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 05 chapter2  

2011-04-05 10:53:5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請不要懷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由“序”然後跳到“chapter2”,繼續看好就好了

===========================================================================================================

第二话 能杀人之国

这里有草原跟湖泊。


在平坦的大地上覆盖着一望无际的青草与树木,低洼处则涌出清澈的地下水,形成了许许多多的小湖。


刺眼的夏日阳光照耀着大地上的草木与湖面的水草。天空万里无云,四处的空气干爽又清新。


草原上有一条道路。


那原本是一条羊肠小径,但路面几乎为四周的杂草所淹没。这条道路绕过湖泊往东西向延伸。


一辆摩托车正奔驰在西向的道路上,后轮两旁及上方载满了行李,悬挂在包包旁边的银色杯子不断晃荡着。


骑士穿着白衬衫及开襟的黑背心。腰际系着粗皮带,右腿上挂着掌中说服者(注:指枪械。这里是指手枪)的枪袋。毫瘫她腰后也挂着一把细长的自动手枪。


黑发上戴着有帽沿的帽子,还戴着防风眼镜。眼镜下的表情还很年轻。大约十五岁左右。
“ 是马耶!看到没有,奇诺?”

 

行进中的摩托车突然这么说。名叫奇诺的骑士眯起防风
眼镜下的眼睛往前方的道路眺望。

喔,看到了。好像有人耶。”


奇诺放开抓着摩托车龙头的左手,摸了摸腰后的说服
者。接着改用右手,摸了摸右腿上的左轮枪。


“我要停车了哟,汉密斯。”


路旁有匹背上堆满行李的马在喝湖水。附近有个用帽子盖住脸的男子正躺着睡觉,他听到摩托车的引擎声便马上起身。


对方是个年约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穿着马裤跟马靴,身上穿着薄外套,右边腰际挂着说服者的枪套,里头是一把点四五口径的自动手枪。
男人对着迎面而来的摩托车挥手。


“嗨!”


男人走近停下摩托车的奇诺并向她招呼着。


奇诺并没有关掉引擎,踢下脚架把车停妥后,便跨下了车子。
·


“你好。”


“请多多指教。”


奇诺跟这辆名叫汉密斯的摩托车分别向对方问候。


“你是位于前方不远处那个国家的人吗?”


男人开口问道。


“不是,我只是准备要到那里去。”


听到奇诺的回答,男人说“那正好”。接着又说:“我也正要去那里,要不要一起走呢?然后你帮我载一半的行李,反正你骑摩托车很轻松吧?”
男人理所当然地询问道。


“那是不可能的。”


奇诺也斩钉截铁地回答。汉密斯则“没错没错。”地附和。


男人明显地皱着眉头说:
“你们怎么这么无情?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吗?”


“是的,我做不到。”


奇诺笑眯眯地回答。


“而且,或许我会直接把你的行李载走哟!到了目的地之后再把它们全部卖掉!”
奇诺口气平淡地补上这句话,男人听了咋了一下舌。


“算了……话说回来——”


男人打量着奇诺并开口问道:


“你了解那个国家吗?听说过那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吗?”


“详细情形我是不清楚,不过听说那里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国家。”


听到奇诺的回答,男人笑了出来。笑了好一会儿才说:
“是谁这么跟你说的?跟事实完全不符嘛!”


“你说什么?”


男人继续笑着.
“嘿嘿嘿,没办法,我觉得你的话很有趣,还是告诉你真相好了!那个国家啊—是个’能杀人的国家’哦”


“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
汉密斯问道: “就是在法律上并不禁止‘杀人’这种行为,不过窃盗就不行了。在那儿无论伤人或杀人,全都不会被起诉问罪,反而会认为是被害人自己不小心。城墙内简直是个野蛮战场,这国家的情况还相当有名呢!”


男人开心地说道。奇诺问他:
“这么说,你想去那里吗?”


“是啊,那当然。我要在那里定居。老子生长的国家,
治安好到很白痴,百姓也和善到愚蠢的地步。只是稍微出手打人,旁人就会用白眼看你。而且开口闭口都是‘法律法律’烦死人了,所以我才决定离开。”


“那,你移居到那儿想做什么?”
汉密斯问道。


“不晓得,总之先住住看再说——”


男人突然停嘴,换了个耍狠的口气说道:


“要是看到不顺眼的家伙就干掉他吧?那地方很适合我
这种人住呢!”、


“喔——”


见汉密斯兴味索然地回答,男人不由得有些动气了。


“而且,有个我很尊敬的人就在那个国家里。我很想见他一面。你们应该听过‘那个雷盖尔先生’的大名吧?”


