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 05 chapter9  

2011-04-09 22:34: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话 盐原的故事

一辆摩托车奔驰在一片白色世界里。
一片纯白耀眼、平坦辽阔的空间。
那里是盐构成的大地。
干燥坚硬的盐,像冰一样地无限延伸。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只有白色的地平线。
太阳高挂,湛蓝的天空一片万里无云,把平原映照得洁白无瑕。
摩托车在没有任何障碍物的路上笔直往西奔驰。后轮左右两侧挂了两个箱子,后方的载货架上堆满了包包、睡袋等行李,以及装了燃料跟水的罐子。
骑士身穿棕色大衣,她把太长的下摆卷在两腿上。头戴着附有帽沿跟耳罩的帽子。脸上戴着黄色镜片的防风眼镜,还用头巾围住脸来遮阳。
她用皮背带背着步枪式说服者。那是一把有着木制枪托的细长说服者,上头还附有二脚架跟狙击镜。
奇诺,注意后方七点钟方向。”
突然摩托车用不输给引擎声的音量大声说道。
称之为奇诺的骑士稍微松了一下油门,然后往左后方回头看。
“看不到啊,大概多远?”
“蛮远的,而且是一匹普通的马。刚刚还拼命追着我们
跑呢,我猜它一定追不上的。”摩托车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继续往前跑吧!”
“了解!”
奇诺加足油门。摩托车加速前进,因为是跑在没东西可供比较的盐原,几乎感觉不出什么速度。
“果然来了,汉密斯。”
骑士说道,那辆叫汉密斯的摩托车则开心地说:
“果然来了,想不到跟情报一模一样呢!”
奇诺一直骑着汉密斯,直到夕阳西下。
天色已经暗到看不见远方了,她们只好在空无一物的白色平原露营。
奇诺在坚硬的盐地往下挖出一个很深的洞,并且让汉密斯远离那儿,接着在洞穴底部点燃固态燃料。
她把说服者摆在枕边,然后在满天星星的帷幕下睡了起来。
隔天。
奇诺跟汉密斯一如昨日往西方的地平线前进。
沿途的景色一成不变。天空清澈湛蓝,也没有刮一丝风。当她关掉引擎休息时,耳朵已经痛到什么都听不见了。
正午时刻。
行进中的汉密斯又突然说:
“奇诺,又来了哟!八点钟方向,这次是一辆车。”
奇诺回头看,只见远处有个小黑点。不过她也看到那个黑点渐渐越变越大。
“会被追上吗?”
奇诺问道。
“应该会吧,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汉密斯冷静地说道。奇诺还在看。
“怎么办?”
汉密斯1司道。奇诺将油门固定,并放开摩托车龙头,解除说服者的安全装置。
“我就知道!”
“没办法,虽然不晓得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旅行者,不过我很想问问看。”
奇诺再次把手摆回摩托车龙头,并回头看看追兵。
然后看见从变得更大的车里冒出稀疏的白烟。
“奇诺,他们开枪了哟!”
“知道了!不过距离还很远,要是连这种距离都打得到
我就好了。”
“就‘好’了?”
汉密斯问道,奇诺略带微笑地说:
不过今天我挺走运的。”
别再开玩笑了,快点反击啦!”
汉密斯大声抗议,奇诺只说再等一会儿。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车子因开枪而冒出的硝烟断断续
续往上升。奇诺让汉密斯继续行驶,不时观察后方的情况。
“好,就这里!”
她突然放开油门往左急转弯。此时追在后面的车子就变在她左侧了。
“奇诺,这样变得更容易挨子弹了耶!”
汉密斯问道。奇诺没有回答他,只是把油门固定,把手离开摩托车龙头。然后很快地举起说服者,并在瞬间瞄准目标开枪。
顿时车子的右前轮爆了胎,而且受到离心力的影响而四散成碎片。
奇诺马上把手放回龙头,再往右转一个大弯。
往前倾的车子,车轮圈跟车身右前方在盐地刮行了好长一段距离。驾驶的方向盘没打好,导致车子往右翻覆,还把车内好几个人甩了出来。
“停下来了。”
汉密斯说道。
那我们走吧!”
