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七夕征文】银汉迢迢,有风暗渡……(友&泰)  

2008-06-07 08:32:13|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边也请挂上!是的,就是那里! 

 

正在兴奋地指挥着源赖久大人的,是拥有拯救京都之力的少女,白龙的神子——元宫茜。 

因着七夕将近之故,府中也颇为热闹起来。侍女们兴致高昂的忙碌于裁剪新装,取出珍藏的贵重薰香进行熏染。常可以听见轻微的嬉笑细语透过竹帘帷幕,为这幽雅宅邸平添一抹亮色。 

 

佳期将近,素来喜爱热闹,性格活泼可人的神子殿自是无法安守一室,旁观诸人欢庆喜悦,今日更亲自指挥着赖久、天真等人装扮宅院,以待七夕。 

 

 

小茜,七夕带不够呢……出声召唤的是随同神子殿一起跨越时空而来,因为有着金发碧眼而时常被误认为鬼族的温柔少年,流山诗纹君。 

 

神子殿环顾一周,却见在场人等皆有活计在身。正困惑于找不出人手,只看得一抹清逸绿色缓缓行来。 

 

来者正是名满京都的年轻阴阳师,安倍泰明殿下。 

 

啊,泰明殿下!神子殿用力挥手,大声呼唤着面无表情的阴阳师。 

 

待到阴阳师走到面前,神子殿带着略嫌拘谨的神情小心问道:泰明殿下,可以拜托您去买点七夕带吗?想用来装饰竹子,可是刚才发现不够…… 

 

无问题。 

 

闻言,神子殿不由得松了一气。扬起快乐的笑脸,冲年轻的阴阳师一点头:那么,拜托啦! 

 

沉默寡言的阴阳师不再多语,转过身默默向来时路回去。方一出门,就遇见了同为八叶之一的橘友雅殿下。这位以风流著称的美男子带着一贯如是的迷人微笑,不疾不徐的漫步走来。其风度翩翩,令人生出此人乃是游弋在群花海洋中的错觉。 

 

这男子用旁人说来或显轻佻,在他却浑然天成的口吻招呼道:哟,这不是泰明殿下吗?行人色匆忙,欲去向何方。我才来,您就要走么?真是好不叫人伤心。 

 

阴阳师停住脚步,注视着微笑的男子:神子殿下拜托我购买七夕纸带以作装饰。 

 

这样啊……快要到七夕了呢。男子微眯起深眸,有所思量似的以扇抵唇,然后放下,似是随意的笑问道,泰明殿下打算在签上写什么愿望呢? 

 

……阴阳师的表情出现一丝动摇,有些狼狈的回答,不、我没想过…… 

 

……呀了呀了,不知道泰明殿下想要些什么呢,真叫人好奇呀。男子打开折扇,掩去嘴角笑意,慢慢的进了门,泰明殿下不妨试试哟。七夕许愿据说相当灵验,特别是对于世间情爱之事…… 

 

 

纸上的时间流逝很快,动一下手写上几天后,一个月后,数年后就能含糊的混过去。虽然在七夕来临前的这几天内发生了相当多的趣事,但诚惶诚恐的恳请阅读这堆文字的读者大人们——如果存在的话——原谅,恕笔者不能一一将这些事情记录下来。若是那样,恐怕就得变成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小说。所以,还是允许笔者以纸笔赋予的时间的操控权利,让这时光流动到七夕当天的夜里。 

 

 

虽说是家宴,所有一切全部尽善尽美。是时,银汉迢迢,有风暗渡,浅唱低吟,交觥推斛,诸般乐景,笔墨难述。 

 

待至月升,藤姬取出精心装饰的七夕竹交予在坐者。 

 

请好好写下愿望哦。 

 

藤姬说起这话时一派天真浪漫,难得的流露出活泼的少女色彩。 

 

 

 

 

片刻后神子等一行人已开始向河川出发。 

 

天真君紧跟着神子殿,神色古怪的围绕着七夕的话题打转。 

 

小茜,今天晚上真热闹啊。 

 

恩,是呢!好多人啊,啊,那个灯笼真漂亮。神子殿快乐的到处张望。 

 

这些都是要去河川放七夕竹子的吧。天真君抓着头,极不自在的看着人群。 

 

大概吧。神子殿没有注意到天真的神色,兴致高昂的顾盼。 

 

不知道大家都许了什么愿望呢…… 

 

一定都是相当美好的愿望吧!啊,我也想去买个纸灯笼,天真君要一起去吗? 

