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栗原ちひろ 歌劇系列 第三卷 歌劇·花之章 綻放於荒野之花(End)  

2011-01-24 22:21:2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章 魔导师的归还
  “唔……又苦又呛鼻,浓厚的味道让这感觉久久不散,真难喝!”
  听着着又臭又长的抱怨,卡那齐一拳敲在桌子上。
  不过因为用的是受重伤的左手,让卡那齐为了压抑痛苦而低头无语了好一阵子。勉强止住疼痛的卡那齐对教主吼道:
  “要抱怨就不要喝!”
  老教主在自己的寝室里喝着卡那齐煎的汤药,他摇了摇头说:
  “但是这难吃的味道还真是令人上瘾!再来一碗!”
  “不行!为了配合你,刻意调整煎成一碗了!”
  “真是不知变通的家伙!果然还是很惹人厌。”
  教主闹别扭的说着,不过体格壮硕的老人这么说一点都不可爱。虽然这么说,但全身捆满纱布的教主,看起来似乎也瘦了不少。
  将充满地下的灼烧之水改变成纯水,似乎是非常消耗力量的工作。
  卡那齐的脸色也同样很憔悴,他漫不经心的重新包扎手上的绷带。卡那齐严重受创的手,勉强避开了再也无法使用的危机。不过,要像原本一样灵活使用,仍旧需要一段时间的疗养。
  “随便你讨厌,反正我也讨厌你。”
  “嗯,能意见一致是件好事。但是,米莉安的事我可不会放弃。在你们修养的这段期间,我绝对会笼络她,让她继承教主的位置!”
  低头看向毫不退让的教主,卡那齐将空药碗收到一旁。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用。我们马上又要出发了。已经不需要诱饵的角色了吧?”
  “嗯……要麻烦你也不是不行。”
  看着教主仍然一副惟我独尊的自大模样,卡那齐开始烦恼,是不是应该趁机揍这个老人一拳。教主之所以召开总会,将身中魔物之毒的卡那齐当成余兴表演看待,这一切似乎都是为了引出那个‘黑之摇篮’的人。
  不过,和卡那齐吵架的部分则是教主自己的兴趣。教主继续说:
  “几乎所有书库的内容都有人记在脑中。我帮你介绍熟悉神话的人,就当做是这次的谢礼。这样就扯平了。
  “……真是受不了你这个人。汤药的部分请付现,还有,那个‘黑之摇篮’的部分,不准你什么都不说。”
  教主想了一会儿,翻过身面向卡那齐说明:
  “所谓教会内的结社,并不是全部都很诡异。几乎所有的结社都只是因兴趣而产生的研究集团。‘黑之摇篮’之所以会糟糕,是因为指导者是那个可怜的乌高尔。由于要解咒实在太困难,所以一直都封印在地下书库之中,现在没身身体,他应该也无法再做出什么……我劝你最好还是忘了他的事。毕竟‘黑之摇篮’是很古老的组织,无论在教会内、教会外,应该还潜藏着许多会员。”
  “不可能,那些人是我的敌人。”
  卡那齐的口气一派轻松,但是话中却暗藏着黑暗的热情。教主皱起眉头:
  “喔喔,真是讨厌的眼神。所以我才讨厌年轻人。”
  “你管我这么多!而且就算我忘了,对方也不会忘记,大概吧?他们似乎也敌视不死者,反正要是我继续巡礼,应该还会再遇到……那么,好好静养吧。”
  卡那齐冷淡说完便离开教主的房间,看到米莉安就站在门外的走廊。她看到卡那齐走出便离开依靠的墙,用虚弱的脚步走向他。
  米莉安似乎也同样因为多次的施法转换而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在事件结束后整整睡了三天三夜。少女抬头看向卡那齐询问:
  “他还好吗?”
  “如果你在问教主,他还是老样子,杀也杀不死般的精神抖擞。和他相较,你的脚步还很不稳,不要出来乱走。”
  “我没问题,要是卡那齐又被抓,会很麻……烦……”
  米莉安打算硬撑,但是卡那齐在她说完之前就将米莉安抱了起来。像搬货物一样将少女扛在肩上,卡那齐无视她的辩解向前走去。
  “不行,回房间去。”
  米莉安在卡那齐的肩上边晃边想了一下,抬起头对着卡那齐的后脑的勺说:
  “卡那齐……空平常都抱在前面。”
  “……这样比较轻松!”
  卡那齐不高兴似的咋舌,不过仍小心在不造成自己左手负伤的情况下,慎重的抱起米莉安。米莉安也搂住卡那齐的脖子,顺利被他的双手抱着。卡那齐对着下巴下方的淡黄色头发叹了口气:
  “空在做什么?”
  卡那齐难得叫出诗人的名字,米莉安看向他回答:
  “修理乐器。还有,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真不错。那家伙的脑袋大概只是聪明的十岁孩童左右。对了,你有对斐金家的人们说过什么了吗?”
  “还有……不过……”
  看着米莉安困惑的说不出话,卡那齐苦笑着平静说道:
  “再仔细考虑一下,拥有家族是很棒的。”
  “嗯。”
  确实理解卡那齐的话之后,米莉安稍稍点了头。
  