奇诺随即加了油门。
奇诺跟汉密斯还在盐原上行驶。
北方跟南方都隐约看得到看似海面岛屿般的山顶。奇诺她们前进的西方依旧是空无一物。
“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耶!”
中午的时候,汉密斯在行进间说道。
奇诺稍微放松油门问道:
“什么东西?”汉密斯有点苦恼地说:
“那是什么啊?是树吗?一根根排列得好整齐,而且好像没看到人耶!”
奇诺讶异地边骑车边挺直身子站起来,不久终于依稀看到在地表延伸的黑线物体。她们一面保持警戒一面靠近,终于知道那些是一排突出的木桩。
奇诺把汉密斯停在木桩前面。
木桩约一个小孩的高度,间隔的距离宽度无法容纳车辆通过。在白色的大地上蜿蜒地画出一条线,从东南方一路往西延伸。
“这是什么啊?”
汉密斯问道,奇诺歪着头说:
“不晓得,我也看不出来。会不会是什么路标……,否则没必要排得这么中规中矩吧?”
“你有听说过这个东西吗?”
“没有,我只听说这一路上会遭到袭击而已。”
“是喔——”
“算了,反正我们也要往西走,就沿着木桩走吧!”
奇诺发动汉密斯,“别因为沿着它们走而搞错方向哦”汉密斯说。
他们走了了没多久,就发现一个正在打桩的男人。
汉密斯说他马上就会看到我们了,奇诺便拉开了说服者的保险
在奇诺这排木桩的前方停了一辆小车,载货台上堆放着好几根木桩。还有一个戴着墨镜、脸晒得黝黑、年约五十出头的男人。此刻,那男人正专心地用锤子在这条线的最前端敲打木桩。
他听到引擎声而回头。摩托车从车子的阴影现身,然后后轮一直打滑到男人面前才停下来。
“你好。”
“请多多指教——”
奇诺跟汉密斯大声地向一脸惊讶的男人打招呼。
男人又举起锤子,不过当他看到奇诺两手都握着说服者的时候,咬牙切齿地放下锤子并大叫:
“你这家伙!就算用说服者杀了我,我的东西还是我的!你是抢不走的!”
奇诺确定男人大声嚷嚷完了以后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以为我们是来抢你什么东西吗?”
她拉下脸上的头巾问道。
男人又大声嚷嚷地骂道:
“怎么?你想装蒜啊?”
奇诺很有礼貌地跟他表明自己并不会加害他,也不会抢他任何东西。所以希望他能镇定一点。
“这么说,你们只是一般的旅行者?只是利用这片盐湖作为捷径?”
男人总算冷静下来,向站在汉密斯旁边的奇诺问道。
“是的,我们没有打算要在这里停留或带走任何东西。”
背着说服者的奇诺说道。她的大衣前方是敞开的。
男人兴趣缺缺地说:
“算了,就当做你说的是真的吧。不过你们擅闯我的私有地,连道个歉都没有,我当然要把你们骂一顿。”
“私有地?”
汉密斯问道。
“没错,就是这条线的南边。”
男人指着这条木桩线,奇诺她们正站在南侧。
“……呃,请问你说‘私有’是指?”
奇诺问道,男人则露出“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的讶异表情。
“就是指‘我的东西’!”
“那是什么?”
汉密斯问道,男人像被她们俩打败地摇摇头说:
“想不到骑士白痴,连摩托车也一样蠢。当然是这片土地口罗!”
“可是,这里只有盐耶!”
汉密斯很快地回他话。
“当然是要把盐挖出来卖啊!你们连这种事都不知道,还出来旅行啊?”
