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从前有一只叫篮子的生物,它从小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买几栋别墅给它家的老妈子和买几辆车给它家的老头子,哈哈~~~~~~~~~~(=_=发梦吧~~~~~~~~?!?!)

网易考拉推荐

网王同人《倒数计时》[观不二]BY:只爱素描的精灵(19-20)  

2008-05-11 18:36:41|  分类: 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九话

 

 

 

 

 

不二……手冢试探性的接近不二。

後者蓦然起身,惊恐的後退: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走开!

不二……你别怕。手冢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有几句话我想告诉你,说完我就走。

不……我不想听,你走开!不二转过身想逃走却被对方用力的扯住了胳膊。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不二,你冷静点!两个人争执中,惊飞一群鸽子。

劈啪劈啪的振翅声中,裕太愤怒的大叫著跑了过来:手冢国光!你想干吗?!快放开我哥!

这不关你的事。手冢根本不理睬对方的阻挠。裕太恼火的用力掰开对方钳制著不二的双手。三个人推搡间,不二失去了重心跌倒在地上。

 

 

不二!手冢惊慌失措的伸出手,想拉对方站起来。无奈不二深埋著头纹丝不动。

啪嗒……晶莹的泪水落到水泥地板上,立刻摔的支离破碎,手冢……你现在满意了?不二的声音冰冷而哀伤,你到底要伤害我到什麽地步,你才肯罢手呢?你究竟想要我如何呢?难道真的只有我死了,你才甘心吗?!啊?!手冢国光!!!!不二猛然仰起脸,泪眼模糊的怒视手冢。裕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呆滞的站在原地。

手冢痛苦的纠结著双眉,用力的攥紧了拳头,指甲陷入血肉,因为过分的隐忍,肩膀瑟瑟的颤栗起来:不二……对不起……”“……不二赌气的转开头,咬紧牙关。手冢迟疑了片刻,步履踉跄的转身离开……

 

哥哥?裕太俯下身子,低声的轻唤。

不二扬起头,用尽力气的抱住了对方:裕太……给我抱一下……我快不行了……求你……抱紧我,就现在。不二声嘶力竭的哭喊著。

裕太跪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深深的拥抱著颤抖的仿佛随时会崩溃的哥哥……残阳泣血般挥霍著最後的生命力,流火般的流岚翻滚著……仿佛随时会把人的生命吞噬掉……哥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请相信我……裕太垂首轻吻著不二栗色的头发,清风过处,掀起两人的衣襟……

 

 

 

 

圣鲁道夫 初中部学生宿舍  7:30 PM

 

哥……金田约了我一起打电动。裕太望著埋头於书本的不二,为难的搔著後脑勺。

去吧……不用一直陪著我的~我没事的。不二将视线从厚厚的原文书上移到弟弟的脸上,温和的微笑起来。

那……哥,你记得吃药,早点睡哦~裕太细心的再三叮咛後,才放心的离开。不二自嘲的笑起来,从现在的状况看来,裕太看起来似乎更像个哥哥呢。

 

!!!!!!……电话铃猝然响起,不二疑惑的蹙起眉……

不二:喂喂?

观月:………………

不二:喂喂?

观月:不二……

不二:……………………

观月:……………………

不二:观月?

观月:恩哼~是我。

不二:呃……那个……赤泽他搬出去了,如果你要找他的话……

观月:我知道,我打电话过来是找你的。

不二:找我?

观月:恩。

不二:…………这样啊…………

观月:裕太……打电话过来说……你现在的状况不大好。

不二:……恩。身体……不太好。

观月:……只是这样?

不二:呃……

观月:你的事情……迹部已经告诉我了。

不二:迹部?

观月:恩……你是不是有遇到过忍足?

不二:恩……他的衣服……我还没有还给他呢。

观月:不二……

不二:诶?

观月:自己保重。

不二:观月……那个……

观月:恩?

不二:你……会不会回来?

观月:……暂时不行。

不二:哦……

观月:你那边现在应该是8点左右吧,早点休息吧……

不二:好的。

观月:再见……

不二:………………

…………………………

放下电话听筒的不二,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心脏狂乱到无法忽略的地步。观月……是观月……天啊……不二凝望著电话机,久久不肯移开目光。观月……为什麽……为什麽不回来呢……既然……如此,又为什麽要打电话给我呢……不二苦恼的拧紧了眉毛,将身体陷入柔软的床,不知不觉间沈沈睡去……

不二:NE~观月……你在看什麽?