“没有。”
“没听过。”


奇诺跟汉密斯简短地说道。


“你们还真是乡下土包子耶……”


男人突然哑口无言,然后又滔滔不绝地开始跟她们解释。


“‘那个雷盖尔先生’是个恐怖份子兼强盗集团的首领,在南方某大国是个赫赫有名的连续杀人犯。他曾被逮捕,却在上绞刑台前越狱,接着便逃往国外。虽然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不过他到现在还没落网,因此我断定他一定是住在这个被喻为杀人犯最后落脚之地的国家。这国家聚集了来自全世界的杀手——想必他在此一定肆意杀戮,让大家都不敢等闲视之吧。我有很多事想向他请教呢!”


“原来如此,那我们告辞了。”


奇诺话一说完便跨上汉密斯。


“真是个无趣的家伙……喂!”

 

男人急忙叫住她们,并瞪着奇诺说:“你真的连一件行李都不帮我载?”


“是的,自己的行李请自己拿。”


奇诺理所当然地说道,接着马上骑着汉密斯离开了。


男人在轰隆隆的引擎声中被留在原地。


他看着奇诺她们离去的背影,笑着自言自语道:
“是吗……这家伙,入境后给我等着瞧!”


这里的城墙沿着湖泊与渠道而筑。


包围着国家的湖泊以人工渠道相连结,这渠道变成了城墙外的护城河.白色的石壁则是高高的耸立着.
奇诺和汉密斯在接近黄昏的时候抵达城门.她们才刚到达,护城河的吊桥便缓缓降了下来.
汉密斯开心的说:
“不禁止杀人的国家啊……,在这里或许会有什么惊人的奇遇呢!”


“大概吧。”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基本上是做好了。”


“没先把说服者准备好也无所谓?”


“我平常就佩带在身上了,我们进去吧!”
奇诺回答完就开始渡桥。


“你是打算移居来这里?或只是把这里当做是旅途的休
息站?”


设在城门外侧岗哨的卫兵兼入境审查向奇诺询问道。


奇诺回答她们属于后者,并表示要在这里停留三天。


“请问你知道这个国家在法律上并不禁止杀人这件事吗?无论是当地的市民、旅行者,只要在这个国家的范围内,无论基于何种理由杀人都不会构成犯罪。你明白吗?”


为了慎重起见,审查官仔细问了一遍。


奇诺点点头表示知道这件事。


“即使如此,你还想入境吗?”
审查官再次问道。


“好不可思议的国家哦!”


奇诺一面卸下汉密斯上面的行李一面说道。


旅馆房间里有简洁的椅子跟床铺。墙壁上还装设了台灯跟电风扇。角落则放了没有使用而封住的暖炉。

 

用脚架停在房间一角的汉密斯答道。


“会吗?我觉得是个很普通的国家啊!”
“没错,是很普通。街道井然有序,傍晚人潮也很多。既没有看到居民发生什么火爆场面,路上的警宫也很少。而且也没有把店门关得紧紧的店家,对旅行者也很亲切。”
通过城墙后,奇诺她们在农地上奔驰了一段路。当她们在城里询问旅馆的位置时,附近居民都热心地聚集过来,亲切地帮助她们。


汉密斯还是不明就里:
“也就是说?”


“这里是个治安非常良好的地方,所以我才觉得很不可思议。”


奇诺答道,汉密斯说:


“喔,原来如此。因为法律并没有禁止杀人,所以你以为这里会有暴徒成群结队地招摇过市,酒店里有人为了女人争风吃醋而决斗,甚至还有狗会叼着人手从面前跑过等等。原来你期待看到这些光景啊?真是太可惜了。”


“没有啊,我才没有‘期待’呢……”


奇诺把行李放在床铺旁边,解下枪套跟皮带。再把右腿上她称之为‘卡农’的左轮枪拿出来。
“搞不好.”
奇诺看着发出黑亮光泽的卡农.念念有词.
“搞不好什么?”
汉密斯开口问道:
“没什么,或许过些时候就知道了吧.”