  ◆
  “……太好了,库欧里亚。”
  躺在床上的教主这么一说,随侍在房间角落的库欧里亚便走了出来。
  “教主大人……父亲大人,您真的打算让她继承吗?那孩子实际上……”
  “将那孩子的真实身份当做秘密,这样对那孩子来说也比较幸福。毕竟那里的人,是会将婴儿丢进遗迹来创造觉醒位的人。明明没有比人格未成熟的觉醒位还要恐怖的东西……怎么了,库欧里亚?你的脸色不太好。”
  库欧里亚靠近父亲的枕边,用认真的表情看向他。
  “父亲大人,我就这么不可靠吗?连这面具也无法继承?”
  库欧里亚直接了当的询问,让教主露出些许高兴的表情。
  库欧里亚的眼神中带着压过不安的觉悟。终于啊!教主如此想着。
  终于到了能够和自己的末子正面对谈的日子。如果库欧里亚还是满心不安,一直看着自己的脸色说话,教主什么话都不想和他说。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教主说道:
  “你错了,库欧里亚。问题不在于你可不可靠,而是继承这面具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说真的,我并不想让你继承。不过,其他的干部全都可能是‘黑之摇篮’的成员,这让我更无法轻易交出教主的位置。这面具里封有乌高尔一半的心,绝不能交给‘黑之摇篮’的成员。因此,我才会想提拔你成为下一代教主。”
  教主用大大的手摸着脸上的面具。
  “不过,这次将一切都解决了。‘黑之摇篮’的干部都被抓起来,乌高尔的身体也毁灭了。而且如果是米莉安,说不定能够制住这面具。将只有代表意义的教主之位和面具交给她,你就可以在实质上统治这干净的组织。这对你是最好的一条道路,你明白吗?”
  “父亲大人……”
  库欧里亚的表情缓缓扭曲,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似的。教主很高兴的继续说:
  “那么,之后的问题就只剩下魔物的出处还有那位诗人。能够这么轻易进如‘黑之摇篮’的根据地,再怎么装傻都很奇怪,说不定是接触过古老禁忌的人物。在乌高尔之后得封印住的,应该就是他了吧……?”
  教主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而中断,寒气从腹部传了上来。他缓缓移动视线,看到有东西插在腹部上。是一根很长、很长的针。
  教主瞪大了双眼,握住针头的正是库欧里亚。他平静的说:
  “父亲大人,您什么都不懂啊!我想要继承的,就是那个面具,就是那颗石头。我从以前,就一直听着石头传出的话,我知道——它所说的真实。我一直都很孤独,这世界的主人并不是人。”
  库欧里亚说的,正是“黑之摇篮”的主张。库欧里亚放开针,从教主脸上剥下半边的面具。
  教主没有抵抗。腹部很冰冷,针上一定有毒。教主的心也很寒冷,库欧里亚的话中也有毒。库欧里亚看着手中的面具,边向后退边说:
  “为了这个,为了继承面具我才刻意讨你欢心,还让伙伴被抓——不过,我有反对他们拿卡那齐做实验材料,因为卡那齐有可能成为朋友。毕竟他吞进了魔物,我感觉和他也能心意相通。不过,已经不行了。”
  黑之摇篮。没想到你也是吗?教主这么问,但发不出声音。教主的视野开始模糊了起来。真困扰,自己好象连儿子的事情都不太了解啊!自己的话和想法,似乎没有一项能传达给儿子。
  眼前还真昏暗。外面放晴了吗,库欧里亚?
  没有回答。教主的视线角落里,库欧里亚从房间角落的古老柜子中拿出了地下书库里乌高尔的面具。
  教主的面具和乌高尔的面具绝不能合而为一。
  教主打算开口说话,但是喉咙只发出嘶哑的呼吸声。
  大气震荡着,好象有谁在说着怀念的话语。是库欧里亚的声音。
  不过,这一定——不是库欧里亚。
  有人用着库欧里亚的声音说:
  “那么,开始吧——为了他们的再临,再一次的让一切——让一切恐惧吧!”
  
