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时雨泽惠一】【奇诺之旅】01 chapter3  

2011-03-15 22:24: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话 铁轨上的三个人

第三话 铁轨上的三个人 — On the Rails —

 

 

这里是巨木丛生的森林。

树干粗得足有双人床那么宽的参天大树,像神殿的柱子一样,无规则地到处耸立着。

抬头看只能看到一片绿色。树的枝叶距地面有二十多米高,将天空遮挡得密不透风。由于缺乏日照,地面上几乎没有长草。只有黝黑而湿润的泥土到处都是。这里是一处由黑色和绿色构成,大自然做出的不自然的空间。

「我不太喜欢在森林里行驶,知道为什么吗?艾鲁麦斯?」一个站在巨木旁边约十五,六岁的短头发的人说。

瘦瘦的身上穿着黑色的夹克,系着黑色的皮带。皮带虽很宽,但他的腰身却很细。右腿和后腰挂着枪套,里面装着手持型PATHADA。

在他旁边支着一台MOTORADO,后座的部分成了行李架,绑着一只有些脏的皮包。引擎并没有关掉,后轮空转着。

「是因为毛毛虫吗?奇诺。」被称为艾鲁麦斯的MOTORADO答道。

「才不是呢。……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啦,实际上是因为在森林里很容易搞错前进的方向。本想向西走,不知不觉就变成向南走了。看不到太阳也不好受啊。」被称为奇诺的人这么说着,将一顶带着小小帽沿和耳罩的帽子戴在头上。

「前进的方向,是吗?」

「没错,艾鲁麦斯。我们往正北走的话,就能走出这片巨大的丛林,然后走上大路,理论上讲应该是这样。」

「应该是这样?嗯?」

奇诺从胸前的口袋里取出圆规,走到艾鲁麦斯边上,确定正北的方向。

「咱们走吧。」奇诺回头看了看,确认没有东西落下,同时也确认了一下绑在艾鲁麦斯上的行李及捆在上面的大衣不会掉落。

然后奇诺戴好手套,跨上了艾鲁麦斯,将身体前倾,收起了支架。同时打开离合器,稍微行驶了一下确认刹车的灵敏程度,最后戴上了风镜。

奇诺开动了艾鲁麦斯。

不一会儿又停下来了。

奇诺从艾鲁麦斯上下来,走到旁边,用圆规确认方位。

然后飞身骑上艾鲁麦斯,走了一段路,停住,走到旁边,确认方位。奇诺就这样重复了好几次。

「啊啊,真麻烦。」奇诺边嘟囔着,边一丝不苟地做着确认工作。

「辛苦你了。」

在奇诺做完第108回方位确认,再次驾驶起来后,在黑绿相间的行进前方,开始混杂出一道白线。很快白线自上下宽阔起来,成了一条明亮的光带。

奇诺放慢了速度,等眼睛逐渐习惯了明亮的时候,MOTORADO驶过了最后一棵树,并最终驶出了森林。

在森林北面的尽头并没有路。

奇诺的面前只有一片郁郁葱葱,枝叶繁茂的,很普通的热带雨林。

「没路啊,方向搞错了吧?」艾鲁麦斯嘟囔起来。

「没有……至少大体上是没错,快看。」奇诺催促艾鲁麦斯向下看。

在茂盛的杂草间能隐约看到一条红褐色的线。不远处还有另一条与之平行排列着。

「是铁路!有路了!」

「说的好。」奇诺脚一蹭地,慢慢将艾鲁麦斯的车头掉了过来。

「告诉我路的人说过,『乘MOTORADO应该可以到得了,半路上能见到一条很宽的道。』,他指的应该就是这条铁路了。也许是有人为了走出这片雨林而利用这条路吧。」

「原来是这样,但有火车来吗?」

「草长得这么茂盛,铁轨也锈迹不堪了,我想这条铁路是不再用了。……」

奇诺将艾鲁麦斯驶进两铁轨之间,朝向西边。仔细一看,杂草沿着铁路生长,就像雨林中的一条绿色的路。

「这样挺好,至少不用担心搞错前进的方向了。奇诺。」

奇诺点点头,开动了艾鲁麦斯。为了防止铁轨和前轮碰撞,奇诺行驶得很小心,速度也无法提得太高。

车轮轧着疯长的杂草,奇诺和艾鲁麦斯奔驰着。

在太阳升到最高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第一个人。

最先注意到的是艾鲁麦斯。

 