奇诺说完这句话就上了床,并且把’卡农’摆在胸口.
“什么啊?我看再问下去也没用。晚安。”

 

隔天早上。


奇诺还是一如往常随着黎明同时起床。


她打开窗子与木板套窗。眼前的街道静悄悄的,蔚蓝的天空飘着几朵薄云。


奇诺做了些运动暖身。然后开始进行‘卡农’与她插在背后那把叫做‘森之人’的自动手枪的练习。她反复练习从枪套快速拔枪射击,以及连同枪套直接射击的动作。练完后把它们分解、清理,再上好油放回枪袋。


冲完澡后,奇诺在旅馆享用早餐。直到太阳升起才把汉密斯敲醒,再从旅馆出发。


城里四处都是古老的石砌建筑物。看似主要道路的街道上,左右两边是成排的店家,其楼上则是住家。


奇诺进人一间店里,把一些能卖又用不着的东西卖给店家,再购入自己需要的物品。知道奇诺是旅行者后,好心的中年老板还给了她相当大的折扣呢。


老板的椅子后方立了一把长步枪型的说服者。奇诺询问那是否是用来击退强盗的,老板则摇摇头说:


“这里跟隔壁的商店都从没遇过强盗。这是……”
老板解释:


“这是用来杀人的。”


“这样啊——什么时候会派上用场?”

 

汉密斯问道。
“不晓得耶,什么时候会派上用场呢……毕竟世事难料,所以就一直把它放在那里。”


店主笑着回答。


“原来如此。”

 

奇诺小声说道。
买完东西之后,
奇诺跟汉密斯就在国内到处走马看花。
当她们逛完这个不是很辽阔的国家,已经是中午过后了,此时,她们又回到原来的街道。


她看到一家餐厅在路旁摆了桌椅,便把汉密斯停在座椅后方并坐了下来。凉风徐徐地吹过这个阴凉处。


奇诺询问店员有什么甜食,对方却回答有“推荐餐点”。然后她就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点了餐。


“来,请慢用。”


 


“…"


结果端上来一大盘堆满可丽饼跟鲜奶油的甜点,份量相当多,简直像一座山。


“......,,


“奇诺?”


“没什么,
我要挑战罗!”


奇诺刷刷刷地用刀子把那份甜点一块块切开,从容地把它们全部吃光.汉密斯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景象.
吃完甜点後没多久,有几名老人来到奇诺身旁坐了下来.他们一看到奇诺.
“噢—你是个旅行者吗?”
其中一位穿着体面的老太太问道.得到奇诺的肯定答复之后,老婆婆表示他们刚结束舞蹈活动,平常他们只要跳完舞都会来这家店用餐,今天当然也不例外。虽然奇诺没问她问题,她倒是挺多话的。


“旅行者,我们国家的治安很好吧?”


“是啊,好到不能再好了呢。”


奇诺老实说道。


这群人之中有一名持着拐杖的老人。这个满脸自胡子自勺老人向奇诺问道:


“你准备要去哪里呢?”


“不知道。”


奇诺答道。


“那摩托车先生你应该知道吧?”

 

老人问道。


“怎么可能!”


汉密斯拉高语尾的音调回答。


老人说:

 

“嗯……那么,要不要考虑移民来这个国家呢?”


“没错这个主意很好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们会在各方面帮助你们的首先明天就帮你们找住处你们再上区公所办手续其实很简单哟只要在一张纸填上姓名当场就——”


奇诺完全没理会像机关枪般说个不停的老婆婆。


“考虑考虑吧?我们觉得这个国家很适合像你这样的人居住哦。”


老人对奇诺说道。


“什么样的人?”
汉密斯在后面发问。蓄胡子的老人笑着回答说:

 

“能够杀人的人。”


“…..,,


奇诺沉默一会儿之后摇摇头婉拒。


“是吗?有点遗憾呢……。不过,还是希望你停留的这段期间能放轻松。毕竟旅行很危险,希望你能在这里好好休息。”


“谢谢,我会的。”


“你觉得这个国家特有的甜点如何?很不错吧?我觉得拿它当礼物很适合呢,不过希望你能为我们叙述一些城墙外的见闻做为交换。”


听到老人的提议,奇诺露出懊恼的表情又再次摇摇头。汉密斯替她解释:


“真遗憾,她刚刚才拼命吃光一盘的说。”


“喔——是吗——那不然明天上午一起喝个茶可以
吧?”


隔天,也就是奇诺入境的第三天早晨。


奇诺天一亮就起床,接着做了轻松的运动及说服者的练习.然后依依不舍的洗了个澡并享用早餐.
整理好行李之后,再将东西堆放在汉密斯头上并牢牢固定好.
然后她把汉密斯敲醒,走向位于大马路上的餐厅.昨天那名蓄胡子的老人正悠闲地喝着茶.

