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9 chapter6  

2011-04-26 19:27: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护自然之国

第六话“保护自然之国”
——Let It Be!——
    荒野的正中央有一辆车在奔驰。
    放眼望去只有土黄色岩山及沙石的不毛之地不断往前延伸。顶上还有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跟无情炙热的太阳。
    在那种场所一面卷起长长的沙尘一面孤单行驶的,是一辆又脏又破烂又小的黄色车子,感觉好像随时会抛锚。排气管时而冒出黑烟,行进在分不清是否是碎石子的泥土路上。而挂在嘎哒嗟嘎哒摇晃的车体旁边、充满裂痕的后照镜好像随时会掉下来。
    “这种环境的前方真的有国家吗?——我们该不会被那个旅行者捉弄啦,师父?”
    在右侧驾驶座的男子开口问道。他是一名个子略矮但长相俊俏的年轻人,他双手握着细细的方向盘,慢慢修正方向让车子笔直行驶。
    “有的。”
    毫不客气回答他的是坐在副驾驶座,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妙龄女子。
    两人都穿着质料较薄的长裤跟白色长袖衬衫,至于袖口跟胸口都是敞开的。女子戴着墨镜,男子头上盖着白布并且用细绳绑在额头,看起来有几分像当地人。
“你挺有自信的嘛,可是凭什么依据呢?”
    面对男子的质问,名唤师父的女子自信满满地回答:
“不需要什么根据。”

 

    “不过天气很热耶……师父。’’
    抓着方向盘的男子说道。
    “拜托不要再说了。”
    副驾驶座的女子责备他。
    小车像融人烈日之中,嘎哒嘎哒地行驶着。天空的太阳也毫不留情地照射,把车顶跟引擎盖晒得发烫。虽然有风从窗外吹进车内,但还是热到不行。
    男子用从头上垂下来的布擦拭额头的汗水。女子戴着映照出天空的墨镜,假装一本正经地沉默不语。
    “什么也看不到耶……不晓得今天之内是否赶得到呢?,,
    “今天到不了就看明天,后天到也无所谓。反正燃料应该够用。”
    “话是没错啦……”
  男子瞄了一眼后座。除了平日的行李之外,还摆放了装满汽油的大铁罐。

 

    时间不断地流逝,日艮看黄昏就快降临荒野。太阳虽然已经开始下山,但还是很热。
    果然除了沙石跟岩山以外,放眼望去啥东西也没有。车子则拖着长长的影子笔直前进。
“师父……稍微休息一下好不好?”
驾车的男子一脸疲惫地说道,女子回答:
“还不行,等太阳下山再说。”
“又不用太赶……”
“如果那位旅行者说的属实——我们应该没时间可以浪费。”
“话是没错啦,可是……那也要一切都是真的啊!,,
男子面向副驾驶座的女子。
这时候女子转向男子并摘下墨镜,露出她难得~见的微笑。
“…………怎么了?”
男子慌张地询问。
“目前看来好像是真的呢。”
    听到女子这么说,他连忙往前方看。
    “哇喔……”
    男子感动地发出叫声。
    “真的有耶……”
    原来他视线的前方出现绿色的东西。只见在车子行进方向的绿色团块从地平线下方慢慢往上升。那个绿色团块经过仔细看过之后,确定是树木的枝叶。
    而且它是唯一仅有的树。从这么远的地方都能看出它是棵相当大的树。它的宽度比高度还大,枝叶像一把伞般大大展开。
    “‘从未见过巨大到令人无法相信的树’……我竟然怀疑那位旅行者,在此致上深深的歉意。”
    男子对不在场的某人道歉。
    “好了,怏点过去吧。,’
    “了解!”
。    男子用力踩下油门回应女子的话。这时候引擎声大作,后轮撞了地面一下便往前冲。但是也没有提升多少速度。

 