在刚刚过了雨林中一处平缓的弯道时,艾鲁麦斯说道。

「好像有什么人。」

奇诺看到了在直道最前方的人影,将速度放慢下来。

奇诺他们慢慢靠近过去,是一个男人,正蹲在地上做着什么。他一下子抬起头来。在他身后,停着一台车轮和火车车轮一样的二轮拖车,背斗里装满了行李。

奇诺在男人跟前停下了艾鲁麦斯,关了引擎,从车上下来。

「您好。」奇诺打过招呼后,男人站了起来。

这是一个个头不高的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皱纹,还有一双小小的灰色眼睛。

老人的头发已近乎斑白,留得很长,胡子拉碴的。他戴着一顶黑色的小帽子,身着的衬衫和裤子也是黑的,已经破烂不堪,到处打着补丁,但能看得出原本是做工很好的衣服。

「啊,是旅行者呀。」老人只说了这么一句。

奇诺还想向老人说些别的,但突然注意到了什么。

「啊!」奇诺由于过于惊讶,不禁大叫起来。艾鲁麦斯几乎同时注意到,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老人回过身,跟奇诺和艾鲁麦斯看着同一个东西,然后慢慢回过头,对看着自己的年轻人无所谓地轻声说道。

「啊,这就是我正在做的事……」

奇诺先是看了老人一下,然后又看了一下,嗫声说道。

「不可相信……」

在奇诺和艾鲁麦斯眼前的是铁轨。不仅如此,刚才那么繁茂的杂草在这边一根也没有。精心铺垫的鹅卵石,几乎近于等间距排列的枕木尽在眼前。

而且,两根铁轨就像刚刚从工厂送来的一样锃亮。映着阳光,奇诺所见之处,铁轨的正面和侧面都闪着鲜亮的黑色的光。

「见笑了,我那台二轮拖车不太中用了,不好意思,旅行者,能不能把MOTORADO从铁道里挪出来呀?」

「哎?啊,好的,当然可以。」

奇诺慌张地说着。然后再次来到蹲着的老人身边,轻轻低下头询问道。

「嗯,我有事想问问您……可以吗?」

「什么事呀?只要我知道的话。」

「那个,这全部……连除草带打磨铁轨,全都是您一个人做的吗?」奇诺指着身后的铁路说。

「啊,这是我的工作啊。」老人满不在乎地说。

「是,工作吗?」

「啊,没错。我一直都在做。」老人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拔着脚旁的草。

奇诺看了看二轮拖车,车上装的好像都是老人的生活用品。奇诺又看了一眼艾鲁麦斯,问了一个想必是他也要问的问题。

「一直,是多久啊?」

「50多年了吧。」老人随口答道。

「50年?」艾鲁麦斯大声地反问。

「正确的时间我也记不太清了,差不多是这么久吧,我一直是数着冬天算的……」

「……50年间,您一直在打磨铁轨吗?」奇诺问。

「啊?啊。我是18岁进的铁路公司,那时有条现在还没有使用的线路,但不知什么时候也许就要用,我就被任命去尽力打磨这条铁路。因为我还没有被命令停下来,于是就这么一直干到现在。」

「您没回过一次家吗?」

「啊,我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妻子儿女。我无论如何也得想办法养活他们呀,现在怎么样了呢?我的工资应该还开着,我想他们生活不成问题。」

「……」

奇诺和艾鲁麦斯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旅行者,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老人随口问道。

 

在闪闪发光的两条铁轨之间,MOTORADO行驶着。

奇诺和艾鲁麦斯从日出开始就一直在赶路。奇诺只有在见到小溪时才稍事休息,捧一把水喝。

铁路在热带雨林里缓缓起伏着向前延伸。灰色鹅卵石铺成的道路指引着奇诺和艾鲁麦斯前进的方向。

「真得谢谢昨天的那个老爷爷。」艾鲁麦斯重复着今天不知说过几回的话。多亏了有除过杂草,打磨得可以映照出天空的铁轨,驾驶起来比昨天要方便多了。奇诺和艾鲁麦斯边感受着枕木有规则的震动,边继续行驶着。