奇诺用非常有礼貌的口气跟男人说:
“我们的确是不了解。方便的话可否解释一下,让知识贫乏的我们学学呢?”
男人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说:
算了,看在你态度那么诚恳,我就特别教教你们吧。其实我以前也是个旅行者。正确地说,应该是说‘我们’。而且还有十几名伙伴呢。”
“你以前也曾四处旅行?”汉密斯问道。
“没错,因为对祖国感到厌烦。所以我们就开着几辆车,骑着几匹马,开始我们的旅行生活。”
“然后呢?”
“后来我们无处可去,也没有国家愿意收留我们,就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大家也对这样的生活感到厌倦,不仅感情破裂,连身上的钱也都花光了。我们还想过要当盗贼呢。可是幸运女神就在这个时候降临了,还送给我们非常棒的礼物。”
“什么礼物?”
汉密斯问道。
“听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吗?就是这些盐!我们来到了这块土地!”
男人一脸惊愕地说。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开始从这里把盐切块,运到南北两边的国家卖。这真的帮了我们好大的忙呢!毕竟又零成本,只要靠运送就有收入进帐。我们在那些国家得到燃料跟食物,剩下来就只要在这里和目的地之间往返就行了。也没必要移民,就算不移民也能够赚钱。后来我们就一直过着这种生活。”
“原来如此,到这里为止我都懂了。可是其他人呢?”
汉密斯问道,男人嗤之以鼻不屑地说:
“那些家伙?我早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
“为什么?”
“哼,我对他们的贪婪感到厌烦了!”
“贫婪?”
“没错,我们曾经一起工作了好一阵子。可是那些肤浅的家伙慢慢分裂成好几群,还开始计划要独占这些盐。大家表面上假装很团结,其实私底下各怀鬼胎。结果经过不断的争吵,最后就选择各过各的生活。大家互相选择想占的地方,再自行到想去的国家卖盐。哼!要是跟那群贪婪的家伙混在一块,搞不好连我都会同流合污呢!选择离开他们果然是正确的!”
“然后你过去的旅行伙伴就在盐湖四处采盐对吧?而且只要有人接近就干掉他们。”
奇诺说道。汉密斯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喃喃地说:
“旅行者遇袭的谜底终于真相大白了。”
男人说:
“喔——你们遇到那些家伙了?”
“是的,他们还不由分说地攻击我们呢!”
“哼,果然很像那群没大脑的家伙会干的事!你们大概误以为他们是我的手下或什么的吧?那群家伙的愚蠢可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应该说他们从一出生就是那副死样子。”男人说道。奇诺问:
“你从他们出生就认识了?”
“是的,那些家伙是我儿子。一共有五个人,再加上他们的老婆跟孩子。当初一起旅行的就是我们这一家人。”
“……”
奇诺和汉密斯沉默不语。
男人继续说:
“他们其实是一群贪婪的家伙,连个性都烂到无药可救。他们不学我用打桩的方式来划清界线,只是漫无计划地找盐,只要有人接近就毫不留情地攻击。真是被他们打败了,他们根本不配当人。”
他很不屑地说道。
“你的经验让我们学到了不少,谢谢你的教导。对了,有件事希望能得到你的允许……”
奇诺说。
“什么事?”
男人问道。
“虽说我们不知情,但我们毕竟是擅闯你的私有地。对于这件事我们深感抱歉。在此请求你原谅我们如此无礼的行为,并对你提出特别允许我们在你的私有地上往西走的申请。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允许我们这么做。”
“……嗯,如果你们一开始就这么说,就不会被我骂到臭头了。好吧,我就特别开恩吧!”男人摆起架子说道。
“非常谢谢你,那我们就此告辞了。”
“我们走了,你继续努力工作吧!”
“哼,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奇诺拉上头巾并跨上汉密斯。发动引擎之后马上驶离现场。
摩托车离开之后,男人又开始打桩。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