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栗原ちひろ 歌劇系列 第四卷 歌劇·樂園之章 黑暗樂園的設計者(End)  

2011-01-29 14:31:3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章 呼唤演员之声

  位于帝都最上层附近的光魔法教会本部,从今天早上开始发生的异常事态,一直延续到现在。
  「你说不能进去是什么意思?我有事要通报西方教会长杰佐大人……」
  「如果有事,就整理成书面报告带过来。我会负起责任转交给杰佐大人。」
  在六角形的无墙大厅里,光魔法教会本部的魔导师将担任信差的青年赶了回去。当青年不断抱怨着消失在长长的回廊彼端后,魔导师背后的大型金属门打开了。
  「……走了吗?」
  「莱茵索德大人!一整天连理由也不说就禁止所有人进入本部,已经到极限了!」
  魔导师以悲痛的语气,向从刻着阳光与飞鸟图样的门扉缝隙间探出头的老人——莱茵佐德喊着。但是,莱茵佐德面有难色地沉吟: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没想到皇帝陛下的使者居然会将本部内部破坏得满目疮痍,此事绝不能泄漏给外界知道……我们只能祈祷德库丝塔大人快点『回来』了。」
  德库丝塔与皇帝的使者,到现在都还待在在两人话中提及的光魔法教会最深处——光魔法教会教主德库丝塔的事务室里。一整天都耗在这个房间里的摩尔根,不禁显出疲色叹了口气。不管她多么精神奕奕,毕竟还是个老妇人。
  不过坐在椅子上的德库丝塔——更正,是辛尼丝塔的状态更加严重,她的脸庞与嘴唇几乎完全失去血色,没被遮住的左眼也只是空洞地瞪着半空中。摩尔根将手肘靠在椅背上,探头注视着辛尼丝塔。
  「……我说德库丝塔,你也该适可而止了吧?我会说出真心话,而你也这么做,可以吧?其实,我打从心底厌恶你。」
  摩尔根加重语气恨恨地如此坦承,令辛尼丝塔的身体微微颤抖。发现少女不快的反应,摩尔根的笑容变得执拗起来。她继续呢喃:
  「看到你这个像洋娃娃一样的小丫头,明明只是个装饰品却被捧得高高在上,我真的打从心底觉得火大。老实说,我想更进一步地侮辱你,如果皇帝陛下允许,我马上就就会这么做。你是经过一再配种之后诞生,是受到品种改良的鸽子,扭曲的宠物。而且即使碰到这种情况,你也是个除了沉默之外什么都不会,不知世事的小鬼。光是和你待在同一个地方,我就觉得想吐……你也该差不多别再逞强了吧?快点让我回到宫殿里,回到皇帝陛下的身边。」
  摩尔根的恶劣态度缓缓渗入辛尼丝塔的心中,她颤抖着说出了什么。
  「你说什么?」
  摩尔根探出身子,德库丝塔在她耳边以几不可闻的声音低语:
  「……世界、存在吗?在这里的外面、真的有世界存在吗?即使到了外面也不会消失?世界、辛尼丝塔、你……真的会到这里来,不会消失?」
  「辛尼丝塔……我受够你的戏言了。」
  「把眼罩拿过来。」
  辛尼丝塔突然清楚地说道,让摩尔根吃了一惊、缩回下巴。
  听到辛尼丝塔的吩咐,被魔导骑士挡在事务室门口的光魔导师拚命请求:
  「请快点让我们通过!如果不赶快把眼罩交给辛尼丝塔大人,事情将会变得不可收拾啊!」
  「不可收拾?有什么……」
  当摩尔根带着浅笑如此嘲讽时,突然感到一股重量压在肩头。
  「咦……?啊……!」
  摩尔根立刻站立不住,跪倒在纯白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上。尽管如此,施加在她肩膀上的重量还是不断增加。从肩膀到背部,甚至连头部也是,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掌往下按压般沉重。摩尔根虽然咬紧牙根忍耐着,但是要长时间承受这种重量是不可能的。
  「好痛……什么……难道,辛尼丝塔……是你……?」
  摩尔根整个人几乎快被压扁似的猛然倒在地板上,勉强将视线转向辛尼丝塔。她置身于连一根手指也无法动弹的压迫感中,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白衣少女缓缓地勾起嘴角,做出笑容的形状。接着,一阵夸张的笑声突然在挑高的天花板之间回响。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汝的样子还真好看啊,叔祖母大人!敢像方才那样狠狠地折磨别人,汝应该已经做好觉悟了吧?」
  辛尼丝塔发出嘲笑时,身为摩尔根部下的魔导骑士们正打算冲过来。
  但是,他们也被无形的力量之墙挡下。虽然他们的铠甲里传来魔法机器运转的声音,但面对充斥在事务室之内的强大魔法力,那种东西是毫无招架之力的。
  随着接二连三的破坏声响起,魔导骑士们也发出刺耳的重响倒在地上。摩尔根喘着气低喃:
  「你……你……你是……」
  无论怎么想,这股恐怖魔法力的源头部出自辛尼丝塔。但是直到刚刚为止都如此纤弱的少女,不管是在态度上还是魔法力上,都产生了过于极端的转变。
  辛尼丝塔一脚踩在表情僵硬的摩尔根头上,露出华丽的微笑。
  「嗯?汝没见过这种状态的吾吗?吾乃德库丝塔,只要睁开『力之右眼』,像汝这样的臭老太婆根本不值一提。好了,汝希望吾从什么地方开始破坏?」
  辛尼丝塔……不,德库丝塔的声音听起来既亢奋又开朗,摩尔根则拚命喘着气试图呼吸。这时德库丝塔的亲信冲进事务室,惊慌失措地奔向德库丝塔跟前,将她专用的眼罩递给她。
  「德库丝塔大人!请您住手吧,公爵是皇帝陛下的使者啊!」
  听到亲信这么说,德库丝塔坦率地歪歪头,一把抓住眼罩。
  「是吗?虽说心情变好了,但吾还是想大闹一场哪!也罢,摩尔根·夏耶听着。汝去告诉皇帝,如果想知道什么事就亲自到这里来。到时候叫他要有至少得献上一只手脚的觉悟过来!」
  正在替换眼罩的德库丝塔眯起闪耀的右眼,朗朗宣言。
  接着,她的眼神微微放松,低头望着自己的手。少女打开白皙的拳头,她的掌心里什么也没有,但德库丝塔脸上露出非常安稳、仿佛怀念着什么的微笑。

