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3 chapter6  

2011-03-26 20:19: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话 已经结束的故事

第六话 已经结束的故事 — Ten Years After —

 

午夜三点。

结束工作的我一如往常的整理原稿,一如往常的把它放进信封袋里,也一如往常的把它收进书桌右侧最下方的抽屉里。在编辑来拿稿子以前,它就一直被放在里头。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房间正中央慢慢做起伸展操。从脚尖到手指尖,我做着类似拉筋体操的动作来舒展筋骨。

我发出被家里四只小猫兄妹一起压住时所发出的声音,然后再呼的放松力气。做这种动作,能将我坐在书桌前振笔疾书的十几个小时里慢慢累积、却被我遗忘的疲劳完全纾解出来。

我非常喜欢这种疲惫的感觉。

如果疲惫感很沉重,那我躺在床上时的沉陷方式就会有所不同。如果能让我疲惫到沉陷在床垫里,那接下来我就能够什么事都不想的渡过好几个小时。

如果沉陷感不深,仿佛身体还浮在床上的话,我脑筋就会开始转动。并且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起来。

譬如说现在的工作、往后的计划等等。如果只是想这种程度的事倒还好,要是突然让我想到什么新故事的题材,那就惨了,可能就暂时就没办法睡了。

一旦碰到那种状况,我只好在床上用很不自然的姿势并拿起平常摆在身旁的笔记本,拼命把接踵而来的浮现在脑海里的事物整理成文章。结束的时候,天早已大亮了。这时候我疲惫不堪的脑子才充分体会「作家一天得写24个小时」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现在的我刚完成一篇蛮棘手的故事,也觉得够累了,正准备倒上床休息。

我啪的一声跳上床,悠悠哉哉的放松心情。发自体内的沉重感,让我懒得去动全身上下任何部分。不过我还是用手稍微拨开长发,免得让我窒息。毕竟我还不想太早长眠呢。

对了,明天就去剪个头发吧。这头发一直没整理,如今已经蛮长了呢!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十几岁时,曾经剪过以女孩子来说算很短的发型呢!

当时的我过的是与手枪和硝烟为伴的生活。

然而有一天,这种生活却宣告结束。

不晓得那辆叫做艾鲁麦斯的高傲摩托车现在在什么地方?做些什么?

当他看到现在定居在某个国家又成为当红女作家的我,不晓得会说些什么?

对了,明天去剪头发吧!

虽然不至于剪的像当年那么短,不过--明天就去剪头发吧!

做好这个决定之后,我也慢慢陷入沉睡。

 

沙滩上停放着一辆摩托车。

那是一片夹杂着岩石的沙滩,海面上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现在一片风平浪静,高挂在晴空的春日则庸懒的温暖着整个世界。

沙滩上离海浪越远处,松树的数量就越多。结果这些松树就形成了一片美丽茂密的松树林。

摩托车就停在零星生长着松树的海岸树林里。

上面满载着行李;后轮两侧的置物箱上方装有一具载货架,绑着一只大包包跟卷起来的睡袋。为了不让立起的脚架陷入沙里,下面还垫了一块木板。

摩托车左侧的海岸边,有个人正趴在地上埋伏着。那是个年轻人,年约十五岁左右。有着一头剃到像士兵般的金色短发,及一双碧绿的美丽眼睛。

那人身上穿着布满补丁的夹克跟长裤,脚上穿着厚橡胶底的凉鞋,手上紧握着自动式掌中PATHADA。这把PATHADA装上枪托就如同步枪一般,可以紧贴着肩膀跟脸颊瞄准标物。

那人面露紧张的表情,躲在摩托车的阴影里,注视着前方森林的动静。

「喂~虽然我不知道阁下是谁,不过劝你还是别这么做。」

摩托车开口说话了,但是那人却没有回答,依旧握着说服者紧盯住任何移动的东西。

「或许你们人类有什么苦衷,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袭击奇诺呢?」

摩托车又说话了。

「少罗嗦!」

那人就这么回他一句。然后以稍微软化但略带紧张的口气询问摩托车:

「那个旅行者叫做奇诺是吗?」

「没错——至于我则是被你拿来当掩体的艾鲁麦斯。」

名叫艾鲁麦斯的摩托车不慌不忙的说道,接着又说:

「总之请多多指教罗!」

「彼此彼此。我叫依妮德……去,我跟你讲这些废话干嘛!」

那个叫依妮德的人破口大骂,不过艾鲁麦斯还是以平常心继续对她打招呼:

「你叫依妮德是吗?请多多指教。」

依妮德并没有理会,她稍微起身之后,从睡袋旁边慢慢探出头来。然后以架在肩膀上的说服者瞄准树林开火。顿时接连响起三发清脆的枪声,三个空弹壳弹落在沙滩上。那是扣一次扳机就能连发三颗子弹的自动式PATHADA。