正当宽广的天空染成红色的时候,两人终于抵达了湖畔。车子刚好停在悬崖上。
    从那里就可以观赏到那棵树的全貌,它有如一把巨大的绿伞。
    那棵树位于岛屿的中央,那是一座平坦的岛屿。四周有将它团团围住的石砌城墙,不过看得见里面的城市。那座岛的规模就那么一丁点大,因此产生那棵树比一般树木还要大的错觉。但同时高大的城墙就像是一道围着花圃的炼瓦,所以那棵树的巨大就显得更引人注目。
    至于环绕岛屿的湖就像海洋一样,大到连对岸都看不见。一直绵延到弯曲的地平线另一端。平稳的湖面映照出天空的颜色并闪闪发光。
    “好漂亮哦~”
    “真壮观。”
    两人下了车之后,凝望那片景色好一阵子。
    不久男子让车灯嚓卡嚓卡地闪烁。接着就看到一艘小船从岛屿驶过来。
    于是两人再度回到车上,顺着悬崖的陡坡下来到湖畔。那儿有个用开采的石头造成的栈桥。
    靠过来的是能够搭载十人左右的渔船。船身随处可见修补的痕迹,使用年限应该是快到了。从上面走下来两名做捕鱼装扮的男人。
    双方打过招呼之后,女子表明他们是听到巨树的传说慕名而来,希望能让他们以观光的名义入境。
“真是太好了,那说什么也要让两位参观参观。”
那两个个男人很爽快就答应了。
由于车子上不了船,于是女子跟男子只带了行李上船。虽然这地方人烟稀少,但男子还是在宝贝车子里设了机关。只要有人想偷走这辆车,整个车身就会发射出子弹。
    接着两人上了船,渡过湖面登陆那座岛屿。正当他们穿过城门的时候,太阳早已西下,天空开始闪烁着星星。
    因为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既然这样,有什么计划也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没错,而且我今天也累毙了。”
两人便投宿在城门附近的旅馆,而且倒头就呼呼大睡。

 

    隔天。
    在早晨眩目的阳光中,可以从旅馆的窗户清楚看见那棵巨树。
    它的位置相当远,位于步行至少要一小时的国内中央部。但是因为它真的很大,仿佛一打开窗户把手往前伸就能触碰到它呢。
    “看样子在这个国家随处都可看见那棵树呢。”
    用过早餐之后,两人在向导的带领下走在晨间的马路上参观市区。
这国家内部的配色跟荒野是一样的。道路跟房舍都是利用开采而来的石头堆砌组合而成。
狭窄的道路不见任何汽车!只看到健壮的短腿马匹喀哒喀哒地拉着马车。宽广的国内还有田地及牧场。
“正如两位所看到的,我国建立在这座岛屿上。根据传说,我们很久以前在荒野流浪的祖先发现到这儿的湖、岛屿跟树之后才定居下来的。这个地方有水源,又可以抵挡外来的侵略,而且还有一棵遮蔽强烈阳光的大树。相比祖先们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一定非常惊讶吧——顺便一提,那棵树并没有名字。我国国民就只叫它‘树’。”
    “咦?那是为什么呢?”
  男子惊讶地问道。
  “应该是这里没有长出其他的树吧?”
     走在旁边的女子说道。向导回答:“一点也没错”。
  啪!
    “原来如此!”
     男子佩服地握拳击掌。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长在这有如荒野的大地的草,无论花多少时间都比人还要低。这样的环境根本就不可能自然长出那样的巨树。因此这根本就是奇迹。到底它的树龄有多久,我们也无法估测。”
     向导边走边说,而且语气显得越来越激动。
    “因此树不仅是我国的象征,也是全体国民的心灵寄托——是灵魂所在!我们生老病死都是抬头看它过活。我们活着就是要爱惜独一无二的大自然之母,在这片灼热的大地孕育出来的影子!”
    跟在向导后面的男子跟女子,只用“是”或“天哪”的普通方式回应。
“大自然!丰富的大自然与人类!大约一百年前,我们制订了《保护自然法案》,决定用法律守护树到底,而我们也因此受到保护!因此扎根大地的力量让我们的生活被大地所填满!那是我们仅有的绿意!天空永远不会改变的!而且从右手边看到或感受树的存在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向导虽然讲得很激动,但是已经搞不懂他在讲些什么。


