我赢了哟!”
    奇诺的右手拿着放下的左轮手枪说道。
    这时候小木屋的门打开,老婆婆走出来,站在平台看着他们两人。
    奇诺抬头看老婆婆并简短地说:“我赢了。”
    位于两人之间汉密斯却小声地说:
    “不。我觉得不太妙耶——”
    “啊哈哈!啊哈哈哈,我终于输了!”
男人豪迈的笑声盖住了风声。
“啊哈哈哈哈!我终于输了!——哎呀,真棒!”
不仅是男人,连老婆婆也开心地说:
  “就是说啊,过去这些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别这么说,无论是指导的时候或是现在,我都觉得很好玩也很开心。”
    撇开独自没说话直看着两人的奇诺,老婆婆跟男人好不开心。然后两人又稍微聊了一下接下来的事并互相道谢。接着男人说:
    “奇诺,表现得真好!”说完他就没再说些什么,然后跨上自己的马迅速离开。他开心地骑在马背上从来的路离去。
    至于现场则留下呆呆站在路中央的奇诺跟她旁边的汉密斯。还有在平台上的老婆婆。老婆婆开口说:
    “奇诺。”
    “是。”
    老婆婆满脸笑容地说:“你赢了呢。”
    “——是!”
    “那么做可以吗?”汉密斯问道。
    “当然可以,你也看到了不是吗?奇诺做过准备才赢的。”“话是没错啦。可是她用刀又用说服者,不觉得很贼吗?”
  老婆婆点点头说:“没错,是非常贼。”
  “咦?”
  “奇诺——你觉得很贼吗?觉得自己那么做很卑鄙D57”
  这次奇诺也明确地点头。
  “是的。那么做的确很贼又卑鄙,可是我却赢了。因为我——‘不想死’。”
  “很好,你终于发现到这件事了。”
  老婆婆在平台上露出满面的笑容。然后——
  “这样没关系吗?”
  “没关系。”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汉密斯的问题,然后看着奇诺说:
  “奇诺,你用刀格斗的技法相当不错哟。而且看得出来精进很多。这样就算外出旅行,你也有能力保护自己。但如果这样还无法赢过对方,那纯粹就差在经验跟体型的差异了。因此不管你怎么跟对方斗,大概都无法拿下绝对的胜利。这也表示不管战斗一百回或二百回,你都会输。也等于‘死定了’。”
  “............”
    “为了保护自己或为了保护他人而不得不战的时侯,最重要也必须谨记在心的就是——‘要出其不意’。要趁对方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或者对方的说服者打不到的地方用子弹干掉对方。如果办不到的话就要尽最大努力达成,或者利用逃跑来达成那个目的也是不错的方法。越是卑鄙的方法就是越确实的方法——我们利用这场胜负想教你的就是这种事哟!而你最后也靠自己看出这点,成功地达成目的。因此我也跟他一样觉得非常开心。”
  “谢谢你。师父。”
  奇诺的脸上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
   看着那样的奇诺跟老婆婆——
   “可是我总觉得——”汉密斯碎碎念道。
   “好了奇诺,要准备进行下一个练习呢?还是要稍微休息一下呢?”
    “请马上进行下一个练习!”
    看着开心的奇诺,老婆婆笑咪咪地说:“可见你心理已经做好
充分的准备。那么首先,请你把剩下的BB弹全部射光吧。”
“是!”
没过多久就发出连续三次的枪声。奇诺转身连开三枪,只见BB弹划出像山峰一样的弹道,然后全部都命中平底锅。
    “是!”老婆婆把手伸向腰后打开枪袋的上盖,然后紧握住插在里面的左轮手枪枪托。
    “接下来要进行你跟我无预警互击的训练。从早到晚,甚至在屋里都要持续像刚刚在森林里进行的BB弹互击训练。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一逮到空档就尽管开枪。这可是最适合拿来做随时保持被狙击的心态,怀抱警觉心行动的训练。’’
    “咦?”
    “那么开始。”
    老婆婆一说完话就马上拔出短枪管的左轮手枪对准奇诺。
    “咦?”
    奇诺看着右手那把刚刚把BB弹全射光的左轮手枪。然后讶异地抬头看着笑脸迎人的老婆婆及右手瞄准的方向。
  “啊——”
 咚!
  “即使是像现在这样不晓得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的情况也干万不能松懈,随时随地都要把说服者准备好。毕竟没有子弹的说服者不过是纸镇哟。”
    老婆婆开心地留下这些话便径自走进屋里。
    额头瘀青倒在路上的奇诺则转身仰望天上的流云。
  “............”
 “奇诺?”汉密斯问道。
“啊哈哈!”
奇诺边笑边回答。
“真贼!”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