  ◆

  「您回来了,摩尔根大人。」
  「我要到海之卧房去,别让任何人过来。听到了吗?不管任何人都一样。」
  在深夜回到帝都宅邸的摩尔根,抛下这句话就定向卧房。年纪大约与摩尔根同世代的总管察觉主人的心情不佳,深深低头鞠躬表示了解。
  通往楼上的宽大阶梯,其圆柱由有着深绿与浅粉红漩涡花纹的罕见石材打造,令人印象深刻。摩尔根走上阶梯来到自己的房间,在屋外等候的仆人沉默地打开房门后,在微弱灯光映照下拥有幻想之美的卧房呈现眼前。
  正方形的房间里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甜美香气,高级的半透明薄纱从天花板上层层垂落。设置于四处的灯火与薄纱,使房间里的一切看来都像是朦胧的剪影。每一面墙都是用内含古老贝壳的乳白色石块建成,墙上刻着纤细的流水图样。
  听到背后传来关门的声音后,摩尔根突然皱起眉头。
  薄纱正随着室外的夜风飘扬。
  「怎么回事……居然入夜了还开着窗。」
  「等一下,请别斥责仆人。是我擅自从窗户爬进来的。」
  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令摩尔根错愕地呆立在原地,薄纱彼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瘦小的人影。咕、咕……某处传来鸽子的叫声,摩尔根眯起了眼睛。
  「……鸽子……带着鸽子像孩子般的男人——你是情报商『小鸟』吧?」
  「你真清楚,不愧是表里两方面实力都很强的威尔堤雅公爵。没错,我就是先前向阁下的部下传达有关凯基利亚消息的『小鸟』,乌齐列特。以后请多指教。」
  乌齐列特抱起在地上走动的鸽子,从薄纱后走了出来。摩尔根瞥了乌齐列特一眼,发现他是独臂。微风轻轻晃动乌齐列特那空荡荡的衣袖,将微笑着的开朗声音传到摩尔根耳中。
  「我突然来访,惹你不快了吗?明知这么做很失礼,但有些消息还是想献给你。」
  「深夜爬进女性的卧室献宝?算了,凭你的手臂,真亏你能穿越守备来到这里。我喜欢有能力的人,不管是多么微小的才能都一样……把你的消息说出来看看吧!」
  摩尔根微微笑着回答,乌齐列特加深脸上的笑意倾首说道:
  「首先。我来到帝都后,拜见了光魔法教会教主德库丝塔大人的尊容,真是吓我一跳,她与我在凯基利亚看到的觉醒位魔导师女孩,长得像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喔~」
  摩尔根露出锐利的眼神盯着乌齐列特。但乌齐列特不为所动地往下说:
  「还有,明天有个东西会漂浮在流过帝都的圣葛札维河上,那是掌握昆特港所有权的宝石商头颅呢。只要他一死,昆特港的所有权应该就会落入你的手中吧?」
  「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你还真努力啊!不过如果你说谎,就换你的脑袋落地了。你不惜做到这种地步,到底想得到什么?」
  乌齐列特露出看不出表情的笑容,向颇为心动的摩尔根说道:
  「是手臂啊,阁下。听说只要跟在你的手下做事,别提手脚,就连头部有办法重新长出来。而且,新的肢体还比原本的更加优秀。我的手臂是被我所憎恨的对手砍伤,因为伤势恶化,只得选择截肢。所以我必须找回手臂,再用同样的方式把那家伙的手臂砍下来。在达成这个目标之前,我每天都会作梦……梦见听到哭声的梦。」