跟在向导后面的男子跟女子,只得“是吗?”或“真了不起耶’,地适当回答。
    不久三人来到巨树附近。由于那儿有一道高墙把树围起来。因此根本看不到它的枝干。
    虽说他们的距离已经很近,但是从墙壁到枝干还是有相当的距离。只是说抬头的话只看到绿叶,枝干则像雨伞那样延伸,感觉好像一座山呢。
    “哇……好巨大哦……”
     男子抬着头说道。
    “可是……我们无法再前进了。”
     向导露出悲伤的表情,而且有别于刚刚激昂的言词,这次用的像是参加丧礼的语气。
    “基于自然保护法的规定,目前已经禁止进入这道墙的后方。要像过去那样躺在树下睡午觉,享受从枝叶洒下的阳光,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为什么呢?”
    男子问道。
    “因为树很可能随时断掉或倒下对吧?”
    女子再次回答。向导点着头说“没错”。
    “那么我们去参观墙壁的另一头吧。”
    向导沿着墙壁走了没几步路便爬上位于那儿的楼梯。然后三
个人来到墙上类似了望台的地方。从这儿可看到中央的树干。
“哎呀呀!”
男子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发出叫声。
从那儿所看到的巨树树干,粗得让人联想到超高层大楼。它挺拔地联系大地跟枝叶。不过仔细一看,它的树干并不是圆的,而是由许多粗树干缠绕而成的。
    只是树干都腐朽了,到处都可看见黑洞。横向延伸的粗树干下方有几十几百根石头堆砌成的支柱。之前从远处眺望的时候并不晓得它是这么一副惨状。
   “真是满目疮痍呢。,,
    男子说出他的感想。
   “正如你们看到的……枝干从几十年前就开始腐烂到现在。也频频发生粗枝干整个折断掉下来的情况。因此现在就用石柱撑住枝干,而且基于保护大自然与防止危险的观点,便像这样筑墙不让任何人接近。”
    同导语重心长地述说。
    “那枝干掉下来的话,似乎很不妙呢。”
    对于男子的话,向导回答:
    “以前这墙壁的内侧……也就是枝干下方,原本有房屋跟公园的。可是几年前因为粗枝干断裂落下,把一条马路整个压烂,还造成一百二十五人死亡。”
    “真可怕。”
    “自从它的损伤越来越醒目,我们用尽一切努力要守住这棵
树。不过看样子未来只能够听天由命了。”
    “难道它没有长出新的嫩芽吗?”
    男子问道,向导却摇摇头说:
    “树虽然每年都有结出种子,但是落下来的种子全都死掉。毕竟在这坚固的大地是无法成长的。我们也试着把种子种植在水边,也施过肥料,做过各式各样的努力,但还是没有用。,,
“这样的话,这棵树是怎么成长的呢……?,,
男子质疑地询问。
    “这是个谜、永远的谜。”
    向导如此回答。
    “这棵树还有种子吗?”
    女子突然开口说话。向导对她的问题感到讶异,但还是点着头回答:
    “咦?有的,今年也有种子。”
    “既然这样,应该是没问题才对。”
    女子如此说道,但她没有明说是“什么”没问题。向导还歪着头询问“什么啊?”
    “谢谢你带我们参观这么了不起的景观。也请你们继续爱惜这棵树。”
    女子话一说完——
    “那是当然!”
    向导坚定地点头回答。

 

  黑发女子跟她的男伙伴在那个国家停留了两天左右。
    他们饱食取自湖里的鲜鱼料理,男子悠哉地在湖畔钓鱼。女子则优雅地看书。有时候抬头望,只见巨树依旧矗立在原来的地方。
入境后第三天早上,在晴朗的天空下,两人乘着船回到依然如故的车子停放处。然后男子把车上的机关撤除。
两人道过谢之后便跟那国家的人告别。破破烂烂的小车爬上坡道,跟当初来的时候一样停在可清楚看见那国家的悬崖上面。
  “真是绝景呢。”
   男子下车之后眺望湖泊、岛屿、国家跟树。
   女子也跟着下车,一语不发地眺望眼前的景色。
    两人在晨风吹过的荒野站了好一阵子。中间夹着车子的两人前方,只是矗立着那棵好大好大的树。
    不久男子开口说:
    “师父。”
    “什么事?”
    “那棵树不久会倒吧?”
    对于这个问题——
   “大概还能撑个半年吧。”
   女子立划回答,而且用极为干脆的语气。又说:
   “正如那个旅行者所说的,不久我们再也看不到这个风景了。”
    “真是可惜。”
    男子真的感到很惋惜。
    “可是——”
    女子突然冒出否定的言词,男子转头望着她看。
    “倒下的树应该会冒出新芽吧?”
    “咦?这话是什么意思?”
    “树倒了以后会因为风吹雨打而腐烂,但是那对新芽而言却是温和的养分,也是最适合的苗床哟!”
    “啊啊!原来如此!”
    “或许那棵树正在以这种方式发芽,聚集许多枝干之后又将长成一棵巨树呢。只是不晓得这过程需要几百年或几千年的时间。不过这样的话就能在短短的期间迎接另一个重生呢。”
    “这么说,就算树倒了也无所谓啰?那国家的人非常爱护那棵树。想必不久它的周遭就会变成一片绿意呢。”
男子很开心地说着,女子也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说:
“不过,那我们应该就看不到了。”
※    ※   ※    ※    ※