「啧!」

依妮德啧了一声,艾鲁麦斯开口问她:

「没打中?」

「要你管!」

「凭你这种枪法,小心反而会被打中哟!」

依妮德「呵!」的笑着说:

「所以你才被拿来当掩护啊,要是她打破你的轮胎,就别想旅行了不是吗?」

「话是没错啦……不过如果是奇诺的话……」

艾鲁麦斯的话还没说完,突然「砰!」的响起一阵风被划破的声音,接着睡袋的一部分弹跳起来,里头的羽毛飞的满天都是。子弹从正欲探出头来的依妮德耳边划过,白色的羽毛飘落在她的金发上。

「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开枪哟……就像现在这样。」

「……」

依妮德连忙把脸缩进来,躲到艾鲁麦斯的引擎后面避难。

「快点想办法解决啊,依妮德!」

「别、别叫的这么亲密啦你!」

依妮德一面设法把头尽量压低一面大喊。然后又小声的骂了一句「可恶!」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袭击旅行者?顺便跟你说一声,奇诺可没钱哟!」

「有没有钱都无所谓,主要的意义是在于袭击跟抢劫。」

「这话是什么意思?」

依妮德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见她猛然抬头,一面追逐在树林里窜动的物体,一面继续开枪。她一共进行了五次三连发的攻击,吵杂的爆裂声也在海岸响起十五次。

开完枪的依妮德马上趴下身子。她退去空弹壳,从胸前的口袋取出新子弹装进PATHADA里。

「可恶!逃到树林里了!」

「又没打中?你的枪法真逊耶!」

艾鲁麦斯老实说道。

「叫你别吵没听到吗?」

依妮德气的破口大骂。

「好了,冷静点吧!想赢过对方,像你这么急噪可能不太有利哦!」

依妮德使劲吐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甩甩头。

「对了,你为什么要袭击旅行者呢?」

艾鲁麦斯问道,依妮德马上回答说:「为了向大家证明我是个狠角色。」

「在哪一方面?」

依妮德依旧趴在地上,视线仍旧盯着说服者瞄准的目标说道:

「是海盗。统治这一带的海盗自古以来有个惯例,就是想成为海盗的人,必须在十五岁生日那天接受一项测试,内容就是袭击从当天起看到的第一个人,并夺取对方的财物,必要的话还得打倒对方。如果没有完成这项测试,这辈子就休想当海盗。」

「哦——原来如此。那如果对手很厉害呢?或是反被对方杀死怎么办?」

「那就要看个人的运气了……毕竟当海盗也需要运气,所以才藉这种方式来测试。」

「哦~我懂了。」

艾鲁麦斯佩服的说道。

「对我来说,今天就是测试的日子。唯有打倒那名旅行者,我才会受到大家的肯定。总有一天我将继承老爸成为海盗首领,所以我怎么能……怎么能在这里就失败呢!」

依妮德露出狰狞的表情,情绪激动的说道。

「所以你才这么拼命啊?」

「没错,我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而生的……不管对手是什么人,我说什么都要赢!」

依妮德重新握紧说服者,然后用她碧绿的眼睛从艾鲁麦斯的引擎跟轮框间注视着树林里的动静。

「好了,出来吧!我随时等着你呢……」

依妮德念念有词三秒钟后,突然有什么红色的东西刺激着她的左眼,她连忙把脸别开,原本瞄准依妮德眼睛的红色光点,现在则对准她的肩头。原来瞄准用的雷射光束早就透过非常微小的缝隙对准她这个目标了。

「!」

依妮德很快的转身闪过缝隙,同时树林里发出了枪响。

子弹并没有打到艾鲁麦斯,也没有打中依妮德。倒是命中垫在艾鲁麦斯脚架下的木板,结果整块木板弹了起来。

「哇!」

艾鲁麦斯大叫,并且因为脚架陷进沙里而开始往左边倾倒。

依妮德也大叫:

「哇!」

她为了躲开往自己脸上掉落的包包跟睡袋,连忙转身闪避。虽然她的头免于被那些东西直接击中,不过身体却几乎整个被艾鲁麦斯压住。仰躺在地上的她,两腿被引擎压着。握着PATHADA的右手则被行李压住。

应声倒地的艾鲁麦斯念念有词的说:

「过份……」

「唔!」

依妮德虽然拼命挣扎想爬出去,却只见她左手在拼命扒沙子而已。被艾鲁麦斯压住的依妮德根本就动弹不得。

「可恶!重死了!闪开啦你!」

依妮德如此大吼。

「别强人所难好不好?」

艾鲁麦斯说道。

依妮德一面仰望天空,一面拼命用力推开艾鲁麦斯。当她好不容易推动了一点点,左脚得以从引擎下抽出来的时候……

「!」

天空突然整个变暗,原来是有人正低头看着她。因为逆光的关系,使得她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不过那个人手中却握着一把大口径的左轮枪对准依妮德,而之前瞄准依妮德的红光则在她的膝盖附近发光。