  ◆
  “你刚刚说什么?兰格雷卿。”
  班修拉尔低语着。他的语调还是和平常一样充满了平民气息,不过声音和表情却完全冻结。
  在凯基利亚城二楼的大厅里,有着归来的榭洛弗、她带来的暗魔法教会本部特使、凯基利亚的魔导师们,以及班修拉尔和修娜尔,再加上兰格雷卿和他的部下。
  榭洛弗为了凯基利亚之死的相关事件,召开和班修拉尔一行人对谈的会议。而兰格雷一行人则强硬的介入同席,他毫不在意魔导师们冰冷的视线,贯彻着强硬的姿态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兰格雷站在榭洛弗的御座之前,从手中的信件后抬起头,用冰冷的视线看向班修拉尔。
  “我说,关于这次的事件,凯基利亚的魔导师将由帝国法院的法庭来判处。将剑指向光魔法教会本部的人,就等于是挥剑指向帝国。”
  听了兰格雷的话之后,坐在榭洛弗身边的黑衣男子站起身来。他是暗魔法教会本部派到凯基利亚的魔导师特使,工作是负责调解班修拉尔等人所属的光魔法教会,以及榭洛弗所属的暗魔法教会两者之间的纠纷。上了年纪的魔导师沉稳的开口:
  “等等,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准备好和光魔法教会商谈解决。魔导师之间的对决,无论任何人都不允许介入,你们崇敬的法之书里应该也有写。”
  听了魔导师的话,兰格雷高傲的点头。
  “的确,帝国政府无法介入魔导师之间的争执。但是有一个例外存在,大家知道吗?——如果是‘古老盟约’的相关事件,无论在这世上的哪个角落,我们都将前往完成义务。也就是说,如果是和魔物有关的事件就得介入。”
  听完兰格雷的话,班修拉尔露出淡淡的笑容。事态变得很奇妙啊!
  班修拉尔为了解除周围的紧张感,搔了搔头说:
  “盟约——神圣帝国路斯常备骑士团,当魔物现身之时,无论何时,何地都将前往,将起歼灭。是指这个吗?上次执行这段盟约时,是水音·高嶺的事件吧?因为退治魔物的关系,帝国军首次进到东方……不过兰格雷卿,这次的事件,你知道的还真详细啊。凯基利亚出现魔物的事,你从哪儿听来的?我应该只有对本部报告过。”
  光魔法教会的法务部的帝国政府的帝国法院关系很不好。光魔法教会本部如果没出纰漏,情报不可能马上就泄露出去。兰格雷淡淡的回答:
  “我只是遵循皇帝陛下的旨意。皇帝陛下表明,这次的事件不能让魔导师们自行解决。因为,这次和‘黑之摇篮’有关系。”
  “摇篮……你是说那个,以不知道从哪来的魔导师为中心的危险集团吗?”
  听到意外的名词,班修拉尔忍不住眨了榨眼看向榭洛弗。榭洛弗表情僵硬的沉默着,但是眼神中闪耀着困惑和动摇。
  “黑之摇篮”这个组织,在魔导师还有一部分人当中非常有名。不过,没有人知道组织的实际情况这点也非常出名。团员散布在大陆各地,据说一般而言连彼此的脸都不认得,是个几乎成为传说的古老集团。
  兰格雷微微点头,直盯着榭洛弗说:
  “没错,那是一群主张魔物才是世界正统主人的无义之徒。对于以狩猎魔物,目标成为世界守护者的帝国而言,他们是敌人。至今仍有许许多多的暗杀,以及世界上的阴谋都和他们有跟深的关系。他们企图颠覆这个世界。榭洛弗,凯基利亚魔导师身上肩负的罪嫌就是这个——你们可是‘黑之摇篮’的成员?”
  被坚定的话语这么询问,榭洛弗终于从御座上站起身来。对她来说,这种话当然让她很惊讶,在她所知的范围内,凯基利亚领主纯粹只想着守护这里的领地和人民,并非培育魔导师。榭洛弗因屈辱而颤抖着唇开口:
  “开什么玩笑……不要太侮辱我们,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属于那种集团!”
  “证据就是凯基利亚师的身体。‘黑之摇篮’崇拜魔物,据说追求和魔物的同化。传言说,凯基利亚师好象就是因为这种研究,所以才活了五百年不死。还有另一件事。这城旁有着同世界的遗迹吧?里面的不死者怎么了?还在里面活着吗?”
  被他毫无起伏的冰冷声音一说,榭洛弗突然慌乱了起来。不死者——对了,那遗迹的不死者结果怎么了?想要想起来,可是脑袋却一片空白,榭洛弗的话突然顿住。
  “……啊……不,可是……可是……”
  榭洛弗的模样让魔导师们很担心的看向她,兰格雷更加紧追究。
  “你们该不会灭了不死者吧?传说‘黑之摇篮’连不死者都能封印,打算让世上充满魔物。事实上,的确发现了一些不死者消失的遗迹。”
  兰格雷的内容让班修拉尔皱起眉头,他向前走了一步,插嘴说道:
  “等一下,兰格雷卿,你有点太超过了。我也听说过‘黑之摇篮’的传言,不过,前世界的遗迹不属于任何人,是神圣的场所。你们难不成要带着帝国军冲进去搜查吗?”
  “没错。我们有着神交托的法之书,是神圣皇帝陛下的直属臣民,神的意志与我们同在。不死者和世界的遗迹,反倒还可以说是我们的财产才对。”
  察觉到兰格雷的话特别偏激,班修拉尔明显得皱起眉头。在崇拜鸟之神和世界之王的这个世界,宗教观非常原始,毕竟神实际存在。除了东方之类的限定场所以外,所有人都信仰着鸟之神,将供奉献到土地最原始的神社内,听着诗人唱的宗教歌曲来显示信仰。
  就算是大陆最大势力的神圣帝国路斯,也在帝都内举行祭礼,领土内建有神社,绝不对踏入信仰的中心,也不对遗迹出手。
  对于仿佛完全无视宗教的兰格雷,班修拉尔毫无紧张感的说:
  “喂……不要说这么危险的发言啊。拜托~扯到宗教就麻烦恶劣。皇帝陛下也不是神啊。”
  兰格雷看向班修拉尔,突然伸出食指着他说:
  “注意你的发言,基斯郎·班修拉尔卿。如果你还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不久之后将会举行法之书第三八二回的改订。法之书将禁止古老的信仰。禁止古老的宗教歌。知道歌曲,吟唱歌曲都会被处刑——这么说来,你固执追寻的罪人,好象也是诗人吧?”
  “是这样……没错啦。”
  班修拉尔一瞬间因为不明了兰格雷话中的意思而愣住。取而代之的,是御座上的榭洛弗叫道:
  “太愚蠢了!你们难道要杀尽毫无罪状的古老宗教者吗!?”
  “注意你的口气!”
  兰格雷怒吼着。这次换随侍在班修拉尔身后的修娜尔以严肃的表情开口:
  “会让不可能会通过这样的法案!更何况,改订所需要召开的的神圣会议,应该在更久之后!”
  “这是赦令。”
  兰格雷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室内,大厅中静得吓人。
  班修拉尔从刚才开始,就不合他形象的呆在原地。他打算在脑中思索着帝都正在进行的事态,不过却因为感情上的问题而混乱着。
  兰格雷用手指推了推单眼眼镜,看向班修拉尔。
  “班修拉尔卿,你明白吗?欺诈罪大不了只会挖去一两颗眼珠,不过这次的修法,可以让诗人光是诗人这点就可以处以死刑。”
  怎么样?兰格雷以视线询问他,班修拉尔用阴郁的眼神回视。
  帝都似乎真的开始进行麻烦的事情,自己应该被卷入这件事了吧?班修拉尔站直身子,难得的行了贵族的一礼。
  他带着冷笑的脸上,藏着阴暗的喜悦。
  “这还真是,太棒的消息呢。”
  
