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7 chapter3  

2011-04-18 17:46:2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话 在河边

我的名字叫陆,是一只狗。我有着又白文蓬松的长毛。虽然我总是露出笑眯眯的表情,但那并不表示我总是那么开心。我是天生就长那个样子。
西兹少爷是我的主人。他是一名经常穿着绿色毛衣的青年,在很复杂的情况下失去故乡,开着越野车四处旅行。
我们目前处在春天绿意盎然的森林里,早晨的太阳暖呼呼的。
这里听得到水声,因为不远处有一座从几段岩层流泻下来的宽广瀑布。瀑布的水变成河流,流过稀疏的大树及小草覆盖的大地。河底都是石子,而且很浅。
河流中央停了一辆越野车,车轮有一半以上是泡在水里,使得整辆车看起来像浮在水面上。正拿着布擦拭车子的西慈少爷,穿着毛衣并卷起袖子,至于牛仔裤则是膝盖以下全湿。当然,他脱下了靴子,然后跟他的黑色包包及爱刀一起摆在岸边。而我则负责顾那些东西,也顺便监视有没有外敌。其实我们也没什么特别需要赶紧办的事。在这里还听得到鸟儿婉转的叫声。
昨天晚上,我们好不容易抵达这里并就地露宿。而今天早上,西兹少爷在河边洗好澡也顺便洗衣服。甚至把谦虚婉谢的我推到河里弄湿,帮我洗了个澡。现在则是差不多快干了。
后来,西兹少爷突然开始做一件很罕见的事。
"偶尔也该把这家伙清干净。"
西兹少爷说着,就把越野车开到河里适当的深度。然后就像刚才帮不想洗澡的我那样,开心地替沾满灰尘、油污及泥土的车子刷洗。车下的水一下子变得好脏,但不一会儿就被后面清澈的流水冲走了。
在上一个国家。
虽然当地居民并没有明讲,却显露出"真希望外人赶快离开"的感觉跟表情。
西兹少爷虽然也没有明确表示,但他可能也察觉到了。所以就没有在当地找工作,只是卖掉想卖的东西,买齐需要的物品之后,就在傍晚出境了。
鸟儿依旧婉转呜叫。
西兹用脚下的水把布沾湿后拧干,再擦拭车身及座椅。当我突然觉得西兹少爷好像有什么心事时,他已经上了岸。我观察他想做什么,结果他拾起一根掉落在地面的树枝,然后又走回越野车那儿。
他小心翼翼地用树枝把沾在排气管框架的泥巴抠掉。
我突然问起过去从没问过的事情。我询问西兹少爷是在哪里得到那辆越野车的。
西兹少爷略为惊讶地说"我没跟你说过吗?",然后就一面动手一面告诉我。
在遇见我以前,西兹少爷移动的方式都是步行。刚好那时候没有商人要找保镖,而且他要去的下一个国家距离也短。但是在途中,西兹少爷来到了某处战场遗迹。那里不久前曾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毁损的车辆及冻结的尸体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
西兹少爷试图在那里找些值钱的物品。他翻动一具具尸体的手臂跟指头,很可惜并没有找到。然后他就发现到这辆越野车。不可思议的是,它几乎没有任何破损,引擎也可以动。于是西兹少爷挪开上面的尸体,从其他车辆收集燃料及燃料罐--从此以后,就把这辆越野车当成他的"脚"使用了。
当我说"原来如此"的时候,西兹少爷又笑着补了一句。他说后来开了一段时间,觉得车子怎么臭臭的,结果仔细一查才发现车身下卡着一条腐烂的手臂。
西兹少爷还说他平常很少做保养,像这样清洗车子应该是第一次呢。
西兹少爷在车身另一侧弯下腰,一会儿听见他发出小小的惊叹声,当他起身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个东西。
那是一块折叠的薄铁板,跟越野车一样颜色。约笔记本的大小,靠铰链把两块铁板叠在一起。西兹少爷说那个东西插在车身的缝隙里,然后丢掉手上的树枝,把它打开来看。
树枝顺着河水往下游流去,正当它从视线消失的时候,西兹少爷露出淡淡的微笑,他双手拿着铁板,静静地微笑。
我询问上面有什么吗?西兹少爷拨开水走过来,然后把它摆在我面前。
打开的铁板上刻着一些文字,于是我开始出声念起来。
我们的爱马呀--
我们战斗。为了保护挚爱的祖国,为了保护挚爱的家人。
身为战士的我们,早就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
我们战到死去,因此祖国得到胜利,也保住家人平静的生活。
我们的爱马呀--你们与我们一起战斗,然后死去。
你们为了战斗诞生。生来为了冲锋陷阵,穿越炮火。
你们的座位正是我们战斗的场所,也是我们死亡的场所。
最后你们将抱着我们全体的尸体腐朽呀!
土兵们写给这辆越野车的信只写到这里。
当我念完之后抬头看,西兹少爷正望着完全清洗干净的越野车。
"什么嘛,原来这家伙也一样。"
西兹少爷如此说道。我还没弄清楚他这句话的意思,西兹少爷则看着我淡淡地笑着说:
"跟我都是无法死得其所的家伙。"
西兹拿起铁板叠好,然后丢出去。
它回转着飞了一段距离就掉在河里,随即沉下去。
西兹少爷坐在驾驶座并发动引擎。
引擎声非常顺畅。西兹少爷把它开到岸上,水滴则滴落在草上。
西兹少爷把脚擦干穿上靴子,然后把行李放回车上,我也跳上副驾驶座。我跟座椅都还有点湿,不过应该马上就会干的。
…那个技师的保养工夫真不错。"
西兹少爷突然这么说。我回想起漫天白雪与阴天的平原,只见一片雪白又单调的景象。
我也赞同地说"是啊",然后西兹少爷看着我说"那我们走吧"。
我询问他接下来要去哪里。
"不晓得,反正是个陌生的地方。"
西兹少爷回答完便开着越野车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