「可恶……我上当了……原来你有两把手枪……」

茫然不知所措的依妮德有气无力的嘀咕道。

此时那个人把头抬了起来。对方也跟她一样是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有着一头蓬松的黑色短发,身上穿着黑色夹克。

「你没事吧,艾鲁麦斯?」

「没事,不过睡袋破掉可不关我的事哟!奇诺你呢?」

仍然倒在地上的艾鲁麦斯问道,名叫奇诺的人仍旧以说服者瞄准着被压在艾鲁麦斯下面的人回答:

「我是没事啦!」

「那就好,话说回来,请你快点把我抬起来!」

「在那之前……」

奇诺慢慢放低视线,回瞪起依妮德看着自己的那双碧绿眼眸。

「哼!要开枪就快点!」

依妮德不屑的说道。

「奇诺,我来为你介绍!」

艾鲁麦斯简单的说明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如此,所以她才会突然攻击我?原来是希望获得大家的肯定的……考试啊?」

奇诺这么说,而依旧倒在地上的艾鲁麦斯则有些装模作样的说:

「没错,那是每个人都必须面临的一种叫做『承认意思』!」

「……呃……是『成人仪式』吧?」

「对,就是那个!」

说完艾鲁麦斯就闭上了嘴。

奇诺用讶异的口吻说:

「艾鲁麦斯你最近好会硬学哦,发音完全不一样的说!」

「……有吗?反正你听的懂就好了,语言不就是这么回事?」

「不过我还是要花时间才能搞懂啊,所以——」

「是吗?可是我觉得对于提高你的联想力,我算是有极大的贡献耶--」

听着奇诺跟艾鲁麦斯正经八百的对话,始终被压在下面的依妮德大声吼道:

「你们两个!别把我当隐形人!」

 

奇诺把左轮手枪插回右腿的枪套。她拿走依妮德的PATHADA,迅速的取出弹匣跟子弹,还把滑套分解,分别把她们丢的远远的。接下来她从掉在地上的包包里拿出绳索,把气的咬牙切齿的依妮德的手脚捆绑起来。最后才把她从艾鲁麦斯下面拉出来。

奇诺把艾鲁麦斯扶正后,再设法把被打碎的木板垫在脚架下方。这段期间的依妮德则是拼命挣扎,又拉又咬的想把绳索解开。

奇诺让艾鲁麦斯立稳了,此时依妮德也硬把绳索弄散,然后朝奇诺冲过去。

「看我的!」

奇诺迅速的躲开依妮德的右直拳,同时用右手抓住她的胸口,直接赏她一个过肩摔。奇诺再使出全身的力量,用手肘朝依妮德的心窝狠狠一撞。

「哦呃!」

依妮德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后,便昏死了过去。接着奇诺把躺在地上的依妮德的双手反绑。

「真是败给她了……」

一听到奇诺这么碎碎念,艾鲁麦斯马上讽刺她。

「这毅力真令人钦佩,你应该要好好向她学习才是!」

依妮德咳了好几声之后起身。顶着沾满泪水跟沙子的脸对奇诺说:

「杀了我吧!快杀了我!现在立刻动手!既然当不成海盗,我不如死了算了!杀我啊!下不了手吗?你这个胆小鬼!」

「我说奇诺,现在怎么办?」

奇诺看了艾鲁麦斯,板着脸摇摇头。

「杀了我!你打算就这样对我置之不理吗?混帐东西!快负起责任杀了我!」

奇诺没有理会依妮德,径自走到树林里取回另一把PATHADA。这支自动式的掌中PATHADA绑在树叉上,雷射瞄准装置的开关上则系了一条长绳。奇诺把它拿下来,收回腰后的枪套里。

当她走回来时,艾鲁麦斯正在对地上低头哭泣的依妮德说:

「——该怎么说呢,只能怪你这次手气太背、运气不好啦!刚刚你不也说是要『试试运气』吗?所以没必要那么失望呀。不过也难怪你会感到失望啦,毕竟你抱持了那么高的目标,我也不好意思叫你不要失望。不过你还是得接受这个事实啊!况且你的人生也不会就这样结束,往后还能视自己的选择跟当时的运气,遇到更值得做的或更好的事也说不定——」

但依妮德还是边哭边说:

「少罗嗦……不要你管……」

艾鲁麦斯不以为然的继续说:

「你看嘛,摩托车也是会换主人啊!碰到这种时候,我们就得被迫适应新主人截然不同的骑乘与操作方式,有时候连我们都会受不了哟!但那毕竟是身为摩托车的宿命或命运,是无法抗拒的。人类应该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形吧!」