等到奇诺觉得肚饿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第二个人。

最开始注意到的是奇诺。

刚拐过一个相当急的弯路,奇诺突然捏了捏刹车。艾鲁麦斯也很快注意到,铁道上停着一台二轮拖车,旁边有一个男人。

男人吃惊地转过身来,将手里拿的一根长长的棒子似的东西立在二轮拖车上,张开手示意他们站住。

奇诺在男人跟前停住艾鲁麦斯,关掉引擎,从车上下来。

「您好。」奇诺轻轻打着招呼。

「啊,你好,旅行者。」这是一个老人。个子比奇诺高很多,瘦得干巴巴的。只有嘴边留着一缕胡须。已经谢光的头顶上歪扣着一顶帽子。

和昨天的那位老人很像,他穿的也是一身的黑色,而且也是到处打着补丁。

奇诺刚想和老人说些什么,这时艾鲁麦斯注意到了什么。

「奇诺!你快看铁轨!」艾鲁麦斯叫了起来。

铁轨?奇诺很是诧异,稍微欠了欠身。只见在二轮拖车的对面,闪亮的铁轨被撬得东倒西歪,枕木也不见了,只有鹅卵石铺成的路还一直向雨林前方延伸着。

「铁路不见了……」

「啊,都是我掀掉的。」听了奇诺的嘀咕,老人答道。然后对愣在那里的奇诺说。

「不好意思,我的二轮拖车让不开道,拜托你从铁路上下来好吗?」说完,就把那根一端有些弯曲的长长的铁棒拿在手里。绕到了满载着行李的二轮拖车后面。

奇诺连忙打开艾鲁麦斯的引擎,下了铁道,也绕到二轮拖车的后面。

老人将铁棒插到一侧铁轨的下面,然后往棒上一使劲,「嘿呦!」

铁轨被撬了起来,滚落到了鹅卵石铺成的隆起的一旁。

奇诺仔细看了看,后面的路两边也躺着被掀倒的铁轨,沾满了雨林的红色泥土,早已不见了光彩。老人又掀掉了另一边的铁轨。

「我有事想问问您……」奇诺问。老人转过身来。

「您为什么要掀掉铁轨呀?」

「这是我的工作。我一个人一直在干着,当然还有去除掉枕木。」

「我有些不祥的预感。」艾鲁麦斯将声音压低到只有奇诺才能听到。

「一直……是有多长呀?」

「过了已经有50年了吧,我也记不清了。」

「……」

「我是16岁进的铁路公司。因为不使用的线路就不需要了,上头命令我拆除这条线路,这是我接的第一份工作,所以工作很卖力,现在我还没有被命令停下来。」

「您没有回过家吗?」艾鲁麦斯问。

「啊,我有5个弟弟,为了养活他们我才出来挣钱,哪有时间休息啊。」

「原来是这样……」奇诺这么说着,然后随口说道。

「铁轨这么长时间没用,倒还很干净啊。」

老人说。

「啊,一直都是这么干净,真是不可思议啊,但这样一来,我掀起来也更方便了。」

「……」奇诺和艾鲁麦斯站在那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旅行者,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老人静静地问道。

 

MOTORADO在灰色的鹅卵石路上奔驰着。

奇诺和艾鲁麦斯从日出开始就一直在赶路,几乎没有停下来歇脚。

道路在热带雨林中近乎于笔直地延伸着。路两边躺着掀翻的铁轨和挖出来的枕木。用来固定铁轨的螺母堆成了小山,每走一段路就能看到一处。

「路可真不好走……」奇诺说着今天不知说了几回的话。

轮胎和没有枕木的石子路的贴地性很差,有弯道时稍稍倾斜一下就要打滑。奇诺没有加大速度,全神贯注地握着机车的把。

就当艾鲁麦斯准备提议休息一下的时候,他们与第三个人相遇了。

这次是奇诺和艾鲁麦斯同时注意到的。

 

笔直的鹅卵石路那边出现了人影。

奇诺立刻收了油门,艾鲁麦斯什么也没说。

慢慢靠近过去,一个男人正坐在石子路上休息。他看到了奇诺和艾鲁麦斯,使劲地挥着手。

奇诺在男人跟前停住艾鲁麦斯,关掉引擎下了车。

「您好。」

「哦!旅行者。」男人站起来回答道。

虽是个老人却十分强壮。上半身赤裸,胳膊和肩上的肌肉隆起。要不是看到他脸上深深的皱纹,说他是个正当年的中年人一点也不为过。跟昨天和前天的老人一样,他穿着黑色的裤子,裤脚破破烂烂的。

奇诺刚想和老人说些什么,一下子和艾鲁麦斯几乎同时注意到了什么。

「有铁路了……」「有铁路了……」两人同时轻声说道。

在老人身后不远处,有一台二轮拖车。再往后,就是铁路,一直消失在雨林深处。

老人扛起旁边放着的一把巨锤,精神饱满地说道。

「哦,都是我做的。」

「您是在修铁路吗?」

「是呀,为了跑火车嘛。铺上枕木,垫上铁轨,再用螺母固定。」

「您一个人干的?」艾鲁麦斯问。

「说什么话,这要还习惯不了怎么工作呀。材料这里都有,瞧这个,还有这个,这个。」老人指着两边倒着的枕木,铁轨和螺母。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艾鲁麦斯小声嘟囔着。

奇诺问道。

「是工作,对吗?」

「当然了,一直都是。」老人笑着回答。

「一直……是……」

「……掐指算来有50年了吧?我算数不太拿手。」

「……」

「我大概是从15岁起吧,在铁路公司就的职。后来上头说,原来拆掉的铁路也许还要重新使用,就委派我来修理。我还没有被命令停下来哩。」

「您似乎好像还没回过家乡吧?」奇诺就像在确认一样询问道。

「对,没错。家里的双亲都有病,无法工作。我就必须挣出三个人的工钱才行啊。」

「原来是这样……」奇诺说完,艾鲁麦斯插口说道。

「您工作可要加油啊。」

「哦,谢谢啦。」

奇诺无言地发动了艾鲁麦斯的引擎。

「旅行者,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老人微笑着询问道。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