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2 序  

2011-03-18 12:35:3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2 序 - MāηDīё -

 

小说名称:奇诺之旅

本卷名称:第二卷

狙击兵的故事

有一片森林,一片非常茂密的森林。

有一个丘陵,一个可以俯瞰整个儿森林,高高的丘陵。

在丘陵上,有一名狙击兵,他架着一支长长的狙击用PATHADA趴在那里。

狙击兵透过即使在是黑夜里也能看清物体的狙击镜,目光闪闪地窥视着森林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刚才,在林中一处美丽的湖水边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狙击兵的注意力转移向了那里。

在湖畔,一个一丝不挂,快活地游着泳的男人身影映入了狙击兵的眼帘。

狙击兵不知为何僵硬了一会儿,然后很快瞄准好了那个个子不太高,英俊的年轻男子。接下来,只要扣动扳机,子弹就会以高速射出,杀死那个男子,湖水也将染成一片血红。

就在狙击兵调整呼吸,将食指搭在扳机上的瞬间。

「请你住手吧。」

从狙击兵脑后传来了一个洪亮通透的声音。狙击兵有些许惊讶,只将头略抬起一些缓缓转向后面看去。在自己身后站着一个女人。

她衣着不凡,一头富有光泽的黑发,是个十足的美人。一支大口径左轮握在右手里,枪口正指着狙击兵的头。

「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但请你不要乱动,要是打偏可就浪费子弹和火药了。」女人说。

狙击兵不紧不慢地问道。

「为什么?」

女人微笑了一下,但并没有撤开枪口。

「因为你杀了森林里的人,居住在附近国家的那些被你杀的人的家人,朋友或是恋人,他们委托我来的。」

听完,狙击兵问。

「就是说,你是为杀我而来的喽?」

女人点点头,狙击兵又问。

「那你为什么不开枪?」

听了这话,女人显得有些为难的样子。「你问得好啊」女人说着,开始解释起事情的原委来。

「实际上,在我接受杀掉你的委托之后,同样是这个国家的人,以同样的金额委托我一定不要杀你,不要插手进来……希望我杀你的人很多,但同时也托你的福,多年的积怨消除了,附近烦人的家伙消失了,遗产早早就到手了,家里吃饭的嘴少了,患不治之症的病人摆脱痛苦了,不孝之子不在了等等,希望我不要向你出手的人也同样有很多。对他们而言,你似乎是他们的幸运之神。」

「原来是这样。」

「所以我一路上一直在为到底该把你怎么办而烦恼,现在也是。」

「那这么办吧。」

「怎么办?」

「请你来命令我。到目前为止,我开枪打的是所有我见到的人。从今以后,我只打其中的一部分人。这个人数由你来决定,我将遵从你的决定。这样一来,死在森林里的人数会减少,但又决不会没有人死。」

「原来如此。」女人定了一个数字,转达给了狙击兵。由于这是个需要进行复杂计算的数字,在此就不多言了。

女人叫狙击兵不要开枪,然后从丘陵上下来,回到了森林里。

 

在林中的那个湖里,男子还在游着。男子一看到女人,也顾不得穿衣就连忙跑过来,哭丧着脸说。

「师父!让我好等啊!我还以为我就要完蛋了呢!」

女人有些无可奈何地督促他赶紧穿上衣服。

男子一边穿着,一边问女人。

「那个,既然我们还活着,就是说那个家伙已经被干掉了吧?」

「没有。」

男子一惊,慌忙要提起裤子,结果两条腿都伸进同一条裤筒,跌了一跤。

女人向男子逐一做了说明。

「但,但要是这样的话,就数字而言,我们现在不是也有被狙击的可能性吗?」

男子虽这么说着,但女人就好像这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似的,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快步朝他们自己那辆又小又破,随时都有可能坏掉的汽车跑去。男子慌忙跟在后面。

上了车,男子问。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即便到那个国家去,因为没有干掉那个家伙,也是领不到成功的报酬的。同时我们也插手了这件事,从另一边怕是也领不到报酬的吧。」

「这我知道啊。」女人优雅地微笑着,发动了引擎。

「两边都付了订金,我们现在就拿这些钱逃跑。」

「……」

男子很想再说些什么,女人没有理会他,急速开动了汽车。

就在汽车前一刻还停留过的地方,飞来一粒硕大的弹头,将那里的一棵树拦腰击为两截。

汽车开走了。

 

这片森林至今还在,狙击兵至今也仍在那个丘陵之上。

 

什么是对的?谁是对的?

有什么是对的吗?有人是对的吗?

— What is 「right」? —

 

序 在沙漠中央

序 在沙漠中央·b —Beginner's Luck · b —

 

下雨了。

雨水漫无边际地敲打着大地。

往对面看去,只能看到下落的雨滴和激起的一片水雾。剧烈的雨声丝毫没有变。尽管现在是白天,但周围一片昏暗。在这场暴雨之中,站着一个人。

是个年轻人,约15岁左右。

他身上穿的那件茶色的长外套,只抵挡住了落在他身上的雨水。一头乌黑的短发已经湿透了,刘海贴在了前额上。雨水就势顺着脸流了下来。年轻人用舌尖悄悄地舔噬流到嘴边的雨水。

「在这种地方还会下这么大的雨,可真是少见。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知是谁向他搭话。是个男孩子似的声音,但看不到说话的人。

穿茶色外套的人一下子仰起脸来。

雨滴敲打在他脸上,毫不留情地流进他的嘴里。雨水流过他的眼角,就像两行泪一样。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突然,他笑了起来。仰着头,大大地张着嘴,双臂举向天空,「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快活地笑着。他像在跳舞似的转起圈来,外套的下摆像晚礼服一般翩翩舞动起来。

「啊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就这样又跳又笑了一阵之后,这个人把脸偏向水雾中的一处,问道。

「怎么样?」

没有回答。他又问了一遍。

「你觉得怎么样?艾鲁麦斯。」

这次有人答话了。

「怎么也不怎么……」

「怎么也不怎么?」

听了鹦鹉学舌般的反问后,声音淡淡地答道。

「我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意思。但,怎么说呢,心情十分复杂。」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又仰起脸,快活地笑了起来。

声音问道。

「奇诺,今后该怎么办呢?」

「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还是为想该怎么办而继续发愁呢?」

被称作奇诺的人回答完,又接着笑了起来。

雨,一时并没有要停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