  ◆
  帝都一角,少女一如往常的醒来。
  阴暗的房间中塞满了许多东西,不过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有人在敲门,外头传来了嘈杂的声响。
  “教主大人!紧急通知!教主大人!暗魔法教会的总教主逝世了!”
  听着吵人的声响,少女在床上缓慢的转过身。
  床单上散落着少女长及脚踝的长发。她的房间全都由白色构成,当颜色限定在白和金时,房间的装饰也只能在素材和形状上玩花样。
  埋在编得极为细嫩的棉被中,少女——光魔法教会的教主张开眼。她的瞳孔呈现紫红色,有着淡黄色的长发。未曾接触外界的肌肤洁净透明,柔弱细瘦的四肢带着介于少女和少年之间的中性。
  要是卡那齐看到这名少女,一定会非常惊讶吧?
  身为光魔法教会教主的这名少女,她和米莉安实在太相象了。不过,她的眼神却像死人般失去老人嘶哑的声音继续说着吵人的话语。
  这里真是个讨厌的地方!少女如此想着。她动着干燥的嘴唇小声说:
  “所以米莉安,你不能回到这里来……这里,有一大堆可怕的人在。”
  
  
  
  
  
  后记
  这是《歌剧》系列(勉强成为系列)的第三集《歌剧·花之章》。能平安将书呈现在读者面前不禁让我松了一口气,我是栗原ちひろ。
  这次的“fiore”是“花”的意思,内容也是以女孩子为主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上次的《歌剧·歌手之章》成了有点少年向风格的展开,所以自行反省了一下,因此这次打算完全偏向少女风格的描写。结果,责任编辑看完原稿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确实地往不同的路线发展了呢~”从这里大概可以知道结果——对不起,这次好象又遍离了(远目)。
  
  呃~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这是似乎偏离少女小说本道的第三集,这次主要在三人创造的小社会之中,又起了小小的变化。无论如何,变化虽然是很恐怖的事情,不过个人希望能够重视所有的变化。如果读者能够满意,请看护着他们的变化。
  还有,这次让一名准正规角色的新角色出场了。那就是班修拉尔的前同学,兰格雷卿。因为班修拉尔有点堕落的感觉,所以就让兰格雷成为彻底精英的角色!虽然是这么想,不过一下笔就成了那样的角色。回头再看,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怜。之后应该还会再出场,希望能够换回一点形象……
  
  在这里说些之后预定。虽然还是老样子,所谓的预定是未定当前的一片黑暗,不过,总之会在二○○六年六月后半发售的杂志《The Beans Vol.7》上连载短篇。内容和本篇有些不同,是班修拉尔孩提时的故事。而且这时代的故事,会在杂志上分成数次连载。没想到能够接下这么行分量的外传长期连载,我本人也很惊讶。如果读者们在金钱方面和时间上都刚好,请务必一看。班修拉尔的保姆之类还有诗人都会出场喔~
  
  最后还是在此道谢。感谢绘制插画的THORES柴本老师(第二集的插画美丽得让我差点从椅子上翻倒!)感谢散文风味的本人文章的良心——责任编辑。以及感谢能够原谅这不成熟年轻人所写出故事的读者们。对于陆陆续续开始收到的些许鼓励,我真的非常感谢。笔者努力着一步步向上进步,在此祈求着我的变化能升华作品的趣味和易懂,期待着在下集与读者们相遇的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