  ◆

  「……坐……坐立不安……!」
  班修拉尔露出一脸与他不相配的憔悴神情呻吟着。
  特地解体后搬运过来的护送马车停在他身旁,那个白色的诗人被捆得严严实实,安分地坐在马车的牢笼里。
  不过,空的脚骨折、手上戴着手铐,眼罩上写着封印的魔法文字,整辆马车也到处贴满封印魔法符咒。处于这种状态下,除了安分坐着以外也无法做些什么。
  「闭嘴,吵死了!如果你这么在意,干脆杀掉他不就好了。」
  将残存的「黑之摇篮」团员与暗魔法教会本部残留的资料一网打尽,正在阅读资料的兰格雷抬起头瞪着班修拉尔。不知为何,他没有穿着上衣。
  由于卡那齐他们先前的奋战,班修拉尔一行人几乎没碰到任何抵抗,轻松地镇压了暗魔法教会本部。靠着获释的混沌的群集居民协助,他们正设法把俘虏与资料从谷底拉上去。
  部下们在森林边缘忙着归程的准备,站在一旁的班修拉尔脸色发青地告诉兰格雷:
  「我也想过要杀他,但只有那家伙才能搬运那个危险的乌高尔面具。如果换成其他人,一定会受到面具的影响,为什么那家伙却没事啊?基本上,我如果杀掉他,岂不是会惹修娜尔生气吗?」
  兰格雷瞥了一眼那个和空一起搬上护送马车,装着乌高尔面具的柜子。然后立刻对班修拉尔的发言皱起眉头。
  「……你会看部下的脸色办事?」
  「哎呀,仔细想想,如果那家伙放弃我,那么直到接任的辅佐上任之前,我就得负责一切事务了。那可就不妙啦!光魔法教会法务部的根基会因此而动摇啊!」
  不知是因为动摇或什么原因,班修拉尔极为严肃地回答。兰格雷勉强保持平静,边推着单边眼镜边转开目光。
  「…………我去向法院的人进言,告诉他们要是嫌法务部碍眼,可以把班修拉尔卿调任为事务官。还有……如果她对你来说那么重要,那就好好把话说清楚吧。」
  「啊?说清楚?对谁说?」
  班修拉尔茫然地问道,兰格雷斜瞪了他一眼,用拇指指向自己的背后。
  在兰格雷背后,是修娜尔正在指挥部下的背影。
  班修拉尔露出难以形容的奇妙表情呆站在原地,但也许是觉得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他摇摇晃晃地走向修娜尔。
  修娜尔若无其事地继续下达指示,班修拉尔走到她背后站住,故意清清喉咙。
  「……班修拉尔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修娜尔轻轻回头,脸上浮现完美的笑容朝他敬礼。她无懈可击的态度让班修拉尔差点退缩,但他还是硬撑着,搔搔脑袋开口说道:
  「对不起。」
  「…………我可以请问一下,您是在对什么事情道歉吗?」
  班修拉尔先发制人似的道歉,令修娜尔不禁哑口无言。但她立刻重整旗鼓,带着微笑反击。班修拉尔的视线在半空中游移不定,搜索着答案:
  「我对你撒了谎。而且,还是有点恶劣的谎话……我是在向你撒娇吧?抱歉!」
  听到班修拉尔出乎意外的坦率致歉,修娜尔仿佛很疲倦地露出苦笑。
  「那是无妨。因为,我也说了谎。」
  「喔,这还是头一次听说。我完全被你骗过去啦。」
  班修拉尔笑着说道,修娜尔也愉快地扬起微笑。
  「应该是吧?我似乎还能够再谈恋爱呢。」
  「…………咦?」
  突如其来的发言令班修拉尔当场僵硬,修娜尔转身眺望并排停靠的马车。
  「关于这次违反命令一事,如果班修拉尔大人遭到本部惩处,我打算彻底离开光魔法教会,毕竟收入也不怎么样。等到养足精神与体力之后,我想到外面去好好赚大钱。」