 

奇诺告诉老人有关她去过的邻近国家的情况。老人眯着眼睛,非常开心地聆听这些见闻。然后还免费请奇诺享用红茶跟甜点。他们两个人把那座“山”一起吃完。


“我们差不多该告辞了。”


在人潮开始涌进餐厅的正午时刻,奇诺如此说道。


“这样啊……。跟你聊天很开心哟,谢谢你。”


老人向她答谢,奇诺也回之以礼。


奇诺把汉密斯推到路上,然后发动引擎,引擎发出有些吵到附近人家的轰隆声响。


奇诺向路旁持拐杖的老人点头行礼之后,就在她打了汉密斯的档的那一瞬间。


“你这家伙,终于让我堵到了!给我待在那里!”
她听到有人大喊:


“就是你!那个穿黑夹克骑摩托车的!”


边喊边从房子里冲出来的,就是奇诺两天前在这国家外头遇到的男人。奇诺关掉汉密斯的引擎,马路也顿时变得安静无声。


“居然给我碰上了,你给我等着!”


站在一旁的人们眼光全集中在那男人身上,男人走近奇诺她们,奇诺也跨下汉密斯,并用脚架把它停稳。


“请问有什么事吗?”


站在汉密斯前面的奇诺问道。


“摩托车上的这些行李全给我留下来!”
跟奇诺保持些许距离的男人说道。


“为什么?”


“我要全部接收,你那些行李一定很重吧?那我就帮你减轻负担吧!那些东西我全部收下,能用的就帮你用。用不着的就卖掉,顺便补贴我的生活费。懂吗?”


“我懂,不过没必要这么麻烦。谢谢你的好意。”
听到奇诺这么说,男人“嘿嘿”地笑了出来。然后说:


“你要是敢拒绝,我就在这里杀了你哦。给我听好,还想要命的话就把东西全留下来。放心,我不会把你身上的东西全剥光的。怎么样?”


男人看了一眼自己右腰上的枪套。里头是一把装好子弹的说服者。


此时,马路上的人们开始退到建筑物里。


“你被允许入境啦?”


奇诺说道。
“那是当然口罗,而且我现在是这个国家的居民呢!”


“可是一点都不像耶!”


奇诺如此说道,男人皱起眉头说:
“什么……?像不像一点都不重要,倒是你的回答是什么?”
奇诺环顾一下左右,确定马路上没有任何人.而建筑物和二楼的窗户里则依稀看得到人影晃动.
“我拒绝,况且我已经要出境了.”
“看来谈判是破裂咯……”
男人把脚张到和肩膀同宽的距离,然后轻轻甩了甩肩膀跟手。


“汉密斯……抱歉,要麻烦你了。”


奇诺小声地说道。


“知道了,不过事后要帮我把洞补好哦!”


汉密斯答道。


男人拔出腰际的说服者,反应迅速的奇诺则迅速地翻了一个身。


“?”


她蹲到汉密斯后面躲了起来。


“……?什……什么啊?胆小鬼!你连枪都不拔啊?难
不成那只是挂好看的?”


大呼小叫的男人右手举着说服者,朝汉密斯走近一步。


“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咯!”


就在男人讲这句话的那一瞬间,突然飞来一支箭,从斜上方刺进男人的右手臂。


只见说服者掉在地上,男人则看着自己的手臂。鲜血不断从插着箭的手臂冒出来。


“哇啊啊!”


在他大叫的同时,另一支箭又射了过来。它射中男人的左脚掌并刺穿靴子,把他的脚钉在地面上。


“哇!”


男人痛苦得拼命挣扎。这时候的他既拔不起脚,也拔不掉手臂上的箭。


“痛死啦!混帐!混帐!”


这时候居民们静静地聚集到惨叫连连的男人身旁,他们的表情十分镇静,手上还都拿着武器。有拿着大刀的老爷爷,举着说服者的青年,手持棍棒的年轻女子,还有一个老婆婆拿着十字弓从公寓里走出来。


奇诺从汉密斯的油箱后面露出半边脸,窥探目前的情况。


“什么?你们这是在干嘛?可恶,痛死我了……”
手持拐杖的老人走近男人说道:


“这样是不行的……。你不能做这种事,所以我们才出面阻止的。”
“什、什么啊……?该死的,快把箭拔掉啦!”


“让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吧!”


老人静静地说道。


“在这里……,在这个国家……,是不允许杀人这种行为的。”


男人瞪着老人说:


“什么?你骗人!我就是听说这里是不禁止杀人的国家,才特地来的耶!”


“这里的确不禁止杀人,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因此现在我们才会聚集在这里。”


“没错没错”,周遭的人们以沉稳的声音表示赞同。


“……你、你在说什么啊?这是怎么回事?喂,你这老头在讲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快点帮我把箭拔下来!否则我宰了你!”


“那可不行。在这个国家,
‘杀人者’、
‘蓄意杀人者’、‘预谋杀人者’,都得被大家杀掉。”


“那是为什么?在这里杀人不是不犯法吗?所以我才特
地搬来的!这儿不是没禁止杀人吗?”