观月:家里的信。

不二:诶?我也要看~

观月:你看什麽?又不是写给你的。

不二:观月的老家在哪里啊?

观月:山形……

不二:咦?好远哦~

观月:恩哼~

不二:不过据说那里有很棒的滑雪场。

观月:那是札幌!

不二:是麽?

观月:当然!不过……比起札幌……山形的雪要大的多。

不二:这样啊……

观月:恩……记得小时候,每到入冬,积雪都会堵住房子的大门,人们就无法出去了。

不二:那麽……是不是会很寂寞啊?

观月:恩哼~~~

不二:那麽……观月……喜欢山形吗?

观月:喜欢啊……

不二:那……我也喜欢。

观月:诶?

不二:因为观月的家在山形啊……真希望能有机会和观月一起回去看看呐……

观月:呵呵~~~其实那里蛮适合你的……

不二:诶?

观月:那里有温泉,又盛产葡萄和樱桃,都是你喜欢的东西……

不二:啊?!有芥末吃麽?!

观月:……………………………………

不二:你的表情很恐怖哎……嘻嘻~除了这些那里还有什麽好玩的?

观月:好玩的?恩……我记得那里有个传说……当每年的第一场雪降临在山形的时候,如果可以仰望天空许下愿望……你的愿望就特别容易实现。

不二:真的?!

观月:只是个传说啦。

不二:诶~~~听起来不错啊~~~观月相信这样的传说吗?

观月:我才不会相信这麽幼稚的东西呢。

不二:可是我相信!

观月:呃?!

不二:呵呵~~~那麽……等到寒假一起回去吧~好不好?

观月:…………好。

不二:呵呵~那就说定了哦!

观月:恩。

………………

睡梦中的不二露出甜蜜的笑容……

第二十话

 

 

 

 

 

 

浓雾烟漫中,金色的曙光悄然扩散,硬皮的原文书上烫银的字母被映射的璀璨夺目。不二仰起脸,缓缓的做了个深呼吸,白色的蒸汽立刻冲口而出。

冷。不二沈吟著,裹紧了身上的羊毛大衣。

刺耳的铃声过後,整个圣鲁道夫学园陷入死般的寂静。轻轻的抚摩著粗糙的书皮。《The Glory And The Dream》……

不二微微颔首:的确是符合他的品味呢。

抬起头,望向四周,萧索而冷清的景况让人愈发觉得落寞。青学的早晨是否也是如此呢?以前的自己,在这个时间,大多都是百无聊赖的坐在教室里,心不在焉的听著老师呆板的讲解,目光偶尔投向窗外,往往总会看到对面的教室坐在窗旁的手冢……沈静的目光深埋入文字里,让人产生嗅到油墨香的错觉。那个时候的他,犹如一幅只有蓝白雨色的油绘,恬静的让人不忍移开目光。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呢?自己的目光被他所牵引……不二自嘲的笑,将微冷的硬皮精装书抱在怀中,仿佛那被狠狠重创的伤口依旧痛楚著,手冢……那样无害的一个人,竟然会如此残暴的对待自己,回想起来,不二情不自禁微微颤抖著,或许……这一切不过是自己自找的……

 

不二?!

诶?不二应声转过头,菊丸焦糖色的头发在橘红色的晨曦里折射著耀眼的光芒。

英二?不二诧异的张大了嘴巴,站起身,慌乱的丢下手里的书,你怎麽来了?

我……我是来给不二送东西的。菊丸的影子在晨光中显得模糊不定。

微微侧首,不二看到对方身後拖著一只黑色的皮箱,双眉微蹙:是他让你来的?

恩。菊丸怯怯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靠近不二,手冢……今天早上6点的飞机……飞美国。

这样啊……不二垂下眼帘,原来如此……所以,昨天,他来见我……是因为要离开了吗?

不二……菊丸打断了对方的沈思,你都不打算回去了吗?