 

啊、呃……恩,好、好啊!天真呆了一呆,很快回答道。 

 

赖久大人见神子殿挤入人潮立刻跟上,天真君似乎颇不悦赖久大此等行为,却终于没说什么,也没入人潮追上神子殿。 

 

其余众人都聚集在一起,闲聊趣话。惟有年轻的阴阳师独自远远跟随在后,不与他人一列。即使走在这喧嚣街道,拥有殊于常人容貌的阴阳师仍是静默淡泊,其高雅姿态令人望而生敬,不敢亲亵。

泰明殿下缘何游离于人外?今日难得,不妨与同伴们多加亲近。不知何时放慢脚步,离开行列的左近卫府少将,橘友雅大人面带微笑,轻摇折扇询问道。 

 

二人距离相隔甚近,这距离大概可使阴阳师清晰闻见从少将衣物上所熏染的侍从的高贵香味。 

 

……阴阳师沉默片刻,或者感觉到若选择不与回答太过不近人情,且失于礼仪,简单答道,没什么。 

 

是吗……这以风流著称的男子也不多纠缠,饶有兴致的一边观赏路旁风景,一边与阴阳师并肩而行。 

 

友雅殿下今日许了什么愿望?河川将至,阴阳师目视前方灯火繁丽的河岸,神色自若的问道。 

 

一向敏于言行的少将或是未尝料到阴阳师会问出这问题,片刻间竟未做出反应。待阴阳师将目光投向自己,才收起折扇,笑道:呀了呀了……不过是不值一提的渺小祈愿……那么,泰明殿下呢…… 

 

 

阴阳师下意识的注视着手中的新竹。 

 

少将顺着阴阳师的眼神望去。 

 

正落在凛紫色签条上。 

 

虽然为竹叶所遮掩,却也可依稀看见上面只写了一个横划过短的字。似乎是想写某个字,却未写完便收了笔。 

 

年轻的阴阳师察觉到身边男人的视线,不着痕迹的将握有竹子的手放下。 

 

为何没写完呢……?男人注视着比自己矮一头的阴阳师,并不掩饰自己可称作失礼的行径。 

 

阴阳师抬起头,看着面带别有一番探究意味笑容的男子。 

 

是想写什么字呢……男子轻轻的笑,莫非是小野大人的「世间无定宿,到处任飘流。」? 

 

「世间无定宿,到处任飘流。」这乃是小野滋荫大人的和歌名句,和歌名曰:橘。 

 

阴阳师别过眼去,注视着不远处的河川,不语。男子也不再追问,沉默着与身边之人同行至岸边。 

 

前行的神子殿等人已经将七夕竹放入水中。 

 

无数美丽的彩灯伴着寄托愿望的竹子一起,随着水波漂流。疏散的明光渐渐聚成大的光团,又在去向远方的旅程中渐行渐小,慢慢消失在那似有通往玄妙境地通道的天际。 

 

此情此景,仿佛真有神佛降临,一切光明皆是去向彼岸乐地,所有祈愿全部悦纳,世人的愿望尽数实现。 

 

待到再也寻觅不到属于自己的彩灯,神子殿方才心满意足率众人离去。正在招手呼唤之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阴阳师看着天际尽头的点点凡间星辰,忽然开口:是橘字。 

 

言毕,举步离去。 

 

少将愕然,继而意会的愉悦微笑,目视着阴阳师走向同伴。 

 

此时,银汉迢迢,有风暗渡……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