“不过,那我们应该就看不到了。”老婆婆这么说道。“我想看看那个景象!总有一天!我要去看那棵长着嫩芽的大树!,”少女的眼神闪着光芒。
※    ※    ※    ※    ※
    “汉密斯你不记得这个故事吗?那时候的汉密斯……好像在睡觉吧?还是在外面啊?”一辆摩托车在荒野奔驰。其后轮两旁跟上面,堆满了行李与燃料罐。“我没有印象哟,奇诺。”名唤汉密斯的摩托车回答骑士。
    名唤奇诺的骑士身穿棕色大衣,还把过长的下摆卷在双腿上。头上戴着附有帽沿跟耳罩的帽子,还戴着防莎l眼镜,脸上缠了防尘用的头巾。
    摩托车在晴朗的天空下奔驰。
    “所以哕,知道我们越来越接近那个国家,我可是很高兴呢。”
    “是吗?”
    汉密斯简短回答。
    “可是,呃——我们应该是看不到那棵大树吧?”
    奇诺点点头。
    “那样也没关系。因为我想看的是‘师父他们看不到的景色’。”
    “所以你才跑来这里,奇诺你也真是个好奇宝宝呢。”
“我还特地挑冬天来,这样就不会像师父当时因为炎热而感到困扰呢。”
“我们不是行径这一带的时候才碰巧知道那个国家很近?”
这应该算是捡狗论吧?”
    “……你是说‘结果论’?”
    “没错,就是那个!”
    说完汉密斯便沉默不语。
    “其实汉密斯,我在上一个国家买了一袋花的种子呢。”
    “哎呀,你什么时候买的?”
    “我还特地选那种长在水中,还会漂浮在水面开花的那种。要是把那种子给那个国家的人,让他们在大树旁边用水槽建造花圃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
“要送给他们?真难得你会做这种事呢。’’
“我要用卖的。”
“是吗?可是你也看不到环绕那棵树的花圃哟。”
“我是无所谓啦。”
“喔——”

 