  听着修娜尔豁然开朗的声音,班修拉尔脸上浮现仿佛有些困扰、又有些欢喜的复杂笑容。如果修娜尔本人有这个意思,他并无意挽留她。
  「……如果是你,大概能轻松搞定吧?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没有必要。不过,如果班修拉尔大人被所有人放弃而走投无路,到时我会负起责任养您。」
  修娜尔笑着回头说道,她的笑容里带着鲜艳的剧毒。班修拉尔的目光一瞬间全被她夺走,不禁眨了眨眼睛。他将双手抱在胸前陷入沉思,严肃地向修娜尔问道:
  「……我可以爱上你吗?」
  「不行,只有这件事绝对不行!」
  修娜尔立刻露出闹别扭的表情,班修拉尔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时候,一个华丽的嗓音插进对话之中:
  「哎呀,你们的感情还真好。班修拉尔大人,你已经忘记人家了吗?」
  「啊?你是哪来的……吓!喔!?」
  一个穿着夸张洋装的女子突然出现,紧紧黏在班修拉尔身上。班修拉尔几乎是反射性地抱住她,但手掌下传来的触感却很硬。站在不远处的兰格雷回头看见穿洋装的女子,不禁脸色大变。
  「你、你这家伙!在本部一再妨碍我的变态!」
  「真失礼,你说谁是变态呀,谁呀!来,你的上衣还给你!这衣服看起来很贵,里层还有魔法阵的刺绣耶?你的品味真奇怪。」
  穿洋装的女子就是琉琉,他将折得整整齐齐的军服扔向兰格雷。
  班修拉尔没有松开环在琉琉腰上的手,挑起一边眉头问道:
  「变态?话说回来,你到底是谁?奇怪……我好像对你有印象,又好像没有……」
  「讨厌,好薄情唷!那如果像这样,你想得起来吗?」
  琉琉摘掉帽子,班修拉尔凝视着他的脸,没多久之后突然大喊:
  「你、你这家伙……!前光魔法教会白银之团成员,琉西安·罗亚·迪尔威尔!那个把教会拥有的魔法石偷窃一空后逃跑的大蠢蛋!」
  「你还记得人家呀!人家好高兴~那下次见喽,拜拜~」
  琉琉以可爱的动作抛个媚眼,举起戴在手背上的魔法石。
  在短暂的停顿后,一片闪光照亮四周。趁众人的眼睛受强光影响的空档,琉琉甩开班修拉尔的手,奔向他盯上的马车。
  琉琉推开监视者打开车门,卡那齐就躺在用木板搭在坐席做成的简易卧铺上。
  「好了好了。麻烦起来一下吧!先不提米莉安,人家可背不动你。」
  「……其他魔导师怎么样了?还有,空呢?」
  卡那齐立刻理解状况,只提出最基本的必要问题。琉琉与勉强起身的卡那齐合力抱起米莉安纤细的身体,露出认真的眼神回答:
  「在大厨房的那些人大都活下来了。他们做完能力所及的事之后,就撤退躲藏起来了。现在警备太森严,没办法救诗人出来。之后,人家一定会设法的……你可以相信这一点,因为人家也试着奔走了一下。」
  两人抱着米莉安跳下马车,头也不回地朝森林奔去。兰格雷擅长魔法防御的部下们回头看着他,但兰格雷没有回应,眼神望向班修拉尔。
  「——药师与女孩逃走了,要追吗?」
  「不,算了……不必追他们。随意分散人手的后果更可怕,他们两个只不过是赠品而已。只要把诗人与乌高尔面具带回去就够了。」
  班修拉尔看着渐渐转弱的闪光眯起眼睛,如此回答。
  他的追捕行动已经结束了……应该是这样的。
  「只要回去,一切就结束了。我们快回帝都去吧!」
  班修拉尔抱着隐隐约约的不安说道,下意识地用视线寻找帝都所在的方向。
  美丽的帝都,那是个暗与光交织——呼唤着演员登场的地方。