诶?不二怔了怔,似乎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

菊丸哀伤的耷拉著脑袋:大家都很想你啊……小不点,大石,海堂,乾,河村,MOMO……大家都在等著你回去啊……不二……你真的不要大家了吗?不二真的不再回到大家中间了吗?菊丸哽咽著仰起脸,泪水顺著面颊无声无息的滑落。

不二急促的踏出一步,将对方揽入怀抱里:英二……你别哭……别哭……

不二……我不要和你分开啊!菊丸孩子气的攥紧对方的衣襟,将眼泪抹到对方的衣领上。

不二宠溺的抚摩著菊丸的脑袋,温和的微笑:NE~英二……你有没有试过,思念一个人,思念到忘记了呼吸……甚至忘记了心跳的地步?

诶?菊丸眨巴著水汪汪的眸,不解的摇摇头。

不二轻轻的叹息:我有过……思念他,以至於沈溺到遗弃了整个世界,所以……我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等待他回来……这麽说,你明白吗?

菊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那……如果他不回来了,那怎麽办?

他一定会回来的!我坚信!不二决绝的笑容映在奶油色的阳光里,耀眼到让人无法逼视。

菊丸乖巧的闭上了嘴巴,贪婪的抱紧不二瘦弱的身躯:NE~不二……答应我,你一定要得到幸福哦!

恩!英二也是啊……

好……这是我们的约定!

好!……越来越烈的阳光逐渐有了暖意,撒在两个纤细的人的肩膀上,抚慰著难以言喻的哀伤……

 

拖著沈重的行李笨拙的打开房间的大门,不二不禁唏嘘,自己的确是退步了。思索著是不是该恢复晨跑的习惯。吃力的扬起手,将箱子拎上写字台。啪啦锁扣灵巧的弹开,箱子内是整理好的,折的整整齐齐的两叠衣服。很符合手冢的做事风格,丝毫挑剔不出任何的瑕疵。望著赫然摆在第一层的咖啡色长袖运动装,不二错愕了一下。圣鲁道夫的队服……望著这件衣服,不二情不自禁想起那天的情景……

手冢:这个是什麽?

不二:………………

手冢:你是为了这个……才要和我分开的吧?

不二:如果……你认为是因为他,那麽……就算是吧。

手冢:…………

不二:啊!!!!

手冢:………………

不二:NE~手冢……你就只会这样吗?恩?

手冢:…………

不二:手冢国光!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快给我滚到美国去吧!!!!啊!!!!!!!

手冢:!!!

不二:啊!!!!你想干吗?!!!放开我!你这个疯子!

手冢:不二!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

不二用力的甩甩头,试图将脑海中涌现出的恐怖的回忆甩脱掉。伸出双手,轻轻撷起那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衣服……

沙沙……雪色的信笺从衣服折叠的缝隙里落了下来。

不二歪著头,迟疑了一下,捻起信,缓慢的展开……

 

不二,我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东京。对不起……这是我现在唯一有资格对你说的三个字了。虽然我知道,有些东西,不是用一句抱歉就可以一笔勾销的,但是,我想,对於我的所作所为,我还是有责任要向你说句抱歉的。即使,你已经决定永远都不再原谅我……其实,自从得知你入住圣鲁道夫後,我已经在那周围潜伏了多日。直到昨天才有机会,单独与你交谈。可是,你当时的惊恐让我很意外,或许,我对你造成的伤害远远超出我自己的预料。所以,我很遗憾,不能亲口对你说以下的话,只能借助写信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歉意。也请你能耐心的将这封信看完。

 

不二……其实,或许你根本不会相信,但是,我依然要诚恳的告诉你,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真的是非我所愿……你对观月的感情,我是一路看过来的,我能体会你的为难,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不想再造成你任何的困扰。说起来,也许很悲哀,但是,这样的结果,我已经有所预感。自从我和你在一起,我们的感情就始终存在著阴影。还记得那个小熊的塑料电话吗?当我看到你将它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们有一天,会因为他而分开……虽然,每次争执起来的时候,我总是不停的安慰自己,观月已经离开了,现在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我。可是……每当你的目光穿过我的肩膀,飘荡在远方的时候,我就无法忽略掉你我之间那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我刻意装做冷漠,希望可以得到你的重视,但是……似乎我的做法适得其反……我一直认为,观月虽然身在他方,但是,其实他始终都没有离开过你,不二……你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在我看来,他的人虽然远在美国,但是他的情感却近在你的心里。不二……我很爱你,是真心的。但是现在说这些似乎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无论如何,请你相信,我都是希望你能得到幸福的……所以……请你……幸福的生活下去……手冢匆草……