    隔天早上,奇诺跟汉密斯来到能够俯瞰湖面的山崖。
    湖宽到看不见尽头,然后还有一座大岛。
    “跟师父说的一模一样……”
    “可是那个圆顶物体是什么?”
    正如汉密斯所说的,岛的中央……也就是国家的中央有个大型的石造圆顶物体。看起来很像是一颗从国家内部浮上来的巨蛋。
    奇诺歪着头说:
  “那是什么啊……?照理说那里应该有一棵树……难不成那下方是植物园或什么来着?”
“反正过去看不就知道了?——不过可别把我丢下哦。”
奇诺闪烁汉密斯的车灯打暗号,不久有一艘小船从岛屿往这里开过来。
 奇诺利用跳板让汉密斯上船然后渡湖。
 入境许可很快就发下来,奇诺开始骑着汉密斯在国内跑。她把行李放在旅馆的房间里,从窗户可清楚看到那楝圆顶建筑物。
奇诺骑着汉密斯朝国家的中央部去。行驶在石板路。巨大的圆顶建筑物慢慢往上升并离她们越来越远。
 “欢迎欢迎,旅行者!”
向导出来迎接奇诺跟汉密斯。那儿是圆顶建筑物前的广场。奇诺从汉密斯下来,抬头仰望圆顶建筑物。它是利用开揉的石头堆砌而成,没有一丝缝隙又庄严的建筑物。而且随处都可看到授光良好的小窗。
“这里好大哦。”
当奇诺说出她的感想,
 “是的!这是我国的骄傲!”
向导开心地回答。
“可以让我们参观一下里面吗?”
汉密斯问道。
“当然可以!那是我国的骄傲!象征!心灵寄话!灵魂所在!——请两位务必进去参观,请跟我来。”
奇诺推着汉密斯跟在向导后面穿过圆顶建筑物巨大的入口。
穿过小型照明而显得昏暗的通道,接下来是一小段坡道。向导也过来帮忙推汉密斯。
这个时候两个人跟一辆摩托车来到了能够俯瞰圆顶建筑物内补的了望塔。看得出来内部相当宽敞,但因为有些昏暗而无法确实了解内部的样子。
向导敲了几下他旁边的钟,内部便响起沉重的音色。
不久,内部开始逐渐明亮。用来遮光线的百叶窗一一被拉开。
射进好几道细长的光线。
“两位请看!”
向导发出骄傲的声音。
至于奇诺跟汉密斯——
“............”
“............”
则默默看着眼前的景象。
 粗壮的树木已经倒了,至于树枝则四处散落在地面。而且也不见任何绿叶,只剩下干枯到变成灰色的枝干而已。还看见棕色的石头上有条灰色巨蛇在蠕动。
“……………这是什么?”
奇诺问道。
“这是我国之魂!”
向导回答。
“这我知道,不过这是什么‘物体’?”
“喔一这是过去在这片土地扎根的树。由于这国家没有其他树木,因此就只称呼它为‘树’。它就像你们看到的那么巨大,过去直立的时候可是比这栋圆顶建筑物还要大的巨树呢。”
 向导口若悬河地解释。
 “那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汉密斯问道。
 “是的!请让我为你们说明!——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被我们祖先发现到并栖息在这片土地的树,在结束它漫长的一生之后便倒在大地上。这件事让我们非常伤心。可是我们还是遵守自然保护法。决定要永远永远守护它。”
    “............”
    “嗯嗯,然后呢?”
    “于是我们用这圆顶建筑物盖住树。为了不让它受到阳光强烈的曝晒跟风吹雨打!虽然工程非常困难,但我们还是成功地建造起来。就这样,大树在往后的几十年依然存在,而且以那种模样呈现在我们面前!”
    “原~来如此。”
    “树就这样结束它的生命,固然是件令人悲伤的事情。不过,能够永远保有它曾经活过的证据,算是我国之幸呢!无论世代如何转变,这棵树都会像这样永远是我国的象征!”
    向导把双手张得大大地,然后结束了他的演说。
    接着他看着面露复杂表情的奇诺,讶异地问:
“请问你怎么了,旅行者?”

 

    第三天早上。
    “真是想不到……”
    目送载她们到岸边的船,奇诺喃喃地说道。
    “还是很有趣不是吗?那个圆顶建筑物只是用石头堆砌而成,能够在没有一根柱子的情况下建造出那么大的建筑物。算是很了不起的建筑技术哟!我真的好佩服他们,幸好有来个国家!”
“喔”
奇诺斜眼看了一下开心的汉密斯,然后把帽子戴上。
“奇诺,之前你说的那些种子呢?”
    正准备跨上的时候,汉密斯突然开口问这个问题。
    “喔一你说这个吗……”
    奇诺拉开大衣,从夹克的口袋拿出一个小纸袋。
    她撕开纸袋,从里面滚出几颗小种子在她戴了手套的手掌上。
    “这些东西我已经不需要了………”
    奇诺把手握起来,然后把视线移到湖面。
    “喔,你要丢进湖里吗?”
    “我是不知道会不会开花啦。”“可是有试试看的价值哟!”“那就试试看吧”奇诺把手用力一挥——“嗨咻!”便把那些种子投进湖里。种子一面散开一面画出抛物线,还在湖面激起许多涟漪。接着水面扬起激烈的浪花。下一刻鱼群就把种子全吃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