就在奇诺叹息的时候,她看到有艘小船从海面上一座岛屿驶来。小船以飞也似的速度直往这边冲,渐渐也分辨得出上面几名男人的容貌。

「那是……」

听到奇诺这么说,艾鲁麦斯停下刚刚那些安慰并说:

「恩,看起来像是依妮德的伙伴呢!」

奇诺点点头说:

「他们来得正好,那我们要逃吗?」

「说的也是。」

奇诺拿下夹在腰上的帽子跟防风镜,并把它们戴上。正当她跨上艾鲁麦斯,准备发动引擎的时候……

「旅行者!请等一下!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

船上的扩音器大声广播着:

「这是我们的规定!请让我对卷入这场仪式却生还的人,做出最后的赔偿!请你不要离开!」

声音跟船慢慢的接近。

「怎么办,奇诺?」

艾鲁麦斯问道。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走吧!」

奇诺正想发动引擎的时候……

「那是规定……海盗不会说谎的……」

依妮德仍旧伤心的低着头小声说道。

奇诺跨下艾鲁麦斯,把依妮德的绳子解开。依妮德只是把手摆在前面,神情沮丧的坐着。

船直接驶上沙滩,坐在上面的七个男人都没有举起PATHADA做防备,只是把它们扛在肩上。

他们蹲下来围在依妮德身边,担心的询问她有没有受伤。依妮德没有抬头看他们,只是拼命的摇头。

一名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走到奇诺面前说:

「旅行者,我是海盗首领。我会遵守刚才的承诺,这些就请你收下!」

首领从扛在肩上的袋子里随手抓出一堆金银珠宝给奇诺。

奇诺说那些东西属于其原有的主人,要是带着它们四处旅行是会引起怀疑的,于是婉拒了他的好意。

首领表示这样就无法把事情摆平,于是奇诺询问是否能分些燃料跟弹药给她。

首领命令其中一个男人从船上拿燃料桶过来,奇诺便尽量帮艾鲁麦斯把油加满。

「非常谢谢你。」

奇诺向首领道谢,首领摇摇头说:

「应该是我向你道谢才对,那孩子无法成为我们的伙伴,我真的非常不甘心,不过也多亏你的仁慈,她才能保住性命……」

接着首领询问奇诺。

「对了,当你把那孩子绑起来时,你大可把她杀了。凭你的本事,就算大敌当前也能毫不犹豫的动手吧?可是你并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呢?」

奇诺望向依旧蹲在地上呜咽不止的依妮德,连那些彪形大汉也跟着她一起流泪哭泣。然后奇诺回头看着首领说:

「我不知道。」

「是吗……」

然后首领眼眶微湿的嘀咕道:

「这算是那孩子运气好吧?她运气太好了……就这么认为吧!」

 

就这样,我在十年前的那一天没能当成海盗,于是我只好开始生活在跟过去截然不同的世界里。这是个跟过去完全相同、又截然不同的世界。对于必须永远住在那里的我来说,这是个沉重的事实。

从听着摩托车呼啸而去的声音,到跟大家搭着船回到基地,我一直哭个不停。

大家对我非常温柔。没有人苛责我,也没有人嘲笑我,也没有人表面上替我感到惋惜,但是却暗自窃喜。

 

我曾想过如果真的有,我铁定会杀了他。不过我就是平安无事。

只是后来我任性的跑到一座无人岛上,那是个没水、没食物的小岛,我独自在那里渡过了五十天。

在那里我什么也没做,只是拼命的发呆,有时候还想说干脆饿死算了。要不是大家偷偷送粮食跟饮水给我,或许我真的就饿死了呢!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他们。

后来根据不能当海盗的规定,我被秘密支援海盗的邻国收留,以普通人的身份开始在那里过生活。我开始上学、念书,这些都是之前从未接触过的。

在认识许多新奇事物之后,我的心情终于开朗多了。

我比想象中还早毕业,比想象中还轻易的进入一家出版社工作。

比想象中过的还要快乐。也阅读许多过去看都不看的书。后来还演变成自己写作,甚至还成为了我的工作。

我想,我这辈子大概都无法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事是否比当海盗更有意义。

有时候听到海盗出没的消息或传闻,又想到现实中的自己并不是那其中一员,不免感到有些沮丧。

但是,即使如此……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

后来我一直都在确认入境的旅客名单,但就是没出现骑着名叫艾鲁麦斯的摩托车的旅行者——奇诺这个名字。

如果她们哪一天来了,我一定会竭诚欢迎的。

还是说,她们在某处遇到山贼的袭击身亡了呢?

不过,这种事应该难不倒她们才对。

好了,出去剪头发吧!

虽然不至于剪的像当初那么短,不过还是去剪头发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