 

啊……最後说一句……那次你骗我说和英二去逛街,其实你是去了圣鲁道夫吧……呵呵~~很不巧,那天我坐计程车,经过那里,看到了倚在围墙上发呆的你……最後……祝一切安好……

…………………………

手冢……不二捏紧了手里薄薄的信纸,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洇湿了黑色的字迹。攥紧拳头,撑著写字台的玻璃板,抑制著悲伤的哭泣声。不二痛苦的颤栗著。手冢……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吧……自己的任性了,造成了三个人的伤害。真是该死……

 

还记得……那是在入学的第一天,当自己大汗淋漓的望向拦网对面的人,不禁惊呆了……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不可一世的骄傲,相反的,溢满了冷清的落寞。让人的心一揪一揪的疼起来。原来,手冢,是个寂寞的人呐……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就试图悄然的靠近对方,想让他的眼中不再有那种无法填满的寂寥……可是,当自己沈溺於观月的细心呵护与无条件的容忍中时,才意识到……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个寂寞的人罢了……不自量力的想占有,不过是不服输的个性而已。自己的固执和愚蠢,导致了今天的一切。那麽……那些自己所默默承受的痛苦……是否就是上苍给予的惩罚呢?不二抬起头,仰望著落地窗外无边无际的天空……一架飞机徜翔而过……在一汪凝蓝中,留下一抹白色的痕迹……不二笑了,将手里的信笺七折八折的做成了一架纸飞机,拉开落地窗,手腕微微用力,飞机顺著风远远的飘翔而去……手冢……你也要幸福啊……望著逐渐远去的白色残影,不二轻声呢喃……

 

哥!

裕太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不二微微一惊:怎麽了?

呼哧……呼哧……裕太喘息著扳住对方的肩膀,你没事吧?我听赤泽前辈说,看到一个青学的人来找你。

呵呵~~~是英二,你不必这麽紧张。不二感激的微笑著安抚的轻拍对方的肩膀。

咦?这个是?裕太好奇的打量著写字台上的箱子。

是我的行李,手冢让英二送过来的。不二的口气异常平静。

裕太没敢多问,搔了搔後脑勺:我帮你一起收拾吧~东西看起来还蛮多的。

好啊。不二开心的将衣服从箱子里掏出来递给对方,这些都放到衣柜里好啦~呵呵~~我可以不用再和裕太抢衣服穿了~

哎~那些都是小事啦。看到哥哥久违的温暖的笑容,裕太竟然红了脸,那个……这些东西呢?望著箱子里的书籍和一些零碎的小装饰品,不知道怎麽了,裕太突然怜悯起手冢来……不知道那个家夥在整理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什麽样的心情呢……唉……

这些我自己来吧~呵呵~都塞到观月的抽屉里好啦!不二恶作剧的笑起来。

呵呵~看到不二心情大好,裕太情不自禁笑起来。虽然不知道观月前辈到底会不会回来,但是……现在的哥哥,在这个充满了观月前辈的气息的环境里,似乎生活的很好,此时此刻就算是场随时会醒过来的梦,我也不想太早唤醒他。

诶?这个是?不二惊诧的声音打断了裕太的思索。这个是……观月前辈从美国寄回来的照片,你忘记了?就是那次切原托你交给我的。裕太局促不安的试图去掩饰,放回去吧,我们还是不要乱动观月前辈的东西吧。

观月……不二全神贯注的凝视著相片上的爱人,他身边的人是……真田吧。

呃……恩……裕太点点头,默不做声。

裕太……你说……不二捏紧手里的照片,观月……会回来的,对吗?

诶?啊……呃……恩,会回来的。裕太敷衍的应著。

不二丢下照片,伸了个懒腰,我们开工吧!要在午饭之前收拾好哦!

恩!……彩色的相片映在阳光下,微风吹过窗棂,相片轻颤……相片内的观月,湿漉漉的头发粘在额上,开心的笑著,倚在他身边的真田体贴的递上毛巾,满脸的纵容……

  评论这张
 
阅读(1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