 


  后记

  ……是的,从这里开始的篇幅就是后记了。
  每次都不小心用文字写出一本非常黑暗的书,真的很对不起!我是栗原ちひろ。
  各位手上的这本书,是异世界公路奇幻小说(般的)系列的第四集。由于本集的主要内容为上一集《歌剧·花之章》里发生的事件始末,请大家务必两本一起阅读。此外,本系列的前两集则是设计成单册阅读也能享受乐趣的形式。(注:公路小说意思为小说版的「公路电影」)

  这次的标题「eliso」是意大利语中的「乐园」,在英语中就是「elusion」。很抱歉,我选择了难以理解的标题,不过由于每次都会配上阐释书名涵意的副标,因此请大家参考看看。
  说到故事内容,女性阵容的受难程度和男性阵容的没用程度都增加了,而这个系列的甜蜜度也增加了(……应该有吧),新角色也登场了,关于主角们昔日心结的情节就在此告一段落。总之,能写到这里真是太好了!写完本集的原稿后,我总算觉得自己稍微对登场角色们尽到了一点该尽的义务。接下来,故事发展将转向解开世界之谜的方向。登场角色们也会走出过去,为了现在与未来奋战。如果可以,请大家一起见证这个世界的未来吧!
  下次见面的时候,预定是在《The Beans》杂志上连载的短篇(班修拉尔孩提时的故事之二)。长篇第五集大概会在春天发行,内容应该是帝都篇。故事舞台终于要到都会去啦~!

  话说,自从我出道之后终于过了一年。身为懒惰鬼的我,在这漫长的一年里写了许多东西、思考了许多事情。我觉得一路走来,我都不断在选择什么是可以舍弃的东西、什么是不想舍弃的东西。但愿最后呈现在这里的成果,对各位读者来说会是个「娱乐」。如果大家有喜欢的角色、章节或是其他感想,请务必写信给编辑部加油打气。大家的回应,真的是我创作的粮食。回音可能会让大家久候,不过我会回信的。因为这次的故事内容断在比较完整的段落,所以我想把之前写下的幕后花絮与小剧场等等,印成小报附在回信上。(注:以上出版消息皆为日本当地情形)
  最后在此道谢。总是为本书人物赋予美丽色彩与形体的THORES柴本老师、是个大食客的责任编辑、各位读者们,以及与这本书和我有关的所有人,我将对你们抱着满心的爱意,继续追逐神秘与娱乐之影,不断地修行下去。

  栗原ちひろ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