脑筋一片混乱的男人拼命大喊。老人继续用沉稳的声音说:
“‘没禁止杀人’,并不代表‘允许杀人’哟!”


“……别开玩笑了!你当你是谁啊!”


老人眯着满是皱纹的眼睛说:


“我?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个平凡的小市民,一个名叫雷盖尔的老人罢了。”


“什么……?”


男人抬头看着雷盖尔,并讶异地张着嘴巴。


“不好意思,你是个危险人物。”


雷盖尔转动手杖的握把并用力拔开。


秀出一把没有光泽的黑剑。


雷盖尔以全身的力道将剑刺进了男人的心脏,并转了一下才拔出来。


手持拐杖的老人用手轻轻为尸体阖上眼睛,接着所有在场的民众都一起帮他默祷。


奇诺在后方看着这个景象。


“失去伙伴总是教人痛心呢。”


有人突然开口说,众人也都点头表示赞同。有人说要安
排那男人葬在国立墓园,没多久就有人答应要帮忙。
接下来,人们又各自回到事情发生前所在的场所。
雷盖尔走向奇诺。


“路上小心。”


他只讲了这么一句话。
“我会的。”


奇诺回答,接着发动了汉密斯的引擎。引擎发出稍微吵到附近住家的轰隆声响。


奇诺向站在路旁持着拐杖的老人道别之后,随即打档驱车离去。


摩托车往西奔驰在草原与湖泊之间的道路上。沿着湖边行驶时,可以欣赏到湖天一色的美丽景象。


“是马耶!看到了没,奇诺?”


行进中的汉密斯突然这么说。奇诺眯起防风眼镜下的眼睛往前方的道路眺望。


“喔,看到了。好像有人耶。”


奇诺放开抓着摩托车龙头的左手,摸了摸腰后的说服者。接着改用右手,摸了摸右腿上的左轮枪。


“我要停车了哟,汉密斯。”


路旁有匹背上堆满行李的马在喝湖水。附近有个用帽子盖住脸的男子正躺着睡觉,他听到摩托车的引擎声便马上起身。


对方是个年约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穿着马裤跟马靴,身上穿着薄外套,右边腰际挂着说服者的枪套,里头是一把点四五口径的自动手枪。


男人对着迎面而来的摩托车挥手。


“嗨!”


男人走近停下摩托车的奇诺并对她招呼着。


奇诺并没有关掉引擎,踢下脚架把车停妥后,便跨下了车子。


“你好。”


“请多多指教。”


奇诺跟汉密斯分别向对方问候。


“你是距离前面东方不远处那国家的人吗?”

 

男人开口问道。奇诺摇摇头说:


“不是,我是个旅行者。我在那个国家待了三天,刚刚才从那儿出境。”


“这样啊……。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男人面带愁容,口气严肃地说:


“我在路上遇到一名旅行者,他说那里不但治安好又很适合居住,是个以礼待人的国家。所以我才特地前来的。”


然后又问:


“……那是真的吗?”


“是的,一点都没错。”


听到奇诺的回答,男人的表情缓和下来。


“只是说哪个国家怎么样,要视每个人的观点而定啦!”


奇诺又补上了这句话。


“我的国家吗?喔——可是个很糟的地方呢……。治安坏得不得了,每天都会发生很多起凶杀案,我甚至为了保命,还被迫杀死好几名强盗呢!我也知道他们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过普通的生活……。只是我不想再杀人了。我就是厌恶这点才离开我的国家,想找一个治安良好的国家定居。”


“是吗?那么你一定会喜欢上那个国家的。你可以去拜托一个名叫雷盖尔的老人。只要你告诉他旅行的见闻,他就会给你许多意见。”


“是吗?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男人说道。


然后奇诺询问男人有关前方的国家及路线等各种问题。男人把他所知道的全据实以答。


当奇诺向他道完谢,准备上路的时候……


“啊,我想再问你一件事……”


男人叫住奇诺。


“其实附近国家流传一个有关那国家的奇怪传闻,不晓得那是不是真的。如果你知道详情,是否可以告诉我……”


“什么传闻?”
奇诺问道。只见男人欲言又止,接着又摇摇头说:
“算了,那个传言实在太奇怪了,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因为实在很不合常理……况且只要我去了那里就会知道.我还是自己证实好了.”


“是吗……。那我们告辞了。”


“噢,那再见了。”


摩托车离去之后,男人跨上马,并策马朝东前进。
在马背上晃动的男人自言自语地说:


“那是真的吗……?”


“听说那个国家卖的可丽饼每一盘都堆